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畅销书编辑的诞生(编辑部的事故之一)

卡特慢 2015-04-23 15:37:48
陆博是一个畅销书编辑。畅销书编辑是一个很能唬人的称谓,不仅能唬业外人士也能唬业内人士。在一个读书习惯没怎么养成却还算尊重书本的国家,不知底细的业外人士都会觉得编辑很了不起,而畅销书编辑就更了不起了。至于怎么唬业内人士,从陆博跳槽后工资涨了一倍不用再刷信用卡交东六环外的合租房租就可见一斑。所谓一书畅销,工资翻番。所以大多数图书编辑都有一个做一本畅销书的梦想,剩下的极少数则是已经做出来了的。

陆博是编辑行业的斯文扫地败类,他既不是学中文的,也不是学历史的,选择做编辑是因为他自诩“别的我也不会,唯一的长处是识字比学中文的多几个,历史知识比学历史的多一点”,那政治?中国根本没有政治学,只有“思想、政治、教育”,陆博就是学的这个包罗万象的专业,所以他才得以在大学上课时多看了几本当代作家的小说,多看了几本阉割版唐德刚、徐中约。

陆博跳槽除了要求涨工资未果,还因为他觉得顶头上司是个傻逼,更因为其他人的上司抢了他一个大人物传记的选题。值得庆幸的是这本书一直没能出版,因为涉及政治敏感,作者不同意删改,出版社不同意不删改,于是陆博幸灾乐祸,期待出版自由的他甚至希望永远不要有出版自由,哪怕他永远出版不了《喝自己的尿治自己的病》这本注定会被中医粉热捧的神级畅销书。

陆博在新公司很开心,因为年中入职的,所以没有给他定任务,他这半年的主要工作是为明年储备选题,虽然选题依旧难通过,但半年时间一定能储备够,所以十分轻松悠哉。同事在他眼中依旧傻逼居多,但好在也有不错的同事,毕竟图书编辑还是有看书的。

图书行业圈子很小,从业者非常少,据说只要你跳过两次槽就能认识或者知道百分之六十的图书编辑,剩下的百分之四十是除了卖书号跟图书公司编辑老死不相往来的出版社编辑。所以他们跳槽也就在几家图书公司之间跳来跳去,有的人甚至三进三出同一家公司。半年时间过得真快,陆博才储备了五个选题就到元旦了,这时候风闻一个以前公司只打过照面的超牛策划编辑要入职本公司。八卦的同事们得知以后就向他打听这个人能力如何,人品如何,酒品如何,长相如何。陆博只知其长相,就说,他是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大胖子。但是有人说看到是个不到一米七的瘦子,还有说是个女的,陆博信誓旦旦地说如果TA说做过《欧元的秘密》和《杜绝直线思维》这两本畅销书,那么他肯定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大胖子。我虽然跟他不熟悉,但还是知道这两本书是他的选题,也是他自己编校的。

陆博以前听人说自称是畅销书《X城密码》策划编辑的人可以编成一个加强连时还不相信,毕竟书上写着名字呢,都是搞文化的人不至于这么赤裸裸地追名夺利吧,好歹会掩饰一下吧。连武夫赵匡胤黄袍加身还要假装被逼无奈不是,更何况文化人呢?此外,图书圈子这么小,谁做了哪本书畅销了大家就都去打听,去学习,去模仿封面,去抄袭内容,然后就都知道始作俑者为谁人了,不会有人为了多涨点工资甘冒谎言被拆穿后为同行不齿,甚至可能无法再从事图书行业的风险吧?

小小罗生门给编辑部带来一点乐趣,大家都第一次特别期待周一,盼望新同事来了一探究竟,甚至连经常迟到的版权经理也表示周一一定不会迟到。

周一如期而至,版权经理如期迟到,新同事改期入职。看来人世间唯一不会迟到的就是周一和迟到本身了。好在周二新同事终于来了,果然,TA不是一个大胖子,也不是一个小瘦子,而是一个不胖不瘦的女子,名字叫周筠。

陆博好奇极了,甚至对自己七百度的近视镜产生了怀疑,就去问以前的同事,《欧元的秘密》和《杜绝直线思维》这两本书到底是谁的选题,谁的特约编辑。得到不止一个人的答复是一米八几的死胖子做的,但是这个死胖子已经辞职去大兴卖烧烤去了。至于周筠,确实曾在A公司待过,而且是两年,但是在陆博去A公司之前就已经跳槽去了另一家公司,这两本书跟她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她敢说做过这两本书可能是因为得知一米八几的胖子已经不操此贱役了,有恃无恐。不诚实的人身上总是会有更多的故事或者事故,不久之后从周筠的上家公司传来一个故事,据说周筠以前的同事和闺蜜曾经跟她聊过一个想法,想要做一本反对鸡汤的鸡汤书,但是苦于找不到精确的选题点就一直搁置,后来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选题点,书名也确定为《人艰不拆》时却因为各种原因离职了,于是周筠以迅雷会员高速下载之速度找人以这个创意为主题攒了一本书,结果小卖两万册,差点成了畅销书编辑。不错,你没看错,在中国图书市场中,三万就是畅销书,五万就是大畅销书,十万就是超级畅销书, 百万就是百万级畅销书,千万就是从来没有过一本书卖到千万过。

