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扬《解裂》

baiya 2015-04-13 18:05:52
解裂

这男人跟我长一样的脸,他像我祖母
那样喋喋不休,而我可以
在汉记食杂铺
乐一下午,
他在悬挂的肉之间
切着:烤猪肉从
一头悬挂的猪身上
沿鼻子和肩胛切下,
她整张皮被烧得
酥脆,我知道
肉是甜味的,
她光亮的
脸咧开嘴
冲那些单排
悬挂的鸭子发笑,
每只鸭子均被黑色
挂钩从胸脯和嘴刺穿,
屁股上一个被缝合起
来的孔洞淌着液体。
我走到柜台边,逐条
陈说购买需求,而他——
此刻其自言自语或高谈阔论的节奏没有丝毫改变——
把我的订单潦草写在油腻腻的收条上,
迅即将肉切作小块。

如此一张悲伤的华人的脸,
北方,戈壁滩,游牧民
从高高的
好战的前额
到瘦削的腮帮
其骨骼分明。
他可能是我兄弟,但更
漂亮,除了他的左前臂,它鼓鼓突突,
肌肉发达,因他日日紧握、
挥舞重达两磅的工具,
他俊美,腰
细,骨架子
如此纤小,像个情人,其他
粗糙的东西
也许有损
它顺滑、油光的身躯。
在收条上他灵巧的书法里
在他多变的情绪
里,他是
一位来自某个沿江省份的南客;
与他的学识相称,他的脸在一本翻开的
书前泰然自若,轻声咏诵
他钟爱的一些段落。
他可能是我祖父;
1917年,来到美国接受西式教育,却因为
太过想家而没法学习,
他整天坐在公园里,读诗
给他母亲写信。

他把鸭头斩掉,将
脖子切成
六段,身子
从下腹
至胸脯
切开,控干
滚烫的汁液,
然后用劈刀快速
砍两下,将鸭肉四等分,
已磨成
圆面的老刀刃
一英尺厚的切肉砧板
一把用弧形钢精确弯制而成的勺子。

头,从身上掉下,这屠夫
顺着它两眼之间的中线
利索地将其
切开,我
看见,胎儿般
蜷曲在这头骨里面,这侏儒,
灰色,多纹,用来吃的
脑髓。
到底,这只动物,在它脖子断掉
那刻,
是否想象过他的刽子手在他
自己的死亡面前畏缩的样子?
这也是我在
自己的时日面前退缩的样子?
瞧这形体如何
将它自己集结,瞧它
多么小。
瞧刀刃上它的油脂。
这就是我将来被发现的方式
当审判完成,当名字
被唤出,当罪被记录?
这也是我在撕裂母亲以前找寻的方式。
这就是我目击自己的世纪的方式,这就是
我看待这些谋杀的方式?
这也是我祈祷的方式。
那是我向他者祈祷时,
他者心里的我吗?(1)
这也是我紧紧抓住妻子睡觉的方式。
那是我爱上另一个人时
另一个人心里的我吗?
这屠夫见我注视这佳肴。
他用一根手指,将它
从骷髅壳里挖出来
递给我。
我小心翼翼用手指把它拈起
吸了下去。
我吃掉了这老兄。

当身体在灵魂的海洋
和半影之上
相遇灵魂时这身体所制造出来的噪音
乃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古老声响,
一块肌肉驱动血液轧轧
流入耳朵;情人
心形的舌头;
肉体震撼肉体直到肉体到临;
屠夫致力
于砧板和刀刃,藉由暴力和时间
与它们融为一体;
一架引擎反复
穿越咸水域,运送
移民,运送穷人的
破烂。这些
是我所爱的脸孔,我以各种
方式,在各个时间,
所渴望的
身体和身体的气味,
十三个人簇拥红杉,
快乐,健谈,贪吃
在时日尽头,
渴望吃到
以四种不同的
方式准备的四种肉,
一碗碗米饭,一盘盘菜蔬,
每一样均以特别的感情制作
被许多只手带至餐桌。

血缘关系的和自愿结成的兄弟姐妹,
坐在各式各样形态各自的身体里,
我们组构成一具多元的
爱之躯。
在我所期望的一个
满是形体的世界里,这儿,每
一个都是我所期望者的形体,每一个
都为我所知,都珍爱,因为那些
文本中,每一个,其美德的堕落
均独一无二,那张脸,那身体:
那突出的
切咬筋腱的颚;
那宽鼻子,遭遇了那样一张脸
所引致的风吹;
那些在可见物之上闭起的长眼睛;
那些厚嘴唇
吸食动物肉
抑或吟诵300首唐诗;
这些牙齿,咬我的单音节词;
这些颧骨,使
那些音节歌唱灵魂。
膨胀的还是凹瘪的
取决于生活,
暗的还是明的,取决
于出生,挺直的
还是驼背的,整体的,未成功的,类似的,人人欢喜的,近乎
全然变异的。
所有这些,各有各的美。
灵魂也是
一个文本的
变质,但它,却
因此变得卓异,虽然一个人
卓异,无法
为人效仿,却因此,令人难忘。
上帝便是这文本。
灵魂是一次堕落
一个助记符。

