剧场,《虎生》,与董小姐

苏七七 2015-09-25 12:45:40
1/昨天西溪艺术节开幕,也是西溪天堂艺术中心剧院的首演。一个新剧院的首演总是让人特别激动,酒会,讲话,寒喧,剪彩,这些必不可少的浮华就像肤浅的少女一样,坚持作为世界的表像存在。有些人能对世界的表像有一种深刻的迷恋,比如菲茨杰拉德……然而我总是更喜欢结构,站在剧院的门厅,右手边是一条狭长的通向剧场的甬道。它不像一个老式的剧院那样有分单双号的两个宽敞入口,这样甬道很高很窄,从上至下是白光的灯带,红色的消防水管,灰墙,与尽头横梁下一扇原木门。它多么像是通往一个柏拉图的洞穴。

而这个剧场,真的像一个洞穴!非常不规则的内部空间,进门即是舞台的侧面,舞台是一个面积相当有限的平面,它是四向的——每一个方向都放置了坐椅;左侧的观众席的陡峭度超过普通规格,理论上的楼上席位像壁龛一样悬在观众席的高处单侧,在那里看舞台会像在悬崖上看着孤岛吧,11月初的《红色》我买了80块钱的票,大概就可以体验那种感觉:)。我抬头看水泥墙壁与冷色顶灯形成的幽深关系,简直有一种诗意。在一个不规则的以灰为基调的空间里,可以有一种黑白电影的从白到黑的各个层次的不同光感,这种光感本身可以称之为高雅,引人入胜,令人赞叹。

一个奇异的新空
1/昨天西溪艺术节开幕,也是西溪天堂艺术中心剧院的首演。一个新剧院的首演总是让人特别激动,酒会,讲话,寒喧,剪彩,这些必不可少的浮华就像肤浅的少女一样,坚持作为世界的表像存在。有些人能对世界的表像有一种深刻的迷恋,比如菲茨杰拉德……然而我总是更喜欢结构,站在剧院的门厅,右手边是一条狭长的通向剧场的甬道。它不像一个老式的剧院那样有分单双号的两个宽敞入口,这样甬道很高很窄,从上至下是白光的灯带,红色的消防水管,灰墙,与尽头横梁下一扇原木门。它多么像是通往一个柏拉图的洞穴。

而这个剧场,真的像一个洞穴!非常不规则的内部空间,进门即是舞台的侧面,舞台是一个面积相当有限的平面,它是四向的——每一个方向都放置了坐椅;左侧的观众席的陡峭度超过普通规格,理论上的楼上席位像壁龛一样悬在观众席的高处单侧,在那里看舞台会像在悬崖上看着孤岛吧,11月初的《红色》我买了80块钱的票,大概就可以体验那种感觉:)。我抬头看水泥墙壁与冷色顶灯形成的幽深关系,简直有一种诗意。在一个不规则的以灰为基调的空间里,可以有一种黑白电影的从白到黑的各个层次的不同光感,这种光感本身可以称之为高雅,引人入胜,令人赞叹。

一个奇异的新空间(它还得是安全的,美好的)总是让我要开放所有的感官让它进入我,人其实也是一个空间吧,让外部的空与内部的空相连结,于是人也成为空间的一部分(写起来为什么像连通器原理:))。我东张西望,坐定下来,吐一口长长的气,像叹气一样,又深深地吸一口气,才把目光注视在舞台上。晚上的戏名字叫《虎生》。

2/这是苏格兰巴罗莱芭蕾舞团带来的一个肢体剧。时长一小时。舞台中用钢架搭出一个空间之中的结界,架间绕着绳索,架顶悬着铁桶,观众入场时,舞台上是三张椅,三个人,他们头上罩着铁桶,或坐或卧,有时重复几个机械的动作。

飞飞告诉我说这个戏是根据一个绘本改编的,所以不难懂,是非常温馨的魔幻现实主义:在栅格化的现代家庭中过着礼貌而压抑的生活的一家三口,先是女儿有变异为老虎的迹象,但被妈妈给扼制了,从morning到good night的一天结束后,第二天爸爸离家出走,然后变成一只老虎回来了!这只老虎带回了橙子和松果,也带回了改变的动力,妈妈经过痛苦的转折后也终于找回了另一面的回归自然的自我,最后一家三口找回无间的亲密感,过上了欢乐的生活〜

