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

五色全味 2015-08-19 02:30:49
朋友帶我去買膠片,在新填地街。樓下按完門鐘,鑰匙就從樓上兀自丟下來。

自己開門,上樓,迎面是一間沖印店格局的鋪頭。電視機裡在播大陸電視劇。



想起自己很多年沒有拍膠片了。那時候為了攝影課第一次去五棵松器材城買了一部當時最便宜的國產鳳凰dc888,已經是2003年的事。

那時為了拍攝影作業在北京城亂晃。週末在人山人海的景區扎堆;最常走的路線是從王府井穿過東安門、東華門大街,遭遇過結冰了的筒子河,冰面上稀疏的腳印,頭頂上若有若無的鴿鳴,再撞見赤色高聳的故宮城牆;閉起眼睛,依稀還有東安門食街上烤肉的濃煙味。

那時哪裏懂得拍照呢。無非和初學者一樣盲目拍點淺景深、自以為有質感的環境、死氣沈沈的物件、毫不生動的人物⋯⋯當時一個月也只有700塊的生活費,食堂裡每頓吃著五六塊錢的蓋飯,沖一卷膠片都覺得心疼。

自從有了數碼相機後,也沒怎麼再摸過那部鳳凰膠片機。大學畢業後搬來搬去,東西伴隨著記憶丟了不少,那部鳳凰888也杳然無蹤。

幾年後學習電影,才認識到膠片的另一層意義:準確度的訓練。因為不能即時成像,所以要學會判斷、在錯誤中累積經驗、熟悉光線、對事物環境的敏感。沖膠片,原來是考試,看看到底敏銳度、判斷力如何。但這時候,電影業卻也已經差不多要把膠片淘汰了。拍畢業製作時學校擺著一堆膠片準備用來攝製,但柯達公司卻說,他們在香港無法再沖印膠片電影了。

數字時代,影像唾手可得,隨意和盲目變成了習慣,畫面可以刪完又刪,敏感的判斷、真正的準確卻少了。有人在膠片的感覺中自我感動,以為有情懷,但拍起來原來也一樣隨意。如若不是生活中的玩樂,而是追求所謂的「美」,那藝術的珍貴一定在於那份準確與獨一無二吧?

朋友的照片在店中沖了出來,36張照片裡大概有四五張不錯。他珍而視之。

走出門,太陽的熱烈依舊炙烤著躑躅而行的人群。我拿起相機,看著流動的時間,嘗試學習抓下「美」的一瞬間。

山田洋次說:“事情的本質不在於體驗生活數量的多少,而在於能否從體驗中深深感受到人的感情。”同理,照片不在於拍了多少,而在於能否學會敏感體驗其中的點滴。

都說拍照擷取了時間和世界的痕跡,我相信更珍貴的是訓練一雙如何看待時間與這世界的眼睛。











五色全味
作者五色全味
91日记 41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五色全味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