明亮时刻,
我从海中抬起一颗
年老的头,赞美那张桀骜不逊
向下弯曲的嘴
看上去它藐视
一切对它视而不见的眼睛,
包括我这个食客。
它自己便是整体,没有我
也完整,然而它的
形状与我心思之形相辅相成。
我把它当作这世界对我
之爱的文本和证据,
我感到了表达的冲动,
阅读这世界之身体的冲动,用
人类的
术语言说它,
我的读乃是一种吃,我的吃
乃是一种读,
我的言说,一种缩减,我的喧嚷
爱之回应。
在我心里,是什么想要
把这世界吞食(2)以将其表达?
在我心里,是什么让这
世界无法成形,不仅想要
吃掉这条鱼,
还想要吃掉杀鱼的人,
把它收拾干净的屠夫。
我想要吃掉他蹲坐的
样子,他杀鱼的样子:
将手伸进塑料桶里
抓出一条鱼,棒打它,把它
拿去水槽,取出它的内脏,扔它在秤盘上。
我想要吃那抛
投到水里的水汪汪的
尸体,吃那男人双手
之间液态的暴力,
我想要吃
那秤上懦怯的抽搐,
三磅重喑哑的
神经和脉冲,我想要吃光它
以将它表达。
水槽里的死者,那些为食用
准备的尸体,我想要吃,
那些站在柜台前、
过道里的死者,
那些走在街上的死者,
那些远离家死去的,那些在一片
陌生土地死去的,那些唐人街
死者,那些美国死者。
我想要吞食这种族以将其歌唱,
这种族,据爱默生说
“设法将世界上最丑陋
的容貌保存三四千年
直到只剩下一根头发”。(3)
我想要吃掉这些容貌,吃掉
最近的三四千年,吃掉每一根头发。
我还想要吃掉爱默生,吃掉他透明的灵魂,吃掉
他令人昏昏欲睡的超验。
我想要吃掉这颗在点缀
有胡椒粉的酱料里显得亮滑的头,
两个眼窝里烹制好的不再透明的眼睛。
我把它送入口中——
以我被教导的方式,以我从别的在我之前便如此
做的人那里所观察到的方式——
把一条硬舌头伸出来舔
这颊肉和长甲的颚部
上面的肉,我的吃,
具有显著的感官的现时性,
不时打断
那些如此饥饿的泉水所源自的和它继续进发的空。

我用嘴
掘的
这个
是什么?
这是什么
这镀金、棱纹、铰链式的
构造,这“鲤鱼头”,
然而,又一个单一的清晰发音,却
没有什么被分别说明白?
我的吃是什么,
像专注于吃一样,
我所专注的,却是
另一个消逝
之形,我洁白的呼气?

噢,没有什么如此
固定不变,无不踏上
身体离去的路径。
身体离去。
身体的坟墓,
如此严酷
在它弥留之际,
艰难,就像那项
任务的殉道者
一如荣耀。它总是
进入空
藉由痉挛呻吟、
放屁流汗,宣告它的离去。

我曾以为疼痛的
手臂即“解裂”,颤抖的膝盖即“离去”。
我曾以为突起的
肌肉即“抵抗”、“坚持”、“存在”,
嘶嘶的
毛孔即“迷雾”与“荒野”。
我曾以为哼哼的身体即“存留”,“存留”,
叹息的身体即“修订”,“修订”。
噢,凶残的删削,恸哭
直至一无所剩,解裂。
身体的全部修正终结
于死亡。
身体的全部修正终结。

吃身体的身体,吃头的头,
我们是吃虚无的虚无,
虽然我们饕餮,
餍足,过于餍足,
但我们变得极度饥饿。
我们将死亡之门集结起来。
也就是说,我们的死亡被喂养
这样我们才可以继续我们日常之死,
我们身体的堕
毁,当那些很快便空掉的盘子
被分发,在我们
真实祈祷的真实方向,
当屠夫拼读
致命空气中他那纷繁
复杂的信息。
他耐心摆弄,解裂,带来变化
就在我们眼前,在我们存在的
每一刻。
我们吃时我们被吃。

此外,这暴力,
这盐,这激情,这
天国,是什么?

曾经我认为灵魂只是空想的东西。
我不曾知道,灵魂
被解裂,这样它便可能得到复原。
鲜活的树木被砍伐,
它的汁液自一道粘连的伤口溢出。
他没有种子,没有蛋
他的事业需要的是一把斧头。
他以砍和劈,
交易我灵魂之形。

暴力,并非容易之事。
它的名字之一?变化。变化
存在于被抹除者
和抹除者的拥抱,
存在于被开启者和开启者的契约;
斧头在灵魂之轴上将它完成。
那时,我能够做的
只是忠于那将我解裂的。
我亲吻刀刃,吃我的肉。
感谢这凶徒,我接受,
虽然,这恐怖激励
我改变时,也激起了悲伤。
这屠夫手写在未愈合
之空气中的
恐怖,他商朝之脸上的,
他眼睛割裂的
非洲之脸上的悲伤。他是
我的姐妹(4),这
漂亮的贝都因人,这书拉密(5),
坚守安息日的人,神圣
文本中的预言者,这黑暗
舞者,这犹太人,这亚洲人,这长着
柬埔寨人脸孔的,长着越南人脸孔的一个,这个我日日
面对的华人,
这个移民,
这个跟我自己长一样脸孔的男人。

(1)原诗为“Was it me in the Other / I prayed to when I prayed?”。为了将此处首字母大写的“Other”与下文中的“other”之间的区别在译诗中体现出来,特将“the Other”译为“他者”并将其字体加粗处理,而下文的“the other”译为“另一个人”。——译者注
(2)devour,既有“吞食”之意,也有“如饥似渴阅读”之意。——译者注
(3)据诗人说,此处引文出自爱默生23岁(1826年)或25岁(1828年)的日记。因为手边没有相关文献,具体出处待考。——译者注
(4)原文即是“He is my sister”。——译者注
(5)Shulamite,《雅歌》中的新娘。——译者注

特别说明:双引号中内容原文为斜体。
baiya
作者baiya
673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baiy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