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悲梦 4 黑泽明61

daangel 2015-08-24 10:21:14

《虎!虎!虎!》的剧本终子完成了,耗费心血之巨,只有黑泽、小国和菊岛可以切身体会,我们外人恐怕只能想象一二。这份沉重的稿件立刻被翻成英文,空邮至美国,交到负责人埃尔莫手中。他仔细研读后,决定买下拍摄权。时黑泽明三人所用的稿纸是通用的二百字稿纸,完成的剧本初稿厚厚一沓,足有干余页。黑泽曾心怀感慨又不无惆怅地将其称作“稿纸一千张”。整个过程完全手写,稿纸上可以清楚地看出钢笔、铅笔、记号笔留下的各色痕迹。剧本最后一页,所有描述都结束之后,黑泽写下了完稿时间:“昭和四十二年(即1967年)五月三日晚八时”。不难判断,他们在那个瞬间体会到重荷卸去的轻松和狂喜。
就在不久前举行的开机发布会上,黑泽明形容这部影片“是日美两国误会的记录,是各种资源和能力浪费的记录”,并决定以悲剧基调复述这场战役。珍珠港空袭看似轰轰烈烈,实际上对美国海军并未造成致命伤害,反倒是给了美国参战的理由。其实大家都很清楚,这场空袭无异于自掘坟墓,然而同美国开战,在当时已是避无可避。这种自毁的悲剧性,这种拼死一搏的悲壮感,在总指挥官山本五十六身上体现得最清晰,黑泽明也必然是从他身上看到了“典型的悲剧的要素”。《虎!虎!虎!》无疑是部宏大的正史,所以主角不可能是无名小卒,只能是处在浪尖的领导者。黑泽想跟随的正是山本五十六的脚步一一从他1939年9月1日就任旗舰“长门”号联合舰队司令官开始,至1941年12月8日成功实施珍珠港空袭结束。黑泽按照时间顺序,层层剥开悲剧的外衣。
由于是初稿,创作时并没有考虑制作预算和拍摄进度的问题,于是其长度达到了非常夸张的程度。剧本共包含706个场景,如果全部拍成电影,差不多是部七小时左右的史诗。此外,黑泽不仅按照埃尔莫的要求完成了日本部分的场景,还“多管闲事”地把美国部分也收入了囊中,并且还非常小心地使它们构成和谐的整体。在场景数量上,两者基本取得了平衡,日本方面有361个,美国方面则有308个,日美双方共享的场景有20个;就演员(有台词的基本演员)数量来看,也没产生多大偏颇,日方有112人,美方则有8 7人。对照山本五十六,美国部分的主心骨是时任太平洋舰队的总司令哈斯本•金梅尔(Husband Edward Kimmel)。一个战败,一个凯旋,对比着刻画,方显命运之残酷。完全可以说,单这一份初稿就基本完成了“从日美双方视角进行解读”的任务。当然,福克斯肯定还得权衡美国方面写成的剧本,对其进行修改,此乃后话了。
“剩下的就交给黑泽你了阿。”小国和菊岛照例“嘱托”导演大人。黑泽一脸严肃地回应道: “你们可听好了啊,从现在开始,我可要大干一场了!”马不停蹄,这份初稿,业内称之为预备稿,就被送去了印刷厂。印刷用的纸张大概B5纸大小,正文打出来多达659页,简直像某个俄罗斯文豪的大部头作品。“《虎!虎!虎!》”三字竖着排布在封面中央,一笔一划铿锵有力,旁边则写着“预备稿”的字样。这份所谓的预备稿共印了20册,除了三位编剧外,只发给少数几位核心的剧组成员。其中一册于当天就寄给了身在美国的埃尔莫•威廉姆斯(权当收藏,日文他理解不能)。之后的三十年间,人们普遍认为这些“预备稿”已经从公共区域消失了。直到2002年,才有研究者在洛杉矶的玛格丽特•赫里克图书馆(Margaret Herrick Library)内,意意外发现其踪迹。
几乎在剧本完工的同时,翻译工作也迅速展开了,仅仅过740天(也就是1967年6月12日),这份预备稿的英文版本就抵达了埃尔莫的办公室。埃尔莫的秘书克莉斯塔回忆起来如此描述:“那天早晨,我把黑泽通过国际邮包寄过来的剧本和其他邮件一起放在了埃尔莫的桌上。他打开邮包,一看到剧本,就不由自主地说:‘这足有普通电影的三倍之多啊。’然后,他就脱了西服外套,松了松领带,坐在桌旁,马上拿起剧本读了起来。他聚精会神地看着,不时地做着批注,完全不管其他的事。”
按照1967年3月28日二十世纪福克斯与黑泽电影制作公司签订的“义务提供合同”(TheLending and Borrowing Agreement)规定,福克斯公司必须在收到剧本初稿的四周之内,通知黑泽电影制作公司是否会购买其拍摄权,并且支付商议好的金额。所以现在,埃尔莫必须评测剧本的价值,看它能否撑起这部大制作,再给总经理扎努克提供合理的建议。其实最终决定权,扎努克早已交到了埃尔莫手中。这是信任,亦是责任,要求埃尔莫眼光务必犀利,判断务必精准,一切都不容有失。
埃尔莫读得非常认真,时不时还在剧本上圈圈点点。南加州大学的多亨尼图书馆(Doheny Library),如今还收藏着这份珍贵的英文预备稿。60多处用黑色圆珠笔写下的感想和评论,撕开了时间的封条。看着看着,似乎就站在了伏案工作的埃尔莫的身后。“好”、“很好”、“厉害”、“太妙了”的赞语比比皆是,同时也会有不留情面的批评,比如“冗长、啰嗦”、“什么呀,完全不懂”、“别说教了”、“这也太平铺直叙了吧”、“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场景”或“不可能,黑泽到底打算怎么拍呀”。撇去这些细节上的意见,埃尔莫承认,自己从预备稿中充分领受了“黑泽独特的魅力”。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而两个方面其实都是口向当当的黑泽商标。其一是自处女作《姿三四郎》开始便埋下的师徒情结,山本五十六和空袭实际执行者渊田中佐总指挥官,就秉承了黑泽明式的师徒关系。其二就是七武士式的英雄团队,山本五十六旗下,聚集着七位他最信赖的将领一一大西泷治郎少将、源田实少佐、草鹿龙之介少将、宇垣缠参谋长、富留繁参谋长、渡边安次战务参谋,还有绰号为“怪人”的黑岛龟人联合舰队首席参谋。这些人—起策划,一起训练,一起承受压力,可谓是另一个时代的“七武士”。
经过慎重考虑,埃尔莫得到了最终的答案:“黑泽写的这个剧本可以用”。第二天,埃尔莫就给扎努克发去了报告,阐明自己持肯定意见,并让克莉斯塔复印一份剧本,再捎上一瓶上好的苏格兰威士忌,给编剧拉里•弗雷斯特(Larry Forrester)送去,让他整合美日两方的剧本。(待续)





看电影 201307132 大师 黑泽明 文 罗布
daangel
作者daangel
140日记 20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daangel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