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间谍》代言了哪门子的女权主义?

匡匡 2015-07-30 12:03:17
 


   最近很火的一个片子《女间谍》,评论里到处在说它代言了女权主义,几乎是“压倒性的声音”。慕名而看,却不是滋味。
  
   对大龄、肥胖、剩女三点元素着意夸张的强调,且这一设置背后不出意料所对应的变形滑稽的人物形象和行为风格、饱受歧视与忽视的处境——走的依然是大龄+肥胖必=剩女、且必遭排斥、且=loser的逻辑。
  
   不吝笔墨地反复强调女主及其闺蜜(用时下话语说,一个“高大壮的丑逼”)可悲没男人要的“孤寡老处女”身份,突出她们在与男性关系上的失败,也是妖魔化和stereotype的一贯手法。女主首先像一个小丑,其次才是专业人士。这让我想起春晚小品里卖力又献身,用自我丑化和贬抑去嘲弄“女汉子”的贾玲。难道说,这样的女性天生自带娱乐性?否则怎么总是抓起她们树典型,在她们身上挖掘笑料?
  
   与此相应,作为对照组,剧中也另外设置了一个反例:部门里美丽性感、能力过人的明星女间谍,却是个颇受同性唾弃的“绿茶婊”,心计歹毒,还喜欢对剩女们皮里阳秋地冷嘲热讽,或矫情卖弄——这也真像春晚小品里的瞿颖,扮演的“女神”角色,作为男权社会里的合格物品、既得利益者,她们总是有些得意地俾
 


   最近很火的一个片子《女间谍》,评论里到处在说它代言了女权主义,几乎是“压倒性的声音”。慕名而看,却不是滋味。
  
   对大龄、肥胖、剩女三点元素着意夸张的强调,且这一设置背后不出意料所对应的变形滑稽的人物形象和行为风格、饱受歧视与忽视的处境——走的依然是大龄+肥胖必=剩女、且必遭排斥、且=loser的逻辑。
  
   不吝笔墨地反复强调女主及其闺蜜(用时下话语说,一个“高大壮的丑逼”)可悲没男人要的“孤寡老处女”身份,突出她们在与男性关系上的失败,也是妖魔化和stereotype的一贯手法。女主首先像一个小丑,其次才是专业人士。这让我想起春晚小品里卖力又献身,用自我丑化和贬抑去嘲弄“女汉子”的贾玲。难道说,这样的女性天生自带娱乐性?否则怎么总是抓起她们树典型,在她们身上挖掘笑料?
  
   与此相应,作为对照组,剧中也另外设置了一个反例:部门里美丽性感、能力过人的明星女间谍,却是个颇受同性唾弃的“绿茶婊”,心计歹毒,还喜欢对剩女们皮里阳秋地冷嘲热讽,或矫情卖弄——这也真像春晚小品里的瞿颖,扮演的“女神”角色,作为男权社会里的合格物品、既得利益者,她们总是有些得意地俾睨着脚下没有赢面的芸芸丑女。
  
   女主用句大俗话形容是“品学兼优、业务一流”,但她的才华在看脸社会里遭受的似乎总是特别合理、见怪不怪的冷遇——不止被男同事轻蔑,还多次被女上司嫌弃和羞辱),非得靠额外本领才赢得了她渴望的、也本该拥有的基本尊重。前提她得是名“超人”,而非简单是一个“人”。一切只怪她丑。
  
   尽管最终她“光荣地”睡到了男人(or终于有男人愿意睡她),这也是“赢尽天下,即可赢尽美女”“你爬上顶峰,女人自会爬上你的床”这一传统直男癌逻辑的微妙复刻和翻版。
  
   再者,片中那个随时随地发春,抓住一切时机与便利对女主进行性骚扰的男同事,又该算怎么回事?从强吻、抓奶、摸臀、六九式到言语挑逗(动辄发愿总有一天操到你),口胡之外还要上下其手,十八般武艺都齐活了。女主一再明确say no,对之表示抗拒和厌恶,但对方并无停止的迹象,甚至还挺有点自诩风流的意思。最甚,有一段情节更隐晦暗示他在骚扰之后射了精。并且几段骚扰戏,还被巧妙变装,设置了一个迫不得已的理由——为解救女主才出于无奈的举措(为你好咯)。 “把你的手从我咪咪上拿开!”“我这是在救你啊!”——则是被当成关键的笑点来处理。最终,女主不是愤而踢爆猥琐男的丁丁,而是像一贯忍受其他屈辱一样,隐忍了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片中各种或露骨、或暧昧的黄段子跟脏话,例如“裤裆里的真枪”和“插入”的隐喻,发生在原本属于工作商谈情境里的这段所谓的玩笑,是哪门子的女权主义?
  
   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中总结得很好:“所谓‘下流话’,就是男人共同把女人作为性的客体将之贬低,用语言加以凌辱的一种仪式性交谈。不要以为以下半身为话题就等于下流话。下流话自有一套规则和程序,是男人作为性的主体进行相互确认的仪式,亦即‘男人话语’”
  
   ——下流话是男性集体身份认同的道具,话者与听者之间有一种默契的共犯(共享)关系。还有那些刻意设置的性骚扰情节,不要告诉我它们配合的是女性观众的心理需求。剧作者们其实很知道如此安排最触动谁的快感阀门——能以这些下流话为乐子的,“才是真男人”。
  
   也不要告诉我这是对现实诸种怪状的描摹,是对女性所面临的不公处境的揭示。至少我没看出半分批判意味:欢脱的情节里,一而再、再而三行使性骚扰的男同事,被塑造得几乎“可爱”,唯有一点小毛病,就是爱吃吃女人豆腐而已,仿佛这是个无伤大雅的小特色,别说人格了,连性格问题都算不上。而当女主通过耳机跟后方技术支援的闺蜜诉苦时,闺蜜给予她的不是同情竟然是劝导:别抱怨了,我都好几天、好几个月、好几年没被人这样摸过了……被骚扰俨然成了被临幸,是值得感恩的福利,应该以开放的心态好好享受之,潜台词是这个意思吧?
  
   或许有人会说:这是部具有无厘头色彩的喜剧。喜剧就是选取生活中的某种典型,施以极端夸张变形的处理。喜剧追求“笑果”,重视戏剧性,角色没有高大上,哈哈镜里每个人物都是滑稽扭曲的。故事只有这样讲,观众才会开怀、会满意。去掉了这些哏,故事就会乏味无趣不好看……
  
   Fine,我接受这个辩解。但喜剧最深刻的动机是愤怒。它以渲染、讥诮的手法揭露和批判丑恶。而我没看到这部影片对现实的不公有多少嘲讽意图。
  
   你愿意格调低,没有关系;你愿意格调低,还管它叫艺术处理,没有关系;观众爱买账、看热闹,没有关系;只要别说,这代言女权主义。
  
  
2015.7.29
【转载请联络作者】
  
展开查看全文
匡匡
作者匡匡
158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匡匡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