这些事瞬间传遍了整个公司编辑部,人人都觉得她是个狠角色,极力避免与之打交道的同时又很佩服她脸皮之厚,下线之低以及执行力之强。

格子间虽然是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但有一个极大的缺陷,那就是隔不了声音,大家讨论什么还是能被其他人听到。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要说什么事还是以QQ群组聊天为主,防备坐在陆博斜对面的周筠。但时间久了,他们发现周筠也没有那么可怕,相反的还有人觉得她人挺好的,乖巧嘴甜,还很有爱心,主动帮放假回家的同事照顾猫狗,平时也经常给大家带水果、糖果之类的吃,也没听说谁吃了之后有不适感。据说喜欢猫狗的人对人也差不到哪里去,据说喜欢分享的人对名利也不是那么看重,大家开始觉得她冒充别人做的书也情有可原,毕竟搵食艰难,然后觉得她抢了别人的选题也或可理解,毕竟搵食艰难。于是,大家慢慢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同事,偶尔还一起说说八卦,笑笑以前公司的荒唐事,虽不亲密,但也不再形同陌路。

图书编辑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高谈阔论,他们在找选题的时候也是如此,往往某个编辑发现一个选题之后就会跟其他编辑讨论一下,先小范围初步判断一下值不值得操作,然后再填选题表上报,而陆博更是个中高手,从来高谈多,填表少,不是急于自我否定就是懒于查数据填表。

有人说图书编辑喜欢跟风,这对图书编辑是莫大的侮辱,他们并不喜欢跟风,之所以跟风,完全是因为图书编辑大都不读书,对什么也不了解,也就没有一个主要的策划方向,只好跟风,但他们从不承认自己跟风。明明是一窝蜂去做某种题材的书却自称是紧跟时代潮流。明史热的时候每个编辑手上都有至少一个模仿《明朝那些事儿》的稿子;王阳明热的时候每个编辑都要做一本《王阳明传》;民国史热的时候,几乎每个公司都突然冒出一堆民国控编辑;旅游热的时候,大家就都一窝蜂去找旅游作家;鸡汤热的时候,高能的图书编辑又化身胖厨子去给大家熬鸡汤。然后,什么都热过了之后,他们就慌了。

好在潮流总是不期而至,突然之间一个诗句“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红遍整个中国网络,作者余秀华也迅速被各出版机构盯上,光速般地出了两本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和《摇摇晃晃的人间》,一时之间风头无两,销量更是达到近二十年诗集之最。于是乎,没有抢到余秀华诗集的编辑们便退而求其次,也不再说诗歌是出版毒药了,而是到处寻找诗人。

有人把汪国真重新找了出来,有人把冯唐的诗再版了,有人把席慕容翻出来了,有人把余光中翻新了,甚至还有人没节操地把一些民国诗人的诗做了一本合集,也不在乎能不能得到版权持有者的授权。不久就有大批媒体说现在是诗歌的时代,生活中不能只有眼前的苟且,还要有诗和远方。陆博也有点着急了,他算了算还差三个选题才能保证完成码洋任务。于是他决定也做几本诗集,他首先看了看廖伟棠的诗,觉得写得跟作者的长相一样,果断放弃,然后又找了一个台湾诗人绿蒂,看了几首觉得还不错,就跟几个不错的同事口头聊了聊,几个同事有看好的有依然觉得诗歌是出版毒药的,但也建议他报一下选题试试。他花了三天的时间把网上能找到的绿蒂诗作、绿蒂介绍、绿蒂评价都看了,然后填了一个把绿蒂吹上天的选题表,结果总编辑三分钟就回复他说多跟同事交流,其他同事已报绿蒂。陆博无比讶异,原来绿蒂如此有名,看来是自己孤陋寡闻了。好在他在检索绿蒂时还发现了一个白荻,他又跟同事们讨论了一下,结果是“试试无妨,反正通过选题的可能性又不大”,但得到的总编回复是“多跟同事交流,其他同事已报白荻,比绿蒂还小众,不予通过”。他更加讶异,甚至改变了同事都是傻逼的看法,他们可能不读书,但一定读了很多诗,原来是术业有专攻。

