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怎么就不开心了呢?

邓若虚 2015-07-19 09:53:52

我这个人活到现在,基本上没有经历过什么像样的挫折和苦难,经常很不甘心,总有刻意为自己营造悲壮氛围的冲动,每次回想起来,都觉得有点可笑。但是如果真的来了什么神仙给我端过来一碗粥,煞有介事地说,喏,喝了这个,你就可以尝到被众叛亲离、露宿街头、失眠多梦、吃口饭还吃出个苍蝇的苦滋味了,我多半是不肯喝的。这说明生活如果足够平淡而顺利,或许总会犯上这样的糊涂,特别是在我十几岁的时候,觉得自己身上除了真正的悲伤,似乎什么都不缺。 我其实想说的是,打个比方吧,你一生下来,可能身体里就有一些存放各种需求和情绪的盒子,我也数不清有多少个,反正呢,最排头的,也是最显眼的一个,就是对悲伤的需要。后面跟着的那一堆小盒子,随着年龄的增长,都会逐渐放上它该放上的东西。比如有个小盒子,是对卤猪蹄的需要,另外一个小盒子,是对窗台上必须摆上一朵花的需要,或者是更有追求的一点的盒子,是对流浪的需要。 这个时候呢,那个排头的大盒子就变成了纪检委的角色,它经常来检查这些盒子里是不是都装上它们想要的东西。有一天晚上,它走过那一排排歪歪扭扭的盒子,逐个打开,突然发现空了几个,比如说“对货币的需要”和“对陪伴的需要”两个盒子都被遗弃在角落里,这个大盒子就会一下子脸都吓绿了。“我住着的这个人,原来是个没人理睬的穷光蛋啊!”它就会赶紧撤下自己的“没卤猪蹄”警报,装上“没人陪,还很穷”警报,垂头丧气地回到原来的岗位上,它的意思是告诉这位人类:好了,你现在是时候为这事儿而感到悲伤了。 好玩的是,在人的心理活动中,人们总是优先地把这个排头的大盒子填满。也就是无论干什么事,总是会不自觉地先悲伤一番:哎呀,我现在缺这个又缺那个呀,真伤感。也就是说,尽管后排的那些小盒子还是空着,明明就有法子让后排的东西马上填满,比如说马上起床洗个澡,就能填满那个“对神清气爽的需要”的小盒子,但你还是会优先放一堆“我又困又脏兮兮的”情绪到排头那个大盒子里,然后对一切感到安心。 人好像总会依赖于一种“如果怎么样就好了”的状态,并且不承认,自己其实希望一直停留在这里。比如你吃到了很难吃的饭菜,就会长叹一口气,一脸凶相地跑到窗台前,感叹道:要是我能做出美味的食物就好了!你把一团“怎么每天都吃那么难吃的饭菜”的情绪塞到了那个大盒子里。等到你尝试自己做出美味的食物,但是又做得一团糟的时候,你就会长叹两口气,拿着菜刀一脸凶相地跑到窗台前,大声感叹道:“要是老子有钱,请个米其林三星大厨给我做饭,一切不就好了吗!”你把“做好饭是不可能的”情绪塞到了那个大盒子里。 这好像是一个永恒的解决办法,干不成事,就找那个大盒子帮忙,一切都达到了完美的平衡。永远对可能性充满希望,因为既不用面对真的去尝试的时候可能会有残酷,又可以因为自己有一个更美好的设想而找到了不面对现实的理由。这个真的很棒。 尽管嘴上不承认,但好像总是这样:没找到什么悲伤的理由,就没法心安。要是能做到一个星期高兴过了头,那么下个星期你想做的,多半是找些绝望又窒息的电影来看,以治疗过度高兴而带来的心灵创伤。

邓若虚
作者邓若虚
33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邓若虚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