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以为的巧合,无不是我绸缪已久的刻意。——《四月物语》观后

淇奥 2015-04-14 17:05:11
若说至今为止我看过涉及演员最少的电影,当属《四月物语》。也是,寻常人的初恋,远没有那么轰轰烈烈、兴师动众。只是自己一往而深,重视到生死之外了。

全然不知,这一整场,都是自导自演。

于是这个秘密,理所当然地变成了榆野生活的全部意义。为此,她显得笨拙、羞涩而胆怯。总是嗯嗯啊啊的小心回应着旁人的问话,迟钝、从不主动,生怕多说一句就让人察觉到什么。偏偏钢琴曲泄了密,从头到尾平静悠扬,却满含执着的小心思。

到达东京,空荡荡的小屋子,榆野面向阳台躺在地上,没有欣喜,没有雀跃,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宁静,接下来就是细水长流的等待了吧。

四月,樱花盛开的最为浓烈,东京的街道上落英缤纷,搬家的小货车走后,这个原本活泼的姑娘,终于露出了俏皮的神色,一手拿着小椅子,一手揪起上衣,抖落下好些花瓣,和好些纷纷扬扬的心情。

最怕的还是被问到为什么来这里,急急忙忙的敷衍。不与同学交流,拒绝邀约,把所有的时间都拿来找书店,平常羞涩的榆野,问营业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会关门,真正想问的却是开不了口的欲言又止。

那人出现的时候秘密终于浮出了水面,榆野捧着书,紧张的微微发抖。再来的时候他还在,忍不住开始交谈,期待又害怕地等着他问是不是高中校友,是不是小一届的学妹,是不是在同一所大学念书。榆野关心的却只是他记得自己。他惊讶着毫不知情的说着真是太巧了,可对榆野来说,他眼里的巧合,却是她不远千里小心翼翼的刻意啊。

走的时候下了雨,伞也不肯要的落荒而逃。直到雨大到无法前行,借了路人的伞,欣喜的奔跑回书店,要借伞。他抱出许多伞,都是客人留下的,让她选,不出意料的选了红色,撑开来却是坏的,他开始试其他的伞,那个时候她站在雨里,可能从来没有如此希望雨永远都不要停、每把伞都是坏的。她问他是不是还在乐队,他惊异于她的了如指掌,她掩饰着说是他当时太出名,于是之前所有兢兢业业的努力靠近都有了原因: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扭身跑掉。

有时候一次盛大的和解,不过是一场雨的成全。你却说,这是爱的奇迹。

岩井俊二少有的小电影,没有太多情节,女主角榆野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众多平平凡凡的女孩子中的一个,特别的只是她太从容,安静地执着,默默地表达,有些爱情,只有放在心里才最安全。

青春的悸动本就是一场甜蜜的浩劫,徘徊、猜测、反复折磨。结果演给旁人看,经过留给自己。带着一种偏向虎山行的无畏,赴汤蹈火,可生可死。多年以后再也分不清是喜欢他,还是喜欢,恋慕他的那段岁月,或是那个自己。

虽然那时以为的情深,现在看来浅可见底。虽然真正的情深,是情感的累积,由最初的悸动、美妙的吸引,去试探、逃避、了解、契合。但是这种深情却发轫于这最初的悸动啊,根深蒂固,摧枯拉朽。我一切行动的理由是你,我所有心事的源头也是你。

榆野一个人住,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看书,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去书店……喜欢总归是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而我怀抱的这个秘密,任何时候都足以让我在心里笑出声来。还好或迟或早,一切都沿着既定的轨道运行着,没有疲惫,没有伤痛,这便是岩井俊二的温存,这种无言的温存像溪流般的缓慢浸润,细节处却满是青春的稚嫩与隆重。这便是我所理解的表面云淡风轻内里纯粹丰盈了吧。

纵然以现在的年纪来看,那是多么徒劳的欢喜;但当时的自己,生命的意义全在于,不小心看到了你演绎的美丽。
      
       
淇奥
作者淇奥
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添加回应

淇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