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镜头——评温子仁恐怖片《潜伏》系列(电影专业+视觉+审美+电影心理学系影评)

党阿飞 2015-06-26 15:33:34
    《潜伏》系列是一个错综复杂的鬼故事,三部的故事交织缠绕在一起,200万元的制作成本博得了近亿万美元的票房,不能不说是非常成功的。这个系列电影连环勾错的叙事结构已经高能繁复到让人惊叹,几乎没人能看懂它的故事逻辑,没人能滴水不漏地完好解释它整个故事的合理时空顺序与逻辑结构。故事本身的特色成就了一次以小成本恐怖片博取极大票房利益的成功案例,而情节的诡秘也成为一个永远沉坠密闭空间里的谜语。

    导演是个传奇。拍摄该片的温子仁正是执导《速度与激情7》的那位,《速7》目前大获全胜,全球票房排行第一(指文章发表时的当年成绩)。温子仁还创造并建立了经典恐怖片《电锯惊魂》系列;在《潜伏》里温子仁又高能开启了一个全新的“鬼世界”,构建了这个灵异世界中全新的游戏规则,这是一个类似于《盗梦空间》般的多意识空间:当人的灵魂出窍,他的灵魂就可能进入“异界”,那里充满黑暗和虐死灵,他必须想办法尽快返回自己的肉体,因为有更多死灵在异界中游荡、渴望着生命和复活。如果他的灵魂远离太久,其他死灵就会抢占他的肉体,以他的肉身复活。而死灵们其实都携带着自我的记忆和经历,它们会以不同的形象出现:有时它是儿子,有时它又是占据儿子记忆的邪恶又强大的母亲,他们共同拥有一个死灵,占据同一个肉体——这间接能解释《潜伏2》里派克·柯蓝与母亲交替出现的场景。

     在乔希母亲家游荡出没的白色的女恶灵其实就是派克·柯蓝关于母亲的记忆,记忆里的母亲总是操纵他、控制他、怂恿他变得残暴。派克·柯蓝本想借助乔希的肉体复活,拥有一次正常而完整的家庭生活,但不久这个愿望就因为母亲而落空;他的母亲不许他叫父亲给他起的名字——派克。从她的行为举止我们能够分析,这个女人也许遭受过严重的家庭暴力或丈夫的伤害,这一切令她极端、封闭,控制欲强,对男性深恶痛绝。她甚至不准自己的儿子像男孩。所谓的“黑衣新娘”正是派克本人,他从小被母亲灌输着女装和扮作女人,派克在现实中一度想阉掉自己。当驱魔师伊莉斯拿起椅子狠狠砸向异界里派克母亲时,现实中派克也应声倒地。派克·柯蓝与他的母亲之间复杂黑暗的胶着关系,实际上也暗示了在现实世界中,普遍意义上小男孩的性别焦虑和他们与母亲之间人格寄生与反寄生,控制与反控制的纠结关系。对于爱中的控制和奴役,都是泛指和点透的意义。
 
       派克的恶灵携带着他母亲的意志,他的母亲成功寄生在了他的灵魂和记忆深处。但他又时刻想挣脱这种寄生,这导致了他与母亲之间长久的战役。


       派克恐惧与母亲的心理距离过近会把自己变成女孩,这种性别错位上的长期惊恐导致他阉割自己,想一次性发泄、摆脱掉自己的被阉割噩梦。
 
    派克的母亲其实只是存在于他的记忆里的一位白衣女人,无论在真实的世界和异界她都已彻底死去。而派克就是披着黑纱的那个苍老巫婆,无论在现实还是异界,他周身翻辗于母亲的阴影中,永远沉沦在童年创伤里。而他生前杀死那么多的女孩,正验证了他自身的性别焦虑和性关系上的失败。