剧透这个事情真是万恶……《虎生》这个戏的美好,远远不是一个治愈系的剧情能概括的。戏剧是综合的艺术,一个美好的戏,它能共时性地给观众许多美好的元素,演员的表演,音乐,灯光,布景,服装,巧妙地编织在一起,互为呼应。剧情提供的是框架与大的节奏依据,而给人带来共鸣与启发与惊喜与想象的是元素与细节。这个戏有一个很小很单纯的内核,但它的各种元素互相灵巧地,轻盈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地把这个内核伸展开来,把情绪带动出来。从灰色中的一点点橘色的闪现,到洋溢着舞台的明亮橘色,它用戏剧来展示了生活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带给观众的启发乃至行动,是这个戏剧真正的美好之处。

压抑与抑郁是现代人的通病,然后铁桶里依然可能藏有橘子和松果,如果不放弃希望,并且努力去寻找和发现。——这句话说得太鸡汤了,但在舞台上,当绳子拉动一个小机关,当橘子和松果从铁桶里像下雨一样洒落时,那种快乐是非常真实而直接的,是能让观众久久为之鼓掌的。不管是别人还是自己往头上扣了铁桶,都不能坐以待毙啊!尽量地要保持身体与感官的敏感度!要依然能像孩子一样做游戏!家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是生活是最重要的东西之一。——这是这个一个小时的戏对我说的,它就像一个朋友一样。

3/散场的时候,阿波也像老虎一样啊呜了几下:)),我们在剧场里流连了一会儿,拍了好多照片打算给正正看。我们还讨论了下这个戏:

第一,这个戏里最厉害的人,是舞台边上那个做所有的音乐与音效的姑娘。她坐在一堆器材边控制录好的音乐和音效,同时还一会儿弹吉它,一会儿拉小提琴,一会儿弄键盘!现场音乐带来的此时此地的非虚拟感是与本质的“真”与“美”相联系的,有一种天然的感人力量。整个戏的节奏完全是她来控制的,她是坐在场边的这个戏的指挥,真有才华横溢之感。穿着很简洁朴素,但容貌秀丽而灵气,有点像凯特·玛拉。

第二, 这个戏里塑造得最好的人物其实是妈妈,因为她身上的矛盾性最大,有一个痛苦的转折过程。女性往往是家庭的执政者,可也是受困缚最深的人,是牢笼的最勤勉的维护者。在绝望主妇身上,强迫症与抑郁症往往互为因果,只有当马麻这种动物也真的找回本性,对边界与自由有了更为宽泛的理解,一种放松的亲密关系才可能在家庭中出现吧。这个,其实是很难很难的。《虎生》中的可能性,是一种最好的可能性。

4/最后说说董小姐。其实我跟董小姐只说过一句话,就是:“董小姐可以一起拍个照吗?”:))。

第一次听说董小姐是飞飞问我有什么世界知名级别的艺术电影导演可以邀请到杭州来开回顾展的,我说这个事儿很难吧,她说是她的好朋友董小姐想做这个事,可能可以实现。除开种种经济与能力的原因之外,飞飞说:“因为她非常美。”

这算是什么理由呢?:)但我昨晚见到董小姐时,不由得赞同飞飞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但她的美不止于表像,我见到董小姐,耳边马上响起了宋冬野的那首歌,“爱上一匹野马,可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董小姐美丽,温柔,纤弱,她的外表绝不是一匹野马,她早早嫁人生子,但她还是为自己开辟了一片草原。西溪艺术中心是董小姐和她的团队在管理的,人不多,做的事情很多,今年的西溪艺术节的节目单是让人惊艳的。

我看完这个戏,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董小姐用《虎生》来作为艺术中心的首演,是不是这个戏也于她有戚戚呢?草原永远不是别人能给自己的,有多自由的内心和多务实的付出,才能有多大的一片草原啊。
展开查看全文
苏七七
作者苏七七
345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苏七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