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英 生命的参悟

roul 2015-04-29 22:26:59
生命的参悟 吕英


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曰之名为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返。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这一章说明最原始的物质是处于一体的混沌状态,最先分离产生出的是天地。伏羲八卦(先天八卦)就是对天地本质的表达: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错。以乾坤二卦为主。而后天八卦(文王八卦)是对宇宙自然的认识方法,坎离二卦为主,坎离者,乾坤所变化也。乾升于坤为坎,坤降于乾为离。离卦谓太阳,谓火,是生命产生的必要条件;坎卦谓月,谓水,谓爱欲,坎离交合,生命便随之产生,大千世界开始活跃。乾坤为体,坎离为用,四卦是宇宙的总括。


人的形成是天地之灵光(元神)(天地宇宙之真气)注入父精母血(元气)这个受精卵中,所以受精卵着床后卵黄囊的形成,胚芽的生长是决定死活胎的关键。倒推之,天地之灵光这一元神在人的初始阶段起着决定作用,并且自始自终决定着每一个人的生命的存亡。人的生命宣告结束是元气的消亡和元神的脱离躯体回归天地宇宙之中。老百姓常说一句话:人活一口气,这口气既包含元气,也包含元神。人的生命得以诞生及维持的两大先天因素是:离代表元神;坎代表元气。二者具有阴阳奇偶相配合,成双成对,刚柔相济,上下无常的特点。其中元神为主,元气(元精)为客;元神为阳,元气(元精)为阴。元神元气体现了生命中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不相离的意味。《灵枢.本神第八》皇帝问于歧伯曰:“何谓德、气、生、精、神、魂、魄、心、意、志、思、虑、智”?歧伯答曰:“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故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博谓之神;随神往来者谓之魂;并精而出入者谓之魄;所以任物者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意之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因思而远慕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第五》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因为中医学是我们的先人对人的生命本质和运行规律的一种认识方法,对元神的论述极少,但对 “神”、“神明”有论述,《素问.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曰:“得神者昌,失神者亡”。《素问.汤液醪醴论篇第十四》帝曰:“何谓神不死?”歧伯曰:“精神不进,志意不治,故病不可愈。今精坏神去,荣卫不可复收。何者? 嗜欲无穷,而忧患不止,精气驰坏,荣泣卫除,故神去之而病不愈也。”一部《黄帝内经》,一个元气论,几千年前已将生命的本体告知世人,只是吾生性愚笨,未理解彻悟而已。


元气、元神既是物质又是功能的显现,人生无处不元气,无处不元神,只是在不同部位以相应的形式和功能所显现,五脏六腑正因为元气、元神俱足,才能发挥出各自的作用。而且随着时间、方位的不同,二者发生着质量的变化、场的转移、以及人体内部在常态下难以觉察的能量流的变化,这样就形成了子午流注,五运六气,大到六十年一个甲子年,再到一年四季,一日昼夜晨昏,小到每时每刻。道教所谓的“活子时”同理也。而且每个人因其体质状态不同而不同,最高境界便是生命的奥秘所在——无极,最佳状态便是——混元一气。


中医应称谓医道,此时亦理解了圣人孙思邈所言:“不懂易者不可为医,为武也。”道高天地人,道统天地人,道贯天地人,人与天地不可分。天地,一宇宙,人也一宇宙,一小宇宙也。大宇宙之变化无不影响小宇宙,小宇宙之变化无不应于大宇宙。


元气不能药补,只能保养、激发、调动,而患病是由于人的正气之力小于或等于邪气,二者势均力敌时,疾病轻浅,一旦邪气大于正气,疾病就重,其中又与邪气停留的久暂,转化的程度、方向,停留的部位有关。所以临床治疗必须立足于大道,充分发挥人体开合枢的作用,认清患者四季五方的偏差以及躯体各部位的受损程度,通过四诊合参,精确分析出正邪双方的力量对比关系,即“知彼知已”。采取不同战略战术,即理法,派出决胜兵力,即方药,将敌人的老巢一窝端掉,即将邪气驱出身外,此时将恢复到一个空灵的身体,一个每个人生之来即确定的天圆地方。若能在今后的生活中做到法于阴阳,和于术数,恬淡虚无,自然精神内守,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即可达到真气从之,病安从来!


