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种精神的迷恋

2015-05-30 20:29:31
   我认识段哥是在01年,当时我上高一,自己住家里的老房子,每天下了晚自习回家看电影,写影评,准备一年后的艺考。有一天夜里没烟没可乐了,跑到南营子大街文化大厦后面的胖子超市,那是当时市区唯一一家24小时超市。出来的时候,觉得空气挺好,就到对面的中心广场坐了会,段哥就是在那认识的。
    当时夜里1点多,整个广场就我们俩人,他走过来在我边上坐下,我有点害怕,身子本能的往边上移了一块。他30岁出头,衣服和脸看起来都是几天没洗过了。
    “没地去啊”
    “不是”
    “要不去我家吧”
    “不用”
    “想看黄片吗?”
     段哥家就在马路对面的大佟沟半山腰上,那是一个很老的小区。3楼,二室一厅,房间环境还停留在十几年前,但是客厅的电视很新,和整个房间不搭。段哥让我在沙发坐会,他到卧室去找片子,一根烟没抽完,他端着一鞋盒子出来了。里面整齐的放着几十张DVD牛皮封皮,每一张都标着编号,背后用钢笔字写着片名,时长,主演,出品国家,故事梗概。字迹非常工整,就像是打印上去的。
    “这批是我珍藏的尖货,随便挑”
    我随便挑了一部,是个法国片,大概内容好像就是两个黑人和一个法国妞,没什么情节,就是在一个别墅的客厅,卧室,天台,浴室里面不停的变换体位,类似的片子我在网吧包夜的时候看过很多,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您怎么有这么多片子”
    “这还叫多,我屋里一共有3000多张呢”
    “您是卖黄片的吗”
     这个片子大概100多分钟,段哥从他退伍回来跟着几个兄弟倒劳保产品开始讲起,97年进入色情音像制品行业,从VCD起家。他们进货渠道是日韩的货轮,通过走私的渔船在大连上岸,每两个月拖一次货,承德-唐山-赤峰三个地区的色情音像制品市场都是他们控制着,最好的时候一张VCD可以卖到150块,利润是140块。后来互联网兴起,这个行业就没落了,原来的那批人纷纷改行,只有段哥守着这3000多张最后一批库存还在坚持。
     ”那您怎么不改行啊?“
     ”当时大伙说好一起干的嘛,这批货是我们这些年的财产,我得把它卖完“
     “那您现在卖多少钱一张啊”
    “现在10块钱两张也卖不动,我打算10块钱3张试试吧”
     “要不我帮您试试“
     我俩换了张日本的片子,也是100多分钟。我从95年在电影院看《真实的谎言》开始讲起,到初中看完《肖申克的救赎》立志要成为一名电影导演,平均一周要看10部电影,有承德9家音像制品租赁店的会员卡,每一家有什么片子,老板喜欢抽什么烟,老板娘是一婚还是二婚都都非常清楚。另外现在还是本地官方论坛紫塞明珠电影版的版主,学校话剧社的社长,校报文娱版编辑,每次月考都在最后三个考场,和全年级最烂的那批学生是好朋友。
    ”那你打算怎么卖掉我这3000多张光盘呢?“
    ”我想先带一部分去给9家音像租赁店的老板,看看他们是不是感兴趣,因为他们进黄片的渠道比较窄,风险也比较高。另外我会在论坛里发些广告,大部分网友上电影论坛都是找三级片下载地址,所以应该还是有市场的。我的那批好朋友,有长期包夜打传奇和CS的,他们混迹于各家网吧,虽然现在黄色网站泛滥,但是经常被封,另外电驴下和BT下载还是太慢,很多人后半夜靠这个提神,根本等不及。而且每卖出一张给他们2块钱的返点,他们都特别需要钱充点卡买装备,有动力。另外一批喜欢跟社会上小痞子混,他们也是非常重要的潜在客户群,黄片是他们睡女孩非常重要的道具“
    片子还没放完,段哥就把电视关了,我能感觉到他整个人都被点燃了,他承诺如果我能帮他把这批货卖出去,收入对半分。我说我不需要那么多,只要能给我几千块钱,够我明年去北京参加艺考的就行了。段哥说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一种集体协作的精神。他告诉我自己进了部队就非常迷恋这种集体精神,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意外的大事件他估计会一直留在部队。后来跟着几个兄弟倒劳保产品,甚至进入色情音像制品行业,做什么不重要,关键是一帮人能一起做一件事情,这种感觉特别好。后来大伙散了,他突然觉得整个人都垮了,那几年挣的钱也都败光了,他找不到人生的方向,每天就是守着这批货,缅怀曾经的那段岁月。但是刚刚我跟他说的那段话让他感觉到曾经的那种集体协作精神又回来了,所以钱一定要对半分。
