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扬《在我爱你的城市》

baiya 2015-04-05 12:26:51
在我爱你的城市


现在,我要起来,游行
城中,在街市上,
在宽阔处,寻找……
我心所爱的。
    
《雅歌》3:2(1)


而那时,在我爱你的城市里,
甚至我最美妙的歌也得不到回应,
登上坑洼的街巷,
长啸的大道,
陷没黑夜的隧洞,我把你找寻……。

我穿过大雾,穿过牙齿一般
叮当落入乞丐罐子里的沥青雨,
或穿过某条被一张着火的沙发离奇
照亮的小巷中为第三人当走狗的
两个人,我垂死挣扎,把你找寻……。

经过戒严的校园,用木板封起来的教堂,被打上纳粹
万字符的犹太教会堂,被保护起来的礼拜屋,
经过公寓以报纸糊成的窗户,在被侵犯、遭诉讼的
公民中间,走遍这个
层层叠叠的、扶壁支撑的、被清扫的、被监察的、
我称之为家但在其中我只是个过客的城市……。

你击打我
肌肉上,一道
瘀痕,发青。
恰似骨头拥抱疼痛的家,我
苦恼于对你的爱,你的身体

复现之形,你的头发,光之
躯干,你的温度
我必拥有,你开启的
我想要吃,那长有
软鳍的果实的每一刻,
倒转的喷泉,在其中我看不见我。

我的舌头记得你受伤的滋味。
我脖子上的血管
渴慕你。一把剑
插在我双臀之间,
我隐藏的羊毛散发人的油脂气味。

我手臂投下的影子,
我保证,是温柔的,我脸庞
投下的影子。别去计数,
只管来,安慰另一个艰难的姐妹。
然而,你将如何在俘虏中

认出我来,我的头发长长了,
我的血液五颜六色,我的道路被扰乱了?
骚乱之中,口音
混杂,声调淆乱,
当我开口,你将如何听出我来?

请把我找寻,我是裂开的楼厦下面
一筹莫展、死气沉沉的人群
中的一员。把我各样的
名字云集在头顶上,
我将追随你。
把我削成你的美人。

把令人费解的火堆积于我,
使我承受铁的然而柔嫩的叶片。
折叠一百次才停下来,
我也不会破裂。
锤炼至卓越,我将赢得你。

但在我
爱你的城市里,
无人前来,无人
在砖缝间与我相会;
在楔入的黑暗里,

没有手指偷偷把我触摸,没有嘴
品尝我无瑕的盐,
无人唤醒蜂巢里的蜜,发现肋架拱间
嗡嗡响,壁龛里一片繁忙景象;
船身被阻塞了,我继续装载,精疲力竭

以时间的胃口调动它,我的睡眠被遗弃
在巴士站台和前倾的店面,
我的失眠矗立在由电线、树枝
和雨的黑色航迹画出交叉影线的
天空下面。风的淫荡身体

把我堵在走廊里,门砰地关上
像枪扣响,一支枪扣响,一只馅饼盘子旋转
过去,发出微弱的嗖嗖颤音,
一只塑料袋,鼓满了风,迅速飘过并拍响
铁丝网围栏,缠绕它犹如粘连的皮肤。

在挖掘过的地方,
我等待你,我不曾大哭大喊。
在废弃了的房间里,我的身体需要你,
我心中曾有过这样的奇想。
每日经受着袭击,我把你呼唤,

我的声音追寻着你,
甚至后退
至另一座城市
在其中我见过一个女人
蹲在街上的

一具尸体旁,
扇动手帕驱赶它脸上的苍蝇。
那个女人
不是我。那具
尸体

躺在那儿,它像是
费了很大劲悄无声息躺在那儿,仿佛
他整个的存在浓缩于他前额的
孔洞,悄无声息
我期待他立即坐起来大声发笑:

那个男人不是我;
他的伤口是他的,他的死亡不是我的。
那个开火
射击,随即点燃一根烟的士兵:
他不是我。

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里
我所看不见的那些人,
坐着的人,站着的人,躺着的人,那些
在监狱里用他们被敲下来的牙齿当棋子下棋的人:
他们不是我。他们中有些人

与我同龄,甚至身高体重也跟我一样;
但他们中没有人是我。
那个被掌掴的女人,那个被踢打的男人,
那些未幸免于难的人,
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他们永远都不是我,
那些人不再生活于
你不在的那些
城市,
我在其中把你找寻的那些城市。

雨停了,她呼吸
间的月亮显现在头顶上。
如今唯一的响动是一阵遥远的拍击声。
国家银行上空,某个共和国的或别的什么旗帜
疾驰,如水,似火,把它自己撕裂。

如若我感到夜晚
会变得公开,抑或,其声音渐增,
那只是因为我正经受
意义的饥荒;而夜晚
只是消解。

你的他性如我的死亡一般完美。
你的他性耗竭我,
就像是突然从这儿仰望
褪色的不可能的星星。
万事万物均受着你缺席的惩罚。

祷告,同时,对渴望自由
飘飞,却牵扯于那叫作“世界”的倒钩,
遭受牙疼的心思
抱持适切的态度,
这,切实吗?我将确立

什么样的祷告?对谁?
在我爱你的
那些城市里,那些城市
日渐增扩,朝向工作,朝向金钱,朝向
以英里计的宏丽,朝向金色海岸,而你在哪里?

清晨降临这座缺失了你的城市。
书页和窗户熊熊燃烧,而你不在那儿。
有人打扫他那部分人行道,
唤醒瘫倒如一堆待洗衣物的醉酒人,
而你离去了。

你不在某人
注记于一本书空白处的风里。
你从荒弃之地微弱的火中离去,
在那些地方,人影幢幢,
每一个都渴望着自己的幽魂。

在砖墙之间,在还没我脸庞宽阔的空间里,
一棵无叶的树苗立在烂泥中。
在它枝丫间,一个巢,属于那些初生的,
张开来叽喳叫唤,只能吃骨瘦如柴之火的嘴巴。
我因你而感到的饥饿并不亚于它们的。

在我爱你的城市其城门口,
海以它的脊背拖拽太阳,
殴打谴责它的陆地。
怎样的激情在它滑移的重量里,
岩石上一阵没有火焰的摩擦。

像这海一样,我得到了我之孤苦的建议。
不被接收的电报的嘈杂声响,
同那些化名的争吵,
误入歧途的旅程中的纠结,
因为被驱逐,我前来爱你。

直接从我父亲的怒火中来,
远离了我母亲的子宫,
迟到于这个世纪,在一个星期三早上,
承受着一个对天国和地狱均没有
经验的人所留下的标记,

我失去了出生地,我获得了公民身份,
我加入与尘世之石头的
联盟,拒不撤退,也没有来自历史的援助,
那些没有日子的日子,我的
没有土地的土地,我重返

那座我爱你的城市。
我绝不相信众多的梦和
大量的文字只是枉然。

(1)此处引文为“I will arise now, and go / about the city in the streets, / and in the broad ways I will seek… / whom my soul loveth”,省略了原英译本中“him”一词。译文参照和合本,略有修改。——译者注
baiya
作者baiya
673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baiy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