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艺学的正确打开方式

于穆 2015-08-19 10:15:21
    应要求本着思想性与趣味性两结合,做到本本都能打得开、放不下、读得完的原则,杜绝眼大肚小、铺张浪费、空有逼格,用最少的时间习得文艺学的心法与招式,领略文艺学的魅力与深度,从小白速成为……不那么小白,我挑选了以下8+1本(多的那1本就是《巨大灵魂的战栗》,因为没看过,所以存目)。


乔纳森·卡勒:《文学理论入门》




    这本书是由美国文论大家卡勒写的一本小书,中文书名因为多了“入门”两字,所以具有迷惑性,但确是一部可遇不可求的大著作。在文库本那样的小开本不足150页(中文也许就5万字)极为明晰地阐述文学理论的旨趣、方法、脉络、思路等等,堪为文学理论入门学习开宗明义的第一书。

    20世纪西方文学理论有三大派别,分别为精神分析、马克思主义以及语言学,每个派别之下文论大家累累相继,都发展出一套卓绝的本事,而三者之中又以语言学路向对文学理论的搅动最大。

    原因有二,一为文学理论在20世纪,特别是20世纪后半期如此重要,不仅哲学写作文学化导致“哲学”与“文学”界限的消失,而且历史也被看做一种文学写作与话语修辞,“文学”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了人文社会科学乃至自然科学的“元学科”(如果按照利奥塔所说,“科学”也是一种叙述话语的话),这一“语言学转向”的形成,正有赖于语言学路向的文学理论从形式主义到结构主义再到后结构主义的跨越式发展,而后结构主义几乎是20世纪后半叶,最为让人激动的智性突破(虽然现在来看然并卵了)。二为20世纪另外两个理论路向——精神分析与马克思主义,其重要的理论突破,也是建立在吸收了语言学路向文论的基础上,如拉康所结合精神分析与语言学,阿尔都塞所结合马克思主义与语言学等等。

    而以上掉了这么多书袋,是为了隆重引出卡勒同学,因为他是英美学统中结构-后结构主义最为重要的大家之一,写过《结构主义诗学》、《论解构》,像这样居于“文论正宗”而又以此如椽大笔,写这样一本小书,就产生了字字炸裂的效果,真是风云际会、书得其人,所以说可遇不可求,且读且珍惜……


特里·伊格尔顿:《20世纪西方文学理论》




    这是一本极富阅读快感(虽然第一遍看往往因为知识储备,心理活动往往是“啥啥啥,这说得都是啥”)的学术著作,看的时候常常感慨,伊格尔顿真是个贱人啊!作为当代马克思主义文论的代表大家,伊是极为根正苗红的,但是吐槽腹黑的功力也是满格,堪为文论界囧司徒。几乎每一章的写法都是,先立后破,立得明白,破得痛切。从马主义的角度清算20世纪文论所有派别,而且确实都能切中命门。因为写的太精彩了,对各家理论的正面阐述(就是每章前半“立”的部分)极为明晰,一时间居然无人能及,以至于对立各派别在教授文学理论时也不得不用这本书,伊老爷子颇为得意地在序中记叙了这件事,颇有“我就喜欢你看我不爽,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气。嘿~


格非:《文学的邀约》




    如上两本一本是导论,一本是文论史,而再读著名当代小说家、今年茅盾养老奖获得者格非这本书,其意义就在于里面充满了对各类抽象文论知识点的事例说明,文风清新,益智醒脑。作为从前的文学理论从业人员,总要跟人解释什么是文学理论(或者更不明觉厉的“文艺学”),这时,如果你开始讲文论教程上那著名的“九九梅花桩”,那么多半收获别人的背影。所以,我往往是这么回答,“偏于哲学的文学研究”或“以哲学方法研究文学”(都只有九个字),但文学理论的发展态势就是踹了文学头也不回地向着哲学飞驰啊。而格非作为一位学院派作家,对于中外文学涉猎广泛,文学素养很是深厚,而以阅读体会与文学案例来加以佐证,即将文学看做是“面向思的事情”,同时又将之保存在文学的园地,确有意义。常常在想,如果他给本科生开文学理论课,效果想必相当不错。

