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悲剧与英雄与创作(一)

Andrew 2015-07-09 02:21:44

历史上最伟大英雄无一不是悲剧英雄。 塑造一个悲剧英雄有一个原则,就是英雄必须陷入一种“欲望/使命”或者“身份/认同”的两难境地,最终做出一个伟大的判断和选择。这一选择必然得罪两难的双方,最终英雄以独自受难来承担这个责任。任何英雄都必须要面对这一关,否则英雄就塑造的不够好,就不是那种史诗般的英雄。 阿克琉斯、摩西、耶稣基督、汉尼拔都属于前者---在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位置上做出选择,最后以死亡为代价。 而后者更是在古典主义文学成熟之后,西方进入殖民时代之后诞生的新主题:身份认同的两难,背叛自身所属的文明而付出代价。 上大学以来沉醉在“悲剧英雄”这一命题当中不能自拔。 鲁迅先生于《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中指出,“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讥讽又不过是喜剧的变简的一支流。……” 我原以为自己着迷的是那被毁灭过程中的悲壮。 而后随着经历的增长逐渐意识到,自身所喜欢的,其实是英雄们unbeatable的特性。 听上去感觉有点像罗曼·罗兰的那句经典名言。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以后依然热爱生活。 虽然也没有很相同。 —————————————————————————————————————— 英雄主义,是人类历史最悠久的一种文艺创作观,几乎和造神运动同时产生。如果说造神来自原始人类对自然万物的敬畏(和恐惧),那英雄的诞生就代表了原始人类同时对命运的抗争。原始人类的生存环境是那么的恶劣,甚至在食物链中也就是和食草动物在同一层级,面对猛兽、恶劣的天气,就需要有能力强(也就是身体强健、跑得更快,能和野兽搏斗)的人物来保护族群,这样的人物就是英雄传说的雏形。英雄主义故事从来不区分所谓“个人”或“集体”,最重要的是有英雄式的作为。古典的英雄主义在现代真正遇到难题,并不是因为现代诞生了共产语文对“个人主义”的恶意否定,而是古典英雄主义与现代社会的结构制度之间天然的矛盾。像你举例的诺兰版蝙蝠侠,他的行为当然是英雄,但因为被放在了一个完全现代的语境中,在现代社会中,做一个绝对意义上的英雄不仅是很艰难的更是违法的,这时候更重要的问题不是英雄如何逞能,而是如何化解传统意义上的英雄主义者(也就是英雄本人了)和现代社会规则之间的矛盾。 摘自 為夢而生的回答

Andrew
作者Andrew
8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Andrew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