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6 第十二回

小白 2009-11-26 11:04:08
一个值得称道的成功男人

      
    最近看了几集《潜伏》,身边的人也议论纷纷,是为社会热点。孙红雷也当仁不让的晋升中国荧屏一哥级了。这个其貌不扬、戏路宽广的中年男人,俨然成了李幼斌第二,由老百姓认可的电视皇帝了。
    想起我当年,还与这个男人有过一些接触,想想人之发迹,其实并不容易。
    01年底,我刚到北京,在电影频道打杂,栏目策划了一个选题,让我来做,差不多是找一帮正在上升期的中青年演员谈演技,很泛泛的话题,那时候电视好做。确定了几个人选,我记得女的有陈瑾、小陶红,男的就是孙红雷。记得策划刚提出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孙红雷是谁。我没看过《像雾像雨又像风》,《永不瞑目》也是带着看,那时候不看电视,让我做电视,真讽刺。
    会开到晚上10点,老师们纷纷回家,责成我连夜联系。于是开始打电话,真是初生牛犊不知道害臊,我一个刚从外省进京的小毛孩,一上来就要跟这些号称“腕儿”的娱乐圈的人打交道,竟然没有丝毫紧张。
    先打给陈瑾,接了,说话既客气又滴水不漏,说了半天,大意就是对不起,正在天津赶一个戏,去不了,感觉有点小蔑视,也可能是我敏感。来不了算了,撂下又打给小陶红,还不错,说话挺客气的,但是人在南京,听说这个题目,很感兴趣,说如果能下周开始,她会到,又问还有谁来,我直说联系了陈瑾,她不行才找的你,一会准备找孙红雷,陶红说“哦,都是好演员”,但是我没法等,所以后来也就夭折了。不过陶红真的没什么架子,后来我们节目做过她,她连妆都不化就敢出镜,一点不虚荣,问她关于徐铮的问题,也笑咪咪的搪过去就算了,显得很单纯,没那么复杂,我到现在也觉得这个女人很实在。
    这俩电话打完,就奔11点了,开始联系孙红雷,手机打过去,没两声就接了,一个女的:“您是哪里?哦,对不起,红雷在戏上,要不十分钟后您再打过来?”语气很谦虚,我想既然人家忙,按照之前两个的经验,这个八成也是不行了。没想到挂了有十分钟,我收拾好了刚想走,电话响了,还是那个女的:“不好意思,红雷现在刚下来,能跟您说吗?”接着一个粗粗又带点诙谐的声音马上就接了过去:“是电影频道的亲人吗!……”说了没多久,事情已经明确,孙先生确实是在深圳上戏,估计还不是主角,可能是《征服》之类的,那会可能连陈小艺都没搭上呢。但是让我深刻地感受到,他是特别想来上这个节目,希望节目组给他点时间,当然,我也客气地婉拒了(后来一想,情况正相反吧?),但从此就了解一个上升期的演员,做人要很在意,没有精力是会得罪人的。
    后来再见,是三年后,《周渔的火车》首映。巩俐、梁家辉、孙周悉数到场。巩俐雍容华贵,比银幕上小巧,也更具风情,全程话不多,不时接手机;梁家辉就是一个中年落魄男,不知道那时是不是在接戏,觉得灰头土脸的;孙周很有风度,随和安详。按说这个卡司,轮不到孙红雷什么事。可是与影迷见面后,那几位不知道是真秀气还是假害羞,梁家辉好像还配合,但是普通话太差,别人也听不清他说什么,他很知趣,就不怎么说了,孙周只是乐,巩俐就能不讲话就不讲话,轮到孙红雷,老先生像我们小时候在学校演讲比赛中发现的黑马一样,主动要求朗诵一首他在剧中的人物念过的一首诗,广大观众见到了前几位的皮笑肉不笑,正觉无聊,有一种不被重视的感觉,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位,主动巴结的,自然掌声如潮,结果可想而知,牌儿并不大的孙红雷是当晚最耀眼的明星……
    又过了很多年,可能很多关注八卦的朋友比我了解孙红雷这些年混得如何,什么与发妻分手(就是当初接我电话的女人),什么借巩俐上位……但是当初这简单的两次交道,我觉得这个人具备了一个明星应有的素质,经得起敲打,知道什么时候办什么事最合适,而且不会让被利用的一方感到尴尬,敢承担。张纪中前一段不也对他在《梅兰芳》中的表现有赞扬:“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我觉得孙不管吃过哪些苦,现在看来很值得,况且这些别人眼中的非议,对他可能就是一种需求,这个人,成功男人,聪明得很,比李幼斌还聪明。
    网上前一段有句话:“这孙子红得很雷人。”打一个人名,我觉得这不好,有嫉妒的味道,这个男人的成功,全在于他对自己信仰的执着和对现实的妥协,是苦心经营换来的,不让人讨厌,既不同于章子怡范冰冰之流的道德低标准,也没有陈道明陈宝国那种厌世般的自我保护,市场经济中,这种昂扬向上的精神值得鼓励。
                                     2009.4.12
小白
作者小白
81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添加回应

小白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