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扬《致联邦一位新公民》

baiya 2015-04-02 01:25:38
致联邦一位新公民

原谅我认为自己看见过
那枚不规则的死亡邮票;
跟我左手拇指指甲一般大小
一只黑色蛾子,我用锦缎诱捕到的全部。
不必惊慌。亦

不必悲伤,如若
此刻窗前的雨不给你
任何提示;甚至不提示那
客厅,教堂中殿一般长,在那儿,云影,
翅翼之影,父亲的影子,
频频地混淆了光。纷飞的
叶片,随后,士兵和
旗帜,使那些窗户沉入海底。

但我知道你记不得,
所以我不会提及那所房子,在那儿,中隐匿,
林消瘦,你憔悴,而明——
明哼起小曲示意我们别出声。(1)因为你
回想不起鸣报布道时间的
钟声,或者那些单以发音便可耗竭心志的
语词——“园子”,
“天国”,“阿门”——我将丝毫不提及它。

毕竟,那只是我们的生活,
仅是岁月之书中的几年。那是
1960年,我们同别的
家庭一起站在拥挤的
月台上。火车驶来,随后
是雨,后来我们走散了。
隔在熟悉的面孔
之间,一有事情发生,我们中
一人便执铅笔在一册用橡皮筋
捆扎起来的日记簿里忠实记下。

但鸟儿们,如你所言,朝前飞去。
所以我不会把我毫无目的收藏的
信件和那条围巾展示给你。
在我们的母亲唱《夜上海》时,如若
你不唱,我也不会跟着哼。
每年春天,每次,我嗅到丁香,
我不会忆起耐心把钱
缝入我外套衬里的母亲,
如若你记不得为你的
逃亡做准备的母亲。

毕竟,那只是我们的
生活,我们的生活以及生活的遗忘。

(1)中(Chung),即诗人的哥哥李立中(1946-2002)。李立中是李国元和袁家英的长子。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李国元去国,他先赴香港,后辗转至东南亚。1950年,袁家英追随丈夫离国,把李立中留在了外祖母陈徵身边。此处所写的“房子”,当指李国元和袁家英安置在印尼的家。长子李立中因被留在大陆而没能亲身参与这一段家庭生活,因此,在这所“房子”里,他是“隐匿”的。林(Lin),即诗人的哥哥李立林(1955-)。明(Ming),即诗人的姐姐李菲菲(1949-)。——译者注
baiya
作者baiya
673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baiy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