唐纳德·帕尔玛:《西方哲学导论》




   其实说来,文艺而能理论,主要是20世纪的事情,而再往前追寻,就不得不接续上哲学史。但,这个书单是为了让小白变得……不那么小白,所以不能开逗人瞌睡的大部头猛药,所以我们不妨从这本因为画了好多蹩脚漫画而显得低幼的哲学导论开始。作者是一位在美国军事院校教授哲学的学者,面对一群美国大兵,他使出浑身解数使哲学变得明晰、幽默、引人入胜。如果仔细读过的话,你会发现他用各种看似逼格很低的方式,但阐发的内容却并不简单,通读过后就会对哲学各类核心命题有一个较全面的把握。而且如果你看完后,不疲劳有兴致,那么说明施主你有慧根,可以皈依我文艺学/艺术学/哲学美学,善哉!

以赛亚·伯林:《浪漫主义的根源》




   其实对哲学史脉络的把握,有两条途径,一是通过看哲学通史积累知识点与历史线索,二是就某个喜欢的哲学家或时期一点深入。比如说本科时我很迷海德格尔,简直到一说就燃的地步,于是就自然而然会读点现象学、读点胡塞尔。因为如胡塞尔所说,“现象学是近代哲学的隐秘欲望”,就会读以康、黑两家为代表的近代哲学,于是就能勾连出一些脉络。如果说前面推荐的《导论》是力图面面开花,那么推荐英国观念史大家伯林的这部名著,就是专注于近代非常重要一个时期/思潮。其中将绿头发牵龙虾逛街的罗塞蒂与每天散步时间可以对表的康德都归为浪漫主义者,其实颇有道理,认为理性可以解释/解决 一切的理性主义,与吾心即是宇宙的浪漫主义,何尝不是一体?

   而之所推荐伯林这本书,当然更根本的原因还是一种学术享乐主义,其阅读愉悦感令人难忘。《根源》这本是老爷子在BBC开观念史讲座的讲稿基础上修改而成,文气恣肆浩瀚,智性翻新出奇,颇能想见当年风采。


宇文所安:《追忆: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往事重现》





    以上数本都是讲理念,讲心法,其实学了心法,还得能实际操练。如何打开文本的空间,思入未思之处,都还得看几本思力透彻的实操之作,《追忆》就是很让人喜欢的一篇。宇文所安是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汉学大家,颇有诗酒才气,又具透彻之思。而《追忆》就以思入苍茫古远的中国文学之中,无论是江淹浦上,还是羊祜石下,宇文所安都历历数出古典文学中的往事重现,以哲思运风情,真是一篇让人不忍释手的好文字。


艾伦·布鲁姆《莎士比亚的政治》与纳斯鲍姆《诗性正义》



   常常有一种固见,觉得真正牛逼的文学应该是一种认识论形式,首先是对世界的智性认识与筹划,而非情感抒发。因此真正经典大家作品的价值,也在于从中寻找这种智慧。将布鲁姆与纳斯鲍姆的这两本书相对比其实还颇有趣,两位作者都是当代古希腊政治哲学研究大家,前者是著名的施派二代目,后者则是针锋相对、分量相埒的共和派。但两者的这两本书都不是关于古希腊的,而是对晚近的经典作家的研究,前者顾名思义对莎士比亚戏剧,后者则是对巴尔扎克小说,从其中挖掘二者的政治哲学思想。当然这种阐释不无先入之见,但是如前所说,经典作家的无穷魅力就在于,能对世界有其智性认识与筹划,而这一认识与筹划只要是相关于现实世界,相关于人群,自然也必有其“政治性”,这是阅读文学作品不可缺乏的一个重要视角。


附:毛尖等:《巨大灵魂的战栗》

没看过,不懂,任性╭(╯^╰)╮
于穆
作者于穆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