    天亮之后段哥请我在楼下吃了碗豆腐脑,我拿着几十张光盘回家了。按照计划,我把光盘分到了各个渠道;9家音像制品租赁店,有5家各买了10张,但是要求我在校报上给他们做些软文推广。那批长期混迹于最后三个考场的同学对这个事情非常来劲,他们恨不得瓜分了所有的存货,挣钱倒不是主要的,关键他们觉得这个事情很酷。紫塞明珠论坛里的网友咨询的很多,但都要求提前验货,确认里面装的不是《索多玛120天》《发条橙》这类打着色情旗号的艺术电影,这么多年他们被各种DVD封皮害惨了。
    就这样我每天的生活变成了早上背着一书包光盘到学校发货,中午到段哥家和他一起录入每一张光盘的内容,我负责看,他负责写。下午我回学校跟同学踢会球打会篮球,晃到天黑到网吧约网友来验货,下了晚自习再回段哥家核一天的帐。就这样大概到了高二开学前,段哥囤了一年的货都被我卖光了,刨除一些开销,我俩一共挣了29000多块钱。段哥的意思是我俩平分其中的20000,剩下的9000继续进货。我告诉段哥,其实我们最后几百张光盘已经卖不动了,算是半卖半送才出手,说明这个市场已经饱和了,而且随着网络带宽的提高以及个人电脑的普及,可以预料色情音像制品,甚至整个音像制品行业将很快没落。段哥问我是不是准备收手不做了,还是觉得自己拿的少了,想多分点。我说段哥你想多了,我不仅不打算收手,还要加大投入,咱们就先分这9000块钱,剩下的2万咱们买台摄像机和电脑,这个市场肯定是能挣到钱的,但是要往产业上游走,你看目前大部分色情片都是日本或者欧美的,但是国产片市场做的人特别少,也就是香港广东有一些,但是女孩胸小,屁股平,皮肤黑,说话也听不懂。咱们应该拍适合我们这个地区观众口味的片子,我们有稳定的发行渠道,这种片子网上又找不到,销路肯定没问题,甚至我觉得价格还可以翻几倍,80一张不算贵。段哥听完我的话狠狠的拍我几下,你小子当导演浪费了,应该去做制片人,就像给冯小刚投资的那个什么兄弟公司。等咱们挣着钱了,也闹个什么兄弟公司。
    “一柱擎天影业,我已经在找学美术的同学帮我们画LOGO了“
    ”演员从哪找呢“
    ”你原来那批哥们不是有开歌厅的嘛,他们手里肯定有小姐,你想如果我们的片子效果好,这些小姐火了,身价也是要往上翻的,这等于就是给他们拍宣传片啊”

     高二开学,文理分班,同时又分出一个艺术班,学校也不想让我们这些学艺术的孩子扰乱正常的教学秩序,班里大部分同学都就以学专业课为名不来学校了。我就天天泡在段哥家,潜心拉片,分析运镜和剪辑,同时在论坛和大家讨论什么样的色情片会有卖点,对于故事,女演员,服装,置景方面有什么建议。而段哥就在外围找演员,场地,甚至有两个开歌厅的老板愿意出钱赞助我们,要求就是在片子里植入他们歌厅的名称,同时自己要客串一个角色。就在一切按照我们的计划有条不紊的向前推进的时候,我和段哥因为剧本创作上发生严重的分歧。
     我构思的故事是黑社会大哥在一次械斗中被砍伤,身边的小弟和大嫂在照顾大哥的过程中产生了情愫,大嫂背叛了大哥,最后甚至当着大哥的面就跟小弟搞起来了。段哥觉得故事结构没问题,但是在情节设置上应该是大哥被砍伤,大嫂被轮奸,小弟救出大嫂,大哥负伤搞不了大嫂,就让大嫂勾引小弟,自己过眼瘾,最后情不自禁,三人搞到一起,大哥的病痊愈了。但是我觉得情节应该是大嫂厌倦了黑社会的生活,大哥负伤后,小弟经常带着大嫂去避暑山庄划船,在城墙上散步,两人诉说衷肠,最终日久生情,创作主题是想表现出一个寂寞人妻的内心孤独与挣扎,所以整个片子应该以大嫂的旁白贯穿。段哥觉得这样情节太拖沓,观众肯定觉得不过瘾。另外在片名上我们俩也有分歧,段哥希望叫《我终于搞上了大哥的女人》,而我希望能够更加内敛一点,应该叫《小城之春》。段哥觉得这个名字没有爆点,会让观众误以为是个文艺片。我们俩越吵越激动,甚至砸碎了烟缸和茶杯,最后我摔门而去。