    有灵魂出窍能力的人和老弱病残都非常危险,容易受到死灵们的侵犯和争夺。在《潜伏3》中,充满攻击性的恶灵就是把活人摧残到残疾,然后试图侵犯和俘虏她。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派克的家庭、还是幼年乔希的家庭,包括他长大成人之后组成的家庭,都是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这个阶级有着张力十足、充满欺骗与不信任的家庭关系;紧张与压制的母子伦理。在这个阶层,物质生活不成问题,但在富足和充裕空间内人性深处的缺乏安全感、家庭成员之间的疏远和隔离,作为家庭领袖的男性成员本身背负的压力与焦虑、潜在的身份危机,都被《潜伏》隐化且机智地表达了出来。母子关系的纠缠、夫妻间的距离和不信任、过多子女让人身心俱疲,《潜伏》里这些内容具有击中大众内心阴影与困惑的魔力,它所讲述的故事贴近现实生活,反映了普遍人生的苦涩和疲倦。
 
    温子仁建立了这个复杂的鬼界,他拍摄鬼片一直具备的一些摄影和空间调度特色也一脉相承,异常鲜明。他是镜头调度与色彩符号使用方面的完美主义者和大师,这些镜头与调度,包括滤镜、色彩,打光经典考究,构图上乘、机位敏感。温子仁擅长使用大广角来同时追逐封闭空间内几个房间内的鬼影或动静,这使得他的镜语密集多动,信息量巨大。这些机敏的镜头有着恐怖大师库布里克的作品《闪灵》的影子。如果说库布里克使用的是低位和冷静之眼看待一个人的疯狂;那温子仁则是使用警觉、筹划细密的动感镜头来追随鬼灵的脚步,这些影像元素是这位逐渐在好莱坞名利场上声名鹊起的亚裔导演所特有的符号和标志,当你仔细研究这个在恐怖片领域异军突起的《潜伏》系列,你就会发现温子仁娴熟且思虑周全的摄影和构图能力,善于使用电影化和形式化的表达方式来帮助叙事,运用心理暗示来渲染恐怖气氛。画面是富有空间层次的、光影别致、惊心动魄和耐人寻味。温子仁已经掌握了如何使用影像和色彩心理学,兵不血刃地讲完整个鬼故事。

    《潜伏》有别于一般北美恐怖片使用大量血浆或惊叫,它几乎没有血迹和残酷的屠杀场面,只有沉默的空间、回旋复杂的楼梯与让人眩晕的大俯拍和大仰拍、一些敏感刺激的色彩,还有突然陡起的尖锐配乐,仅仅依靠这些就成功激起了观众们的悬念和恐惧,保证了这个系列的持续性成功。《潜伏》的镜头无异是具备魔性,让我们来具体欣赏一下《潜伏2》,看看他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大仰拍主要建筑物,制造压迫感、眩晕和不安。注意这些构图中倾斜的线条,在摄影心理学中,斜线总意味着不稳定、动荡,预示着这个家庭即将迎来的异界风波和命运漂悬。
 


  建筑物有即将倒塌的感觉,对不。下面的大俯拍和倾斜镜头,类似深渊的镜头感:


    色彩心理学,不安又危险的“红”:温子仁在《潜伏2》中,使用了大量的红色。驱灵师穿过的红门:


        注意上图这个广角镜头的边缘,些微的鱼眼凸感,令整个画面充满着不稳定感与怪异。红色依旧稳定地点缀画面的重要角落。


       奶奶腥红的唇膏色

      有灵魂出窍能力的二儿子道尔顿也面临危险,他的身边布满了红色。

     下面这个画面,这个看似飘渺、温馨且稍微虚化的儿童房内中全景为什么不会给我们仙境般的感受?因为它在苍白的底色之上,布置了很多红色,正是这些红色,预示了这个场景的魔性和凶恶。它不是仙境,而是魔般的异界深层,关于虐死灵们所携带的那些不堪和痛苦的记忆的。

大片的血红:

    婴儿的卡莉的身上布满了这种让人不安的红色,她房间里那些夜灯都是红色的,她也一直被死灵们骚扰:

    这些红色点缀在边边角角,有时又溢满整个画面。专业角度来看,它接近于人血的颜色。当它仅仅被用于一些角落时,暗示了人物内心的不安与恐惧;但当这些鲜血般的红色充斥、侵入整个画面时,预示了重大矛盾的爆发和恶灵的出现,显示正常的世界正在被异界吞没。

    温子仁通过打光与限制光源来突出几个主要人物,而成功地把他们的身体继续隐藏在黑幕中,既能继续表达故事进展与人物反应,又揭露了他们的真实处境:他们已经被黑暗和血腥所笼罩与吞噬,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绿色:不仅使用红色,温子仁也使用绿色,表达神秘和消极。大家是否留意到,绿色其实也是铁锈的颜色,潜意识里它还给人腐朽与诡异的暗示感觉。与死灵们老旧的身世不谋而合。

    在上面这个画面中明显使用了绿色的滤镜,导致整个画面都有绿感,发现了吗?
 
