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我们追忆那似水般的年华,那里有定格的不老容颜【龙斌大话电影(2013) 第48期 原稿】

龙斌大话电影 2015-04-29 17:40:51
【更多影评,关注微信号:lbdhdy】 转发请注明出处
躺在洁白无垠的雪地上,渡边博子屏气凝神,任由雪花在苍莽的天地中簌簌飘落,试图在忘我中寻获与往生的零星触碰。她站起身,扑落着大衣上的雪花,再一次仰面闭目,好像是在整理思绪,也仿佛是在重新感受冥冥中游荡的气息,为自己无法看到终点的情感找一个方向,这就是电影《情书》的经典开场。

《情书》本是岩井俊二的一部小说,之后他将其改编为同名电影。作为岩井俊二执导的第一部影院公映剧情长片,它是20世纪90年代日本最为脍炙人口的爱情文艺片,同时在世界上的影响也非常广泛。它是让岩井俊二一鸣惊人的作品,更是他电影生涯的地标。即便他后来又拍摄了《燕尾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也都无法掩盖《情书》岁月磨砺中的光彩。

在《情书》中,岩井俊二将两段爱情隔离时空编织在了一起,一段好像不曾相遇,一段仿佛难以分离,但相同的是,都充满了情感的回味和纯粹的哀伤与美好。

一对同名同姓的恋人,两个容貌相同的女人,宿命和人生的无法抵抗。渡边博子的一封信,引起了令人不禁慌乱却又为之着迷的情感交织,仔细想起来倒是像极了爱情的汹涌回溯。当爱情带给人无尽的缠绵和烂漫,让人头昏脑胀地感到幸福,同时也有着内心深处的不安和恐慌。

冰雪是《情书》中最主要的场景道具,也许这是因为世间的那些纯粹都像雪花一样,晶莹剔透,静谧堆积,美丽而易化,携带着即将消逝的哀伤。

在寒冷的冰天雪地之中,生命、死亡和情感像融化的雪水,汇成了一股升腾着水蒸汽的潺潺溪流,悠长着伤感,但又沁人心脾地生长,而勾连所有这一切的是人生的记忆。

男藤井树的三周年祭作为电影的开场,从一开始就将整部电影笼罩在了死亡的淡淡忧伤之中,但是人们哀而不伤,在那肃穆的仪式和僧侣的经文中,更多的则是对于生命的敬重和缅怀。女藤井树的父亲因为感冒转为肺炎去世,多年后人们再次提及它,也不会像妈妈当年那样因为沉重的打击而卧床。死亡会给人带来伤痛,但它终会在时光的流逝中存储到人生的记忆库中,而每当我们再次提取那片往事,伤痛早已不是我们的主要话题,更多的是委婉的惋惜和不舍,以及对于生的无尽企盼。

对于女藤井树来说,死亡似乎一直在她身边环绕,但是这种环绕又是淡然的,或许有些黯然神伤,但却不需要撕心裂肺,即便在父亲的葬礼上,抬棺木的人也会因无力把持而差点脱手,就好像是生命中固有的滑稽。她在医院的梦境里回想起了父亲病危的过去,死亡的恐惧仍然深埋在她的心里,或许这本就是生命中无法摆脱的梦魇。年迈的爷爷冒着漫天的暴风雪将她背到医院,死亡的悲剧没有再次降临,生命在同一种情况下的不同时间重新走向了平静的喜悦,这是新添的人生记忆。

《情书》里的情感都是纯粹的,纯粹得我们都曾拥有,纯粹得不许凡尘玷污,纯粹得仿佛都在暗恋。

如果爱情真的像一场重感冒,那么正在重感冒的女藤井树,就是在重温一段曾经近在咫尺却又无法触碰的爱恋,拨开不确定和羞涩的迷雾,显露出沉淀下来的美好。一封意外的来信解开了多年沉寂在冰雪中的浪漫情感,这或许是世间真正爱情的特点,不在乎被忽视了多少年,它可以跨越时光,只要给它一滴水和一捧土壤,会在任何时刻坚强地破土而出,让人们看到它是多么的光芒四射。

两个藤井树之间的爱情,朦胧而纯真,自然而纯净。在校园自行车棚里,有因表白不成功而嚎啕大哭的女孩,有放学后一同骑车回家的学生情侣,也有藤井树们不曾明了的暗生情愫。他们在漆黑中的车灯下,表面与爱情无关,而其实全是爱情。那是曾经的我们,那是早已逝去、无法追赶却永存于记忆的青春。

男藤井树对于渡边博子的一见钟情,是不容怀疑的,即便那是因为曾经爱恋的痕迹,但这至少证明了曾经纯粹的爱恋。博子对男藤井树的一往情深,也是不容怀疑的。她邮寄本不可能抵达目的地的问候信,是对自己情感的一份希冀,试图保持一份心安理得的美好,仿佛男友从未离开,温暖地把自己埋在自我情感之中。他们都谈不上伟大,他们都有过往,也许那才是经得起岁月侵蚀的情书。

在这段“寻找藤井树”故事里,还有一直暗恋藤井树的大井早奈,一直暗恋博子的秋叶,一直暗恋秋叶的女助手。他们的情感很多都是徒劳的,或者曾经是徒劳的,但这并没有什么,不求回报的爱情,可以成为一种信仰。这种徒劳和信仰的渲染,是日本文化中绵亘至今的物语哀伤。男生和女生的事,都是重复的。在那些纯粹的感情里,我喜欢你可以和你无关。

爱情是世界上美好的东西,但同时又是奇怪的东西,只是我们早已不屑于注意它的奇怪。它可能会以不同的奇怪理由出现,喜欢甚至憎恶,一见钟情或者日久生情,但同样的是,都会成为渗入骨髓般的情感风刻,都会成为心底宛转曲折的清澈小溪。

渡边博子和女藤井树,她们与同一个男孩相关,曾经相遇,却不曾相谈,微弱的关联淹没在人群的熙攘之中。这或许是命运使然,也或许是她们本就不应该相识。但是女藤井树终于明晰了过往中的朦胧爱情,渡边博子则最终走出了难以割舍的迷恋困束,她们在最后可以同时喊出,藤井树,你好吗,我很好。

当女藤井树翻开《追忆似水年华》的底封,看到借书卡背面自己的铅笔画,那不知所措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和泪水让所有人为之动容。这或许就是男藤井树的临别留言,也是岩井俊二的情感留白,我们追忆那似水般的年华,那里有定格的不老容颜。
龙斌大话电影
作者龙斌大话电影
24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2 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添加回应

龙斌大话电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