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悲梦 2 黑泽明59

daangel 2015-08-21 10:12:08
黑泽明起初对大制作《虎!虎!虎》并没有多大兴趣,他的心思还留在那部命途多舛的《暴走列车》上。后来还是在菊岛隆三及青柳哲郎的拼命劝说下,黑泽才决定接下二十世纪福克斯的委任状。管埃尔莫兴致勃勃地赶到日本同黑泽见了面,后者对于珍珠港空袭这策划依旧没什么感觉,他脑中还在呼啸着那四节重达500多吨的列车。“这是最适合我的作品”、“作品的构思日渐清晰完整,我没法接手别的电影”,面对如此固执的黑泽明,青柳和菊岛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这样的好事恐怕没有第二回了”,“这可是我们进军好菜坞的真正的大好机会,我们绝对不能错过”。确实,无论从影片的规模、预算、历史意义来看,或者从福克斯公司的组织能力、销售渠道出发,《虎!虎!虎!》都是比《暴走列车》更值得一试的作品。在两位助手反复的软磨硬泡下,半入魔的黑泽也开始有所动摇了。
“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乃人之常情,况且黑泽电影制作公司也不是黑泽明一个人的公司。不得已之下,日本方面决定向福克斯开诚布公。后者在了解到黑泽明想首先完成《暴走列车》的想法后,很有诚意地与之展开协商,最终还真的找到了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简单说来就是:黑泽明先写完《虎!虎!虎!》日本部分的剧本,待福克斯审核后,如果决定购买此剧本的版权,那黑泽明就必须对其进行修改润色,以完成适合拍摄的最终版;这个最终版的截稿日暂定于1967年7月1日,而电影的开拍日暂定于1968年春天,从截稿日到开拍日的这段筹备时间,黑泽明完全是自由身,他可以继续攻克《暴走列车》或从事其他任何工作。在1967年3月28日双方签订的合同之上,这些内容都写得清清楚楚。
然而,Embassy Picture的约瑟夫•莱文此时可能已经决定放弃黑泽了,毕竟《暴走列车》开 拍前所花费的金额就已经达到制作红胡子的全部费用,黑泽明单方面的“取消拍摄计划”也提供不出任何有说服力的理由,这无异揭下菜文一层皮。但黑泽本人对此却不甚了了,还长出一口气道:“两部电影完全可以同时进行啊!”显然心中仍存稚嫩的希望。至于残酷的真相,我们前面已陈述过:黑泽电影制作公司从此就未传出任何有关《暴走列车》的消息。不管如何,按照合同协定,黑泽明必须先把《虎!虎!虎!》的剧本完成。如今,他已经撂下压在心上的一块巨石,可以无牵无挂地投身新作品。没过多久,他甚至就痴迷其中了。
即便是小学生也能看出这部电影具有多重大的历史意义,但黑泽明其实是被某些奇怪的相似点给吸引住的,他反复强调这次合作是“缘分”,是“命运的安排”。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年龄上的巧合,因为福克斯找上黑泽明之时(也就是1966年),后者56岁,而赫赫有名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恰好也是在56岁决定空袭珍珠港;山本五十六真正执行此大胆计划是在57岁,而黑泽明也准备在57岁之时拉开拍摄序幕。黑泽明表示,山本司令官从下决心到实际执行,只花了不到一年时间做准备,如果自己也拼死努力的话,一年内也能做出令人惊叹的作品来。所以,尽管福克斯预想的开机时间是1968年春天,相当于给黑泽腾出了半年时间写剧本,但后者还是想快马加鞭、拼死努力,以期能在1967年就开机。
除年纪外,另外一处巧合来自黑泽明的恩师山本嘉次郎。这位影响黑泽一生的导演,曾经在1942年拍摄了相同题材的夏威夷马来海海战,黑泽明认为,二十多载春秋之后,自己居然能踩在恩师昔日的足迹之上,并且是和日本当初的死敌美国人合作,不能不说是天意。山本嘉次郎的那部作品是东宝孤注一掷的大制作,当时只有32岁的黑泽明还曾在片场观摩。那将近6000平米的珍珠港布景,那按照1/800实物比所造的逼真模型(包括海浪),还有山本嘉次郎指挥调度的风采,都深深刻在黑泽心中。恩师深夜为其修改处女作《姿三四郎》剧本的背影,更是让黑泽毕生难忘(关于这件小事可以参考黑泽明自传《蛤蟆的油》)。
要拍摄这种拷问历史的影片,一支能够保证其可靠性和真实性的顾问小组是必不可缺的。在埃尔莫的穿针引线下,黑泽为日方顾问小组邀请到了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一一时任参议院议员的源田实。作为直接参与珍珠港空袭(作战代号为“z”)策划及执行的一员,源田掌握着最准确机密的幕后信息,对整起事件的来龙去脉知晓得一清二楚。美方的历史顾问普兰奇教授,就曾采访源田达70多次。除源田之外,顾问小组还有四人,分别是:在马来海海战时任飞行队长的菌川龟佐中佐,在山本五十六麾下任战务参谋的渡边安次中佐,在二战期间任纽约总领事的平泽和重,以及福井静夫技术少佐。
源田不仅手握第一手情报,且在政界和军界都影响巨大。顾问小组中除平泽之外,余下的三位军人都与源田有着千丝万缕之瓜葛。黑泽对这位旧帝国时代的海军英雄,也始终敬畏有加,称其“风度翩翩,有如俊鹤”。可惜除了工作上有所往来,两人便再无私交。1967年1月左右,源田领黑泽参观了藏有浩瀚史料的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现为防卫研究所战史部)。甫踏入大门,几个眼尖的工作人员就“刷”地—下站了起来,向源田行军礼,这份对大人物的敬意立刻在屋内蔓延开来,好似连锁机关一般,最后变成壮观的集体致敬。面对此情此景,源田淡然点头回应着,反倒是身后的黑泽明有点慌神。在源田的庇护下,黑泽得到了战史室的全面配合。他们当时正在编纂一部多达102卷、长达62000余页的二战战争史书,其中第十卷《夏威夷作战}中就有黑泽需要的全部资料,而他可以随意借阅。 山本嘉次郎拍摄夏威夷马来海海战之时,也曾请求军部提供信息,但后者非常担心间谍渗透,连对电影工作者都采取严防死守的策略。山本和编剧山崎谦太走遍了土浦、吴市、横须贺、佐世保等地,却几乎颗粒无收。相较恩师的窘境,黑泽简直身处天堂。同《暴走列车》励期筹备时一样,坐拥着成堆资料,黑泽明、小国英雄和菊岛隆三这个黄金组合,开始了剧本的创作。(待续)





看电影 201305132 大师 黑泽明 文 罗布
daangel
作者daangel
140日记 20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daangel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