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过一座山

违天择 2015-05-20 15:42:00
来自话题 我的学车经历
2014年年底,天津驾考改革。据说测试新考试系统时,我报名驾校的副校长考到第九次才通过,众教练也有不能一次通过的。使用新系统的第一次考试,通过率约为3%,所有挂科的学员免交补考费,而四个多月后,竟还有教练一个学员也没通过。由于每个教练有学员数量限制,大量学员拿不到驾照意味着腾不出名额招生,学车竟也需要预约,而且报名费加一千。根据协议,任一科目连续五次不及格会销档,这意味着需要重新报名交钱,从科目一考起。据说被销档的不少。

科二是瓶颈。原考试系统通过在标识点位设置感应线,以车体是否切割感应线判定是否及格。新系统则是根据车在地面的投影判定车和线的关系。这个投影包括后视镜,原本车轮不轧线即可通过的项目,变成了车体包括后视镜的投影不能掠过线才能通过,相当于车库和转弯弯道比原来窄了近二十公分。而且系统会全程监视车的移动情况,如判定有0.5秒车未移动,视为中途停车扣100分。此外,新的考试基本断绝了人为操作的可能,红包无门。

几个月过去,教练们逐渐摸索出针对新考试系统的应试技巧,考场内水泥地上的划痕,路障中夹着的矿泉水瓶等或明或暗标记逐渐完善,加上大量的重复性练习,科二通过率逐渐提高到40%左右。驾考严格无可厚非,但精力集中在教条操作上,让学员养成不少与正常开车习惯相悖的驾驶陋习,真正与安全驾驶息息相关的路考却有流于形式的趋势,对学员并不益处。

很可悲,从小到大研究最透彻的事便是如何应试。关于驾考,我的经验是:首先要有厚脸皮,挨骂是难免的;其次,选一双合脚的鞋,练车和考试尽可能不换鞋。据说真有冬天练到夏天,然后带着棉鞋去考试的;第三,考试是教条的,要通过身体、车内标志物和车外标记之间的精确关系才能保证操作正确,应尽可能避免坐的位置、姿态不一致造成的视差。我的方法是将座椅靠背调成直的,坐好后把手搭在方向盘上,调整座椅使手腕和方向盘平齐,开车时紧靠椅背;最后,如果实在无法克制临场的紧张,与其听一些无用的鼓励,还不如一颗安慰剂来的实在。

经验终究是后话,无法控制的流露出一种面对旧事时的轻松。可事实上,驾考成为生活中的一座大山。一月份第一次考试,正是茫然期,教练都不知怎样才可以通过,挂。二月份,女儿出生的第二天,教练通知考试。二十四小时没休息,还想陪在妻子和女儿身边,真的不想去,可是缺考就不及格,实在没有资本挥霍考试的机会,最后还是头脑混沌的进了考场,挂。考试是半个月一次的轮回,刚从失败的沮丧中恢复过来,紧接着又是下一轮的焦虑。我可能无论如何都通不过这个考试,这样的念头折磨着我。

无法忘记通过的那一天,把车开出S弯道,电脑里的机械女声说,正在核实考试成绩!五秒左右的空白,然后她说,成绩合格!这一瞬间,我似乎感受到平行世界的分裂,一个听见“成绩不合格”的我,忧伤的从我身边驶去。
违天择
作者违天择
18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违天择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