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书话(1)

jakdan 2015-07-13 01:48:16
        从此篇起,每隔一段时间,把入手的新书故事整理成小文。一来督促自己阅读思考,二来留得雪泥鸿爪。


        为读《断魂枪》买来。该书出版于1993年,内中有《老舍与京城满文化》一节,是关注这个问题比较早的了。只是不够深入。



        平壤外国文出版社出版的。丛书是《不灭的历史》,另外还有《革命的黎明》与《一九三二年》。买来主要是想看朝鲜人是怎么忽悠长白山(白头山)的。



        搜集、整理、编排的都比较规范,不是一本简单的故事集,具备一定科学性。富育光先生和史昆是好朋友,不知史昆居然还搞过这个。印第安神话应该一本一本的买来好好研读。



        网上邮购。这套书还是比较经典,如果没记错,是第一套省级文物志出全县卷本的。吉林市市区这卷里面提到了诸多满族历史文物、古迹。可惜今日已破坏殆尽。一页历史,就如此粗暴而轻飘的被翻过了……



        大概2005年就知道这本书,直到10年后才买来一册。尚未阅读,借范庆超《战争叙述的启蒙追求与民族历史化实践——满族作家庞天舒战争小说论》一文的摘要来介绍下吧:“当90年代以来的战争文学创作遭遇瓶颈,满族作家庞天舒的战争小说显出一定的开拓意义。她将战争描绘引向心智、哲思等形而上的深层,努力追求战争叙述的启蒙效应。同时,为了打开战争叙述的视野、拓宽创作天地,庞天舒还将目光投向悠远的古代历史与民族生活。通过艺术性地民族书写、历史重释,具体实践了当代战争叙述的民族化与历史化。”



         此书2002年在日本以《白塔——満洲国建国大学》出版,2006年的汉译本不知为何没有给出副标题,只以《白塔》为名。作者小林金三,日本北海道人,新闻记者。曾任北海道新闻社总社社论委员室主任。1923年生,1941年考入“满洲建国大学”。
        第一次知道“满洲建国大学”是因为那先生,其父翻译家董果良即毕业于此。曾问那先生,董老为何外语如此好,日语自不必说,还通俄文法文。他的答案是,在监狱中学的。监狱内无事,只好狱友之间那本字典撕开来交换背诵。我说那想必不是我党的监狱。那先生笑答曰:日本人的监狱。想必董老即是“满洲建国大学”在读期间入狱的32人之一。巧合的是,董老正是小林金三的同学(小林金三在书中特地对其表示了感谢)。
        小林金三在书中“致中国读者”中提到“北海道原先是先住民族阿伊努人的居住地”,这句话足以令人感动——就在从书市回来的轻轨上,三个从净月潭徒步回来的老人对新疆大放厥词,老女人说该杀光Uyghur,老男人说该杀光Uyghur男子,而自己开出租从来不拉Uyghur人——我不禁问,这个城市就没有坏人吗?你的车不用克拉玛依的石油吗?老男人又说:Uyghur不该来CC——人家作为中国公民在这个国家想去哪就去哪,汉人去新疆的还少吗?对日本,也常听到叫嚣“东京大屠杀”,“杀光日本男人”之类。而被桂枝意淫杀光的日本人的文化反思能力,不知比你们强到哪里去了,至少小林金三这句“北海道原先是先住民族阿伊努人的居住地”让我看到了其对多元性的尊重与文化自觉的意识。
        书中后记谈及大陆的同窗、校友,充满了在波诡云谲的历史风云中对其命运的关切,更提到“不能忽视中国和朝鲜都是分裂的国家”,“在北朝鲜一个人的传闻也没有听到”。“台湾籍的铜川是怎样想的呢……(与我同期的台湾籍学友三人都去世了)还有,西藏、蒙古、新疆等非汉民族的人们的心情是怎么样呢……”。此外,这里曾经也招收“白俄”学生,这些“俄国人”1945年之后的命运又如何,我倒是非常好奇关注。琉璃易碎历史无常,分明是一个帝国的黄昏……
可惜此书是“小说”而非“历史”,尽管“小说中除了人名和个别情节是文艺作品所能允许的虚构之外,校内校外所发生的重大事件,都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史实”。
        另外之前买了日本共产党人水口春喜的《“建国大学”的幻影》以及长春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内部出版的《回忆伪满建国大学》(长春文史资料第49辑)。



        这本书是“添头”,买完《白塔》旧书店老板送的。曾在新华书店看到本《我的父亲贝利亚》,为其“平反”,说赫鲁晓夫和苏联历史给了贝利亚太多不实之词。这本《贝利亚日记之谜》也说在西方出版后“全世界都在焦急地等待回答:《贝利亚日记》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其实,“传说中的贝利亚”是否真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包括当时的苏联人都愿意相信:贝利亚是个“强奸少女,玩弄女演员,屠杀无辜和毒杀斯大林的恶棍”,是“大刽子手、大虐待狂、大强奸犯”——这说明,即便贝利亚的罪名是捏造的,但苏联却是真实的。不论他是否做了这些,赫鲁晓夫马林科夫之流确信他有条件做这些,而当时的苏联百姓也确信,只要他愿意,他能做到这些。康师傅的故事,不正是贝利亚的翻版吗?透过康师傅,我更愿意相信,贝利亚的传说,是真实的。搜了下孔夫子和读秀,关于苏联这么重要的历史人物,其研究和传记出版的只有几种,真应该多出版一些,因为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中申,原名李中申,满族作家李辉英之子。李辉英曾在新中国初期执教于长春大学,随后却去了香港,直到1980年代回大陆参加全国作协会议。这其中有诸多谜团和待解的历史。非常想听中申老人讲讲其父与其家族的老故事。回来按书中列目找了其作品翻看,早期的的确是“百家并腔”。
        小说集是《合抱丛书》之一种,丛书中另有《陈景河中短篇小说集》,他的小说我不想看,却觉得这本书的序言《“惭愧之言,呜咽如闻”——三十年创作的良心拷问》写的比小说精彩。陈先生还是个率真可爱之人。文中对世风狂吐槽,也提出红学研究中的独特学派——满学学派是《红楼梦》研究的文化核心部位。
jakdan
作者jakdan
34日记 137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jakda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