    蓝色与白色:除此之外,温子仁还是用蓝白滤镜,表达主人公的苍白无力和濒临崩溃。注意下面的镜头:

    她的假丈夫,被派克的死灵占据肉身之后的乔希,神色异常、肉身正在腐烂。乔希显得憔悴和无力。在下面的这个镜头中,微笑的乔希如此令人不安,注意他身后木质门板和桌面上闪烁的莹莹绿光。


    硬白光:当乔希和驱灵师们潜入异界,接近真相时,异界被苍白的色彩梦罩,冷硬的打光显示这个世界失去了生命力,成为冰冷的尸体和一片死寂:
 


     下面这个画面显然笼罩了一层白纱般的滤镜,这里不仅是死界,更深入到了恶灵派克·柯蓝的深层记忆中,关于他母亲对他的控制和扭曲。这些画面带了飘渺和模糊,象征是非实体的回忆。母亲凶狠的脸位于整个画面的视觉焦点处,邪恶又暴戾的她才是镜头表达的重点。

     不得不承认,虽然《潜伏》系列因为故事上的混乱与过度复杂难以登顶世界经典恐怖片之列,但在高清版本中,你依然能被它的镜头语言所吸引,它们过硬且考究,充满自信,本身带着魔性。

    下面是高清版《潜伏1》里的片头镜头,我随意截取了两张,这些片头画面几乎有着高清数码黑白摄影般的细节魅力、飘渺和纤弱。压抑的室内黑暗与过度曝光的光又令这个安静的空间已然拥有沉静、魔性和诡秘,也基本点明了该片的拍摄风格,做好了恐怖心理预设,吸引着观众进入。


    温子仁有着科班出身的讲究和功力,每一个镜头和构图、光影都是为了辅助叙事和表达,他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色彩与画面,一切都是深思熟虑、相辅相成。这些镜语在技术层面极度专业,它们富有魅力、结构严密。温子仁使用腥红不安的红色、腐朽迷惑的绿色,还有绿色及蓝白滤镜,不仅建构了危险的外部环境,也递进式暗示了人物内心的挫折和崩溃感;在密闭复杂空间中以人步和人眼速度移动的敏感镜头;一石几鸟般的广角镜头轻松窥视几个房间里的故事同时进展和表达,建立起人物之间的互动和追逐联系,也造成了空间的扭曲和压抑;倾斜的俯拍或仰拍让人眩晕和惊恐,还有尖锐刻意的惊悚配乐,恶魔般的镜头就这样被造就了——它几乎不可被模仿,因为这种镜头感是长期运镜和拍摄所培养的影像叙事直觉和表达手感,温子仁拥有这种运用电影元素进行影像叙事的稀有的直觉,这些特质使得他的恐怖片日渐成熟、稳定和品质优良。即使故事里不见大片血迹和惨叫,他也能依靠自己经验丰富的镜头配置与画面感受,完美一个恐怖故事,这个故事有着真实的童年噩梦、心理游戏,也有着充沛的惊悚感。
 
    在这篇影评中,我们着重探讨了《潜伏2》里的具有泛指性的心理建置和运镜特色,它鲜明很有特色。电影形式化的风格与表达成全了故事的攻击性与凌厉。未来我还会继续写《潜伏》系列其他电影的一些魔性镜头和表达手段。相对于大部分恐怖片故事情节的老套、干瘪和姿态做作,《潜伏》有着温子仁嫡系剧本创作的认真结构与无限想象力,细节充沛,故事本身的深思熟虑和周全精致赢得了一致好评,在摄影技术层面它几乎无可指摘,这一切努力都使得这部电影延续其生命力、不断产生续集成为可能(署名党阿飞,发表于“豆瓣”,转载请与作者取得联系并获得许可,违者必究!)
 
党阿飞
作者党阿飞
43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74 条

查看更多回应(74) 添加回应

党阿飞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