陆博有点赌气了,决定非要做成一本诗集不可,然后用一天的时间来找,他变换各种关键词百度诗人诗歌,去微博看各个活诗人的诗歌,泡豆瓣搜索各种现代诗人的书,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靠谱的选题——《徐志摩译诗集》,他大喜过望,大声说,哈哈哈哈,我找到了一本徐志摩译诗集,这个选题一定会大卖,我明天就报选题,同事也纷纷说这个选题比什么绿地白地的靠谱多了,抓紧吧你。但选题报了以后没得到回复,当天下午,总编辑找他谈话,陆博以为总编是找他讨论选题呢,结果总编问他,陆博,你是不是跟周筠不交流啊,怎么选题总撞车,你是迟来大师啊,报的这三个诗集的选题都是周筠先报的,总撞车也不是个事儿啊。陆博恍然大悟,绿蒂、白荻原来没那么有名,原来只是周筠听到了他们的名字,气愤之极。总编又说了些什么他浑然不知,看他心不在焉,也不像是个虚心向学的员工就让他回去了。他以为他会很生气,会破口大骂,但是他没有,看着那个令他痛恨的女人像孩子般无辜的脸庞他决定只跟同事们吐槽一下。同事们都又开始防备周筠,讨论重要的事情又改回用QQ。反倒是陆博一如既往地口头跟同事们讨论他找到的新选题,有同事好心提醒他,他就收敛一些,但之后又故态萌发。

   这天他又找到一个选题,一本小有名气的华尔街股票作手写的《股票炒作手册》。又口头跟同事们讨论了半天,适逢股市长期低迷,同事们都认为没有新股民入市,不会有太大销量,只有他部门总监兼副总编认为不妨一做,低迷期有人会抄底,比如他就在抄,虽然越抄越低。陆博想了想说,是这么个道理,我考虑一下,下周再决定报不报。

    周二开工作讨论例会时,总编开场就说,你们都要学习一下周筠,她周末在家都不忘工作,除了吃饭睡觉,二十四小时都在想书名,找选题,周日凌晨三点报了一个很不错的选题《股票炒作手册》,论证有数据有理论有思考,很有说服力,尤其是她认为现在虽然是股市低迷期,看起来入市的人不多,但正因为低迷才有很多人想入市抄底,说得简直太好了,我看完选题表之后马上就回复她说通过了。众同事讶异地看着陆博,陆博则笑而不语。会议结束后众同事私下里表示很不耻周筠的行为,陆博则大方表示自己本来也没想报这个选题,虽然玫瑰不是赠予的,但有人喜欢自剪自裁也无所谓,祝愿她不要被扎伤手。

周筠的执行力果然很强,不到三个月这本书就上市了,然而销量却不如预期,抄底的新股民没有想象中多,而炒股老手都自信得很,不需要指导书,中国股市又与众不同,所以《股票炒作手册》几乎无人问津,例会时发行开会抱怨不好卖,甚至有客户不愿意要货。总编也对周筠说了不少假鼓励之名的批评话,陆博此时无比高兴,比自己又做了一本畅销书还高兴,通体舒泰程度不亚于健身后洗完澡出来时的感觉。为了使自己更高兴,他还通过QQ私聊主动安慰周筠说,你这书内容好,现在虽然销量不如预期,但以后不一定怎样,说不定哪天就爆发了也不一定,最佳销售期是上市三个月,现在才两个半月呢,莫急,你要的岁月都会给你。周筠回了个“呵呵哒”。

    三个月过去了,《股票炒作手册》首印没发完货,四个月过去了,销量不到首印一半,五个月过去了,开始有退货。周筠无比沮丧,陆博无比高兴。

    《股票炒作手册》上市六个月的时候,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促进经济发展的条例,股市迅速全线飘红,人们疯狂进入股市,三大网店的《股票炒作手册》瞬间断货,要求加货的地面店也纷纷打来电话,订单多如雪片。经过多次加印,月底《股票炒作手册》销量过十万册,周筠成为超级畅销书编辑。陆博无比沮丧,周筠无比高兴,为了让自己更高兴,她对陆博说借你吉言,我的书才能有今天的销量。陆博无言以对。

快要年终总结了,总编找每个编辑谈话,轮到陆博时,总编说,六千块的月薪在图书行业也不低了,你也算是高薪聘来的,但是看看你今年的业绩,给你定了600万码洋任务,才完成了160万,仅仅四分之一强,从你储备的选题来看,明年也不会有多大的改观。你看周筠,虽然来公司之前并没有畅销书傍身,但人家做的那本《股票炒作手册》,因为股市大热而狂卖十多万,昨天还刚加印了三万,一本书完成了450万码洋的任务,高下立判。你是一个节操比较高的人,所以我就不辞退你了,希望明天早上我的办公桌上会放着你的辞职信,今天晚上我的办公室会专门为你留门的。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呵呵哒!任何人非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
卡特慢
作者卡特慢
1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添加回应

卡特慢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