     冷战了3天,段哥主动联系我,他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一套片子拍两个版本,同时流入市场,看看哪个销量更好。这的确是最公平的办法,我相信以我多年的观片量以及这几个月跑渠道对于观众口味的了解,肯定稳操胜券。片子是一个歌厅老板赞助的,拍摄场地就在他自己家里,演员是他店里的服务生和小姐,因为要拍两个版本,整个拍摄周期拉长到5天,总共花了3000块钱,但是我和段哥通过做假账黑了老板15000块钱。等于片子还没卖,我们就挣了12000块。我花了一周的时间剪出了两个版本,为了能够赢的更稳妥一点,我还给自己的版本调了颜色,选择了一款看起来更舒服的字体。两套光碟同时在我们的原有的渠道内铺货,半个月的时间《我终于搞上了大哥的女人》卖了95张,《小城之春》卖了11张,还有3张被要求退货。
     面对这样的结果,段哥什么都没说,分了我5000块钱,让我回去先准备艺考,顺便想想下一个片子的故事,没想到这就是我和段哥的最后一面。
      
    我是在北京准备导演系三试的时候接到了上一部片子男演员的短信,他告诉我段哥新片已经启动了,还是他做男主角,换了个女演员,片名叫《我又一次搞了大哥的女人》。段哥身兼导演和制片,摄像后期交给了电视台的一个编导。挂了电话,我一宿没睡,脑子里一直在重复着段哥跟我说的钱不是问题,关键是一种集体协作的精神,人活着应该为一口气。想到段哥和战友们违抗命令,一枪都没开。想到他守着3000张黄片,宁愿卖不出去也不愿意改行,只为一句承诺。想到他给我5000块钱,让我准备考试顺便想想下一部片子的剧本。这几个画面在我头脑中滚动播放,我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段哥发生了变化,还是段哥一直就没变,只不过是我对他的判断有误。
     第二天考试我的状态一塌糊涂,虽然结果要到4月份才知道,但可以预料肯定是没戏了。我对其他学校没有兴趣,又不想回家,就这么在北京晃了一个月,花光了身上的钱,被家里催了几遍才走。一回到学校,原来帮我们发货的那批同学找到我,投诉段哥拍了新片没有交给他们铺货,而是把片子卖给一家黄色网站,需要付费下载观看。他们希望我能联系到段哥,给大伙一个说法。毕竟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不,现在应该说是没有段哥的今天了。我尝试给段哥打了3个电话,都是关机,也去了大佟沟的住处,门一直是锁着的。段哥在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唯一能知道他依然存在的方式就是黄色网站上不断流出的片子,每一部署名一柱擎天出品的片子都是段哥的作品,每一部我都会付费下载观看。这算是我和段哥之间最后的一点交流。能感觉到段哥在一直进步,片子从1v1,到1v2,甚至2v2,从男女到女女。运镜,剪辑,场景布置,服装都在进步,甚至还尝试了系列剧。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在故事上,简单,粗暴,没有任何代入感,角色没有情绪,观众没有情感寄托,这可能跟段哥没谈过恋爱有关。
     大概在我升入高三后,国家开始整顿互联网,一大批黄色网站相继倒掉,我再也没看到过一柱擎天的作品,再后来就听说段哥在北京郊区的公司被查封,所有光盘被没收,段哥以制造传播淫秽音像制品的罪名被判了8年。而我高三艺考再次失败,被家里送到县城复读,一年后考到了南京,这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段哥的消息,慢慢的这个人也在我的记忆中消失了。
     上个月脚意外骨折,在家养伤,偶然在新浪娱乐版面一部电影发布会现场图片中看到了段哥,虽然头发有些花白,还戴了眼镜,也胖了许多,但是没错,那就是段哥,他终于成为一个真正的电影制片人。我又翻出来现场采访视频,段哥面对镜头说: ”我投资电影并不是为了挣钱,而是喜欢一群人在一起干一件事情,这是一种集体协作精神,我非常迷恋这种精神“
毛
作者
6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