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在豆瓣又养了一对双胞胎 - 兼听《瓦尔登湖》波斯语译者的讲座

菊子 2015-07-15 10:51:10
前一阵子大家都在庆祝豆瓣生日,我没太好意思掺和,一是忙,二是在豆瓣交的朋友不多,比不上豆瓣红人一呼百应,粉丝千万。

然而,若是论“信价比”,我在豆瓣却是超常地高。我2009年上豆瓣,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淡如水的君子朋友之外,平时并不在这里泡,却是通过贴豆腐块结识了国内几家出版社,零零星星,竟然要推出这几年第四和第五本豆书了。

译著《瓦尔登湖》总算出来了。原著加注疏将近四十万字,文字艰涩加丰富的哲学、神话、动物、植物,种种艰辛,一言难尽,我已在豆瓣吐槽多次。如今样书已经出来了,虽然还没有到我手中,却是有一点如释重负。给九九做了几本,这是最大的一本,有点累伤了,从去年交完定稿到现在,正经书都没办法再读了,顶多偶尔开车时听点儿书。九九的彭伦、何家炜应该发我厌书伤残费。
瓦尔登湖:全注疏本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6426917/


另一本集子是《新英格兰人文之旅》,最初是零零星星的小片段,住在波士顿周围的朋友们大约是不以为然的,但豆瓣的国内朋友却表现出一定兴趣,广西师大的魏东编辑也表示希望有机会出集子,于是接着零零星星地写片段,居然也凑够了一本薄书的数量。

有点小得意的是,我是全时IT民工和全时妈妈,所有这些活计,都是晚上周末和假期吭哧出来的。

还有点小得意的是,碰巧我在豆瓣出的书都是一伙一伙的,上次是三本译著一起出,这次一本译著、一本原创也差不多一起出。

不小心在豆瓣上养了三胞胎 :) ——三本豆瓣译著同时出版 www.douban.com
特别响,非常近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548822/
沉疴遍地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6528928/
会飞的女孩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589318/

《瓦尔登湖》样书没有赶上年会,心中自然有点沮丧,却也失之桑榆,得之东隅,今天晚上去见到了《瓦尔登湖》的波斯语译者Alireza Taghdarreh.


碰巧,今天美国和其它几个西方国家和伊朗达成了协议,伊朗限制核武器发展,换来西方取消石油禁运和经济制裁。主持人简略地提到了这个偶合,但提议大家把话题集中在《瓦尔登湖》翻译和译者翻译经历上。

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因为这就是作者的兴奋点,他讲的是他如何从小就听说美国有个自称”生活在当代的(波斯诗人)萨迪“的诗人,而他平时听到的零零碎碎的梭罗语录,都让他能够联想到他平时耳熟能详的波斯诗篇,比如鲁米,比如哈菲兹。他的外公一字不识,但他活到将近一百岁,这么多年,他还能不断地吟诵出新的诗歌。这种诗意的传统,使他能够很容易就在《瓦尔登湖》中找到共鸣。

然而,真正翻译却并不容易。他小学中学一直学英语(那时候还是巴列维王朝吧,亲美得很)。但伊朗突然闹起了文化大革命(没错,他说的就是Cultural Revolution),高考也取消了,于是他只能接着自学。他在吭哧吭哧孤军奋战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像是在湖边独居的梭罗。然而,他也是伊朗最早发现网络的人之一,2007年的时候,他在网上找到了一帮梭罗死党,于是就四处写Email,写来写去,和梭罗研究所的人交了朋友,最后就翻译了杰夫·克莱默这个注疏本。

翻译过程却并不容易,我是伪梭罗主义者,尘心重得很,衣食无忧之余,翻译再辛苦,也不过是玩票。而阿里的翻译就要艰难得多。他在讲演结束之前,感谢了筹措资金赞助他来美的各位大佬之余,又热情洋溢地、中国丈夫从来不那样诗意地夸奖自己的媳妇、婆姨、夫人、老婆、妻子、爱人那样地大大赞美了自己的夫人Marian,说在过去这艰难的几年里,全靠了她的支持,他才能完成这本书的翻译。

而且,这本书还没有出版。他的翻译开始于我之前——我第一次见到杰夫·克莱默的时候,杰夫就告诉我他的书要出朝鲜语版,要出波斯语版,他本人还没有听说要出中文版(版权属耶鲁大学出版社所有),还让我小小纠结了一阵子。而在中文版拖拖拉拉总算面世之时,波斯语版依旧遥遥无期。他说了,不是政治原因,纯粹是出版的艰难。

于是,骑驴的看走路的,我也滋生出一点小小的优越感。

更多的,是惺惺相惜。虽然和他素昧平生,我们却啃过同一本书,面对同一句话搜索枯肠,从同样的警句中找到共鸣,在某种程度上,我和他有一种精神联系。更何况,我还学过半年的波斯语,虽然记得的只有一个词“学生”的发音(不会写),和一个词的本义(不会写也不会发音),就是波斯语里,爆米花的意思是Elephant's Fart.
菊子
作者菊子
154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添加回应

菊子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