上文中正气即包括元气和元神。药物进入体内是激发、调动正气去赶邪,邪去则正安,由于元气、元神是天地赋予人的,所以是无形无相,不可限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为何人会死呢,是因为躯体内部器官的过度受损(包括形体和功能),自身已经无法靠针药进行修复,后天脏腑化生的元气难以维系生命的常态,此时便渐渐消耗先天元气,最终因耗尽最后一丝元气,无法涵舍元神,阴尽阳脱,人的生命宣告结束。但是宇宙的能量是永恒的。但世间的大德高僧因其修炼,他们的身体与一般人不同,含有现代科技无法解释的能量,故有真身的存在,大家熟知的禅宗六祖慧能即是真身保存至今的高僧。感于此种认识,我提出七级元神之论,即每一个今天的我之前有六级元神,每一级都是一个时空,一个宇宙:第一级是浑圆一气,道教的无极,也是宇宙大爆炸前的状态;第二级是宇宙,道教的太极;第三级是太阳系;第四级是地球;第五级是万物;第六级是父母;第七级是每一个今天的我。因此每一个今天的我的生命这个小宇宙即这个圆与其前六级有着密切关系,而且一级高于一级,即大圆内有六个小圆,因每一级内又可分无数个小圆,确切地说是有无数个圆,正如易经六十四卦对应的天圆地方每一个圆对应一个方,这与东方文化大而无外,小而无内是一致的。《素问.阴阳离合论篇第六》亦曰:“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关于这个一释家的境界是:明心见性,万法归一;儒家是:存心养性,执中贯一;道家是:修心炼性,抱子守一;穆圣是:坚心定性,礼拜朝一;耶稣是:洗心移性,默祷亲一。老子《道德经》第一章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二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故儒释道医易是一家,而且古今中外,大道至简至易,究其缘由,很简单,人是宇宙自然天地的产物。如果这样认识生命,所有疾病的解释就迎刃而解。作为一名医生,顾名思义,中下工的水平再高也只能达到医生治病不治命,能达到治命的水平就是上工,甚而可达到大医治国的水平,这种境界方为我们中医学子追求的目标。同道们,为了解除千千万万同胞被疾病折磨的痛苦,更应是一个医者奋斗不息的动力啊!当然达到这样的水平需要我们身后有沉甸甸的中华文化!


明白这个生命之道,治病自然就会遵循顺则成人,逆则成仙这一路径。这与道教修炼后天返先天又是同一理,其实质与儒家无无为而无不为也是一样,而这正是中医治病追求的最高境界:“不治之治,臻为上境”。尤其是三阴伏寒之病,邪之入路,也是邪之出路,只有将体内深层之伏寒层层融化,才能将邪毒排出体外,达到彻底治愈。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在伏寒邪毒通过针药或修炼从体内排出的过程中会出现种种不舒服的反应,病情严重者,会出现瞑眩现象,即有十到二十秒意识不清,这是难得的阴阳气相争,正气来复之佳兆,瞑眩现象出现一次,人体的能量上升一次,而且是上升一个时空的问题,所以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临床治疗大病若没有瞑眩现象的出现,彻底治愈几乎无望,除非患者顿悟,明心见性。但从我自身的体会,尤其是拜入李可老中医师门之后,体会到排毒反应不是每个病人都能接受的,人这个万物之灵,心念的起动不是通过医生几次看病交流就能让病人躁动的心沉静下来,有时面对病人的不理解作为医生的那种无奈是无以言表,去年深圳一位兰阿姨跟我说了一句话“医生治病时,不能只想到自己是给者,医生满腔热情想尽办法治病,而病人这个受者若有丝毫抵触,给者的心血就白费了。”给者与受者的互相信任在治大病时犹为重要,师父李可从医50年,一直战斗在急危重症和疑难病的一线临床,体会深刻,在这个浮躁的年代,在这个中医生存于夹缝中的弱势条件下,我们用伤寒论的原方原量,超出药典,只是心怀一颗慈悲之心,只想到我们找到了一治病救人的大法,如果病人配合,能够理解其中之真义,这种治法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治病,而是救命的境界了;(师父李可已达此水平。当地人称其是救命先生。)只想到用我们的歧黄之术能让我的同胞尽量避免疾病的折磨,在大病显露之前就可通过针药将潜在的患病因素一一扫除干净是难上加难,悲哉!但我个人决心已定,誓将此生交给中医,无论前路多么渺茫,有多少坎坷,多少险滩等着我,这浑水我是趟定了,不为别的,只为我的同胞不受或少受疾病的折磨。


所以人只是自然宇宙天地的产物,在大自然面前,这个对每个个体而言,非常珍贵的生命太渺小了!既然生命已是一现象,病是现象上之现象,治病若立足于现象之现象的一点上,就远远偏离了本质,本末的倒置怎能拿下大病、急危重症!当然没有一个医生包治百病。
roul
作者roul
33日记 2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roul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