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是个槽点满满的职业……

MackAFish 2015-08-20 11:02:41
法学院有个犹太同学,她闺蜜一家是虔诚的天主教徒。闺蜜生了宝宝之后想让犹太同学做教母,在宝宝受洗的仪式上按照天主教传统念一段“接受上帝的领导,紧紧团结在耶稣同志的周围,拒绝恶魔的诱惑,blah blah”的发言。这犹太同学在宗教上本来就看得很淡,一听说闺蜜想让自己做教母立刻屁颠屁颠地答应了。仪式之后,神父感慨说“我算是知道了,律师说起他们完全不相信的话来,也能让你感觉到100%的诚恳和真挚啊!”

---

有一次上课时说起做律师最重要的能力,一个曾经在大律所叱咤风云的高级合伙人沉思片刻,铿锵有力地说:Always CYA! And know your acronyms. (要一直CYA,还要熟悉各种缩写)一个女生怯怯地问:CYA是啥?高级合伙人微微一笑Cover Your Ass.(擦屁股)看到了吧,要熟悉各种缩写!

---

听到所里几个女的高级合伙人聊天,讨论的问题是“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老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合伙人说“之前一个猎头朋友给我打电话,开口就说:虽然你的职业生涯只剩下20年了,但是你不应该抗拒改变的机会。。。

一个六十多的合伙人幽幽滴叹了一口气:我有天晚上做梦梦见没存够钱孩子不能去念法学院了,一下子吓醒了,正在琢磨家里到底有没有存够钱的时候想起来两个孩子都已经工作了

最后一个七十多的合伙人无比伤感地叹了口气:你们这算什么,我从入行的第一天就开始琢磨我的exit option(退路)是啥,现在我的exit option(退路)只剩下退休了。。。

---

有天吃饭时遇到了一个法官,我打招呼说:

Good afternoon Your Highness...

法官大人笑成一朵花...

---

在医院的法务实习要做入职体检和药检,先问了一堆过去一周吃的药,有没有吃含有poppy seeds(罂粟籽)的甜点。然后给了个杯子去验尿,进厕所之前被告知,水源被切断,所以不能洗手也不能冲厕所,护士还要测试尿液的温度,过高或者过低都不合格。药检结束跑去问老板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老板一摊手,“药检结果没正式出来不能开始上班,因为你还是薛定谔的瘾君子啊(Schrödinger‘s junkie)”

---

听到一群律师在一起讨论说在一起做生意,热火朝天地分配,我们9个人正好9个股东,有7个股东各持有15%的股份,剩下两个各有5%的股份。。。喂,数学不过关还是安心做律师啊歪。。。

---

有天有个法律问题要咨询外部律师,某大所的par一口一个“你们各位女士(我老板是女的)可能不知道LLC的全称是limited liability corporation”“你们各位女士可能不知道有限责任公司的意思公司的责任是有限的”“我们所经手过很多你们这样的case,你们各位女士在这方面经验不是很丰富”“你们各位女士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复杂的法律问题,但是没关系,我会让我的团队做一份详尽的legal research,我会亲自supervise我的团队,这是一个巨大的project”“you ladies may not know blah blah”

挂了电话老板吐槽说,这个par连伊州HMO属于保险法范畴,破产不归联邦破产法管辖都没有提到。就算他觉得自己有料,自己裤裆里多了一个digit所以可以数到21,比所有的女人都要牛掰,脱了裤子他也得能issue spot到那个extra digit才行啊

不得不说,这是我听到过的最粗俗,最刻薄,但是也最传神的对于直男癌的吐槽。。。

---

和老板一起去开了个会,每个CEO/President的旁边都做了个拿着黄色legal pad神情严肃的法务总监

会议结束后老板问我有啥感触,我看我们的President没注意,小声说“我觉得这个就像是妈妈们带着自己的娃去游乐场,大部分时候当妈的都在娃的身后不动声色地看娃和其他娃过招,娃遇到问题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先看一眼妈,然后就好像有人撑腰一样,顿时底气足足。一遇到娃的利益受到威胁了,当妈的立刻就坐不住了,一个当妈的出来之后所有的妈就都出来了,最后所有的娃都不说话了,看自己的妈和其他的妈唇枪舌剑。。。”

老板若有所思地说:“我一直觉得我就是个小保姆,你给我直接升级到当妈的。。。“
MackAFish
作者MackAFish
44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25 条

查看更多回应(25) 添加回应

MackAFis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