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弗雷的登基与医院骑士团的壮大(《医院骑士团全史》节选)

马千 2015-05-22 15:00:17
十字军攻占耶路撒冷后,对于由谁来执掌圣城,贵族们为此争论不休,主要的候选人是战功最为卓著的下洛林公爵布永的戈弗雷和图卢兹伯爵雷蒙德二人。起初大家有意推举雷蒙德,但此人忸怩作态地表示自己不配做耶稣之城的国王。于是众人转而钟意于布永的戈弗雷,后者谦逊地表示自己无意称王,只愿意做“圣墓守护者”(Advocatus Sancti Sepulchri)。他的此番表态博得了普遍的好感,于是顺利的被选举为圣城的第一任十字军领袖,虽然没有国王之名,但他实际上无愧于耶路撒冷王国的缔造者。图卢兹伯爵雷蒙德事后悔之不迭。但他作为一代名将,也没有自暴自弃,而是领军转战黎巴嫩海岸,最终建立了自己的的黎波里伯国,这也是东方的第四个十字军国家。

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圆顶清真寺与哭墙


戈弗雷的登基对医院骑士团的未来影响深远。虽然统治时间只有短短一年,但戈弗雷从心底里敬重“被保佑的”吉拉尔德,并支持他的事业。据说,破城后不久,戈弗雷就亲自造访了圣约翰医院并且为所见到的的一切震撼不已。吉拉尔德与他的修士们不仅悉心治疗、照顾十字军的伤患,而且甚至省出自己的口粮以保证伤员的供给。戈弗雷当即决定向医院修士们献出自己在布拉班特(Brabant)附近的庄园作为谢礼——这也是医院修士从十字军手中得到的第一笔捐赠,颇有象征意义。值得注意的是,在戈弗雷眼中,圣约翰医院中的“约翰”,指的是“施洗者约翰”而非“慈悲的约翰”。在他向医院修士捐赠田产的授权书里,他将医院描述为“由上帝、圣母与救世主的先行者圣约翰(显然指的是为耶稣洗礼的约翰)的恩宠而建立……”无论如何,有了戈弗雷做出表率,其他十字军领袖的捐献也就接踵而至了。原本阿马尔菲人创立医院虽然耕耘多年但长期默默无闻,但由于返回欧洲的数千十字军战士及朝圣者对医院修士的义举大加褒扬,圣约翰医院很快在欧洲名声大噪,引人瞩目。不久之后,圣约翰医院修士会在法国、西班牙、意大利都拥有了自己的财富,并乘势新开了一家女医院以满足络绎不绝的香客的需求。


戈弗雷和杰拉尔德的会晤。法国画家安托万•德•法沃瑞(Antoine de Favray,1706-1798)作品,现藏于马耳他国家博物馆。

随着医院规模扩大,声望日隆,吉拉尔德与几位骑士脱离了原来的本笃会,建立了自己的慈善组织,最初的会规参考了本笃会与奥古斯丁会(Order of Saint Augustine),杰拉尔德仿照上述修道会的会规,要求成员们发绝财、绝色、绝意“三愿”,并打造了一个纪律严明的慈善、医疗、修道组织,即医院骑士团的前身。

1113年,教皇帕斯夏二世(Paschal II)正式发布诏令(bull)Pie postulatio voluntatis,承认他们是独立的修会,并赐予他们一系列的经济、政治特权,如无需缴纳十一税,无需接受任何政权的领导,只受教皇节制。教皇在诏书中特意称杰拉尔德为医院的“创始人”,虽然不够精确,但也可看出杰拉尔德的确是独立运作后的圣约翰医院的灵魂人物。很快,骑士团的势力就不再局限于耶路撒冷,随着香客之路的繁盛以及十字军的攻城拔寨,他们在圣地、西班牙、意大利、法国都拥有了财产。教皇的眷顾也为他们在欧洲带来了大批赞助人,从而为骑士团的真正独立奠定了物质基础。尽管医院骑士团的势力与日俱增,但团长杰拉尔德依然保持着一颗谦逊的心。他常常告诫团员说,要像侍奉天主那样去对待穷人。骑士团坚持了这一信条,在那个封建时代,俨然是一个另类。

在这以后,杰拉尔德又领导了修士团整整7年,最后于1120年以高龄去世。他的墓碑上写着:
“东方最谦逊之人杰拉尔德长眠于此,他帮扶穷人,招待过客,外表谦卑而内心高贵。人们深谙他的良善。他深谋远虑,积极进取,善于变通,而又胸襟宽广。在太阳位于处女座下的第17天(即1120年9月3日),他被天使引入了天堂。”


来自我的正在撰写中的《医院骑士团史》
马千
作者马千
136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马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