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们去幸福,生气这种事我来!

匡匡 2015-03-31 10:37:12
你们去幸福,生气这种事我来!

文/匡匡




       当年赴日留学之前,前辈就给我普及过常识:在日本,有个性有主见的女孩子是不受欢迎的,甚至会前途暗淡、处境艰难,只有“卡哇伊”才有出路、好生存。日语中还有个词叫“愛想良い”,翻成汉语比较难传神,粗略讲就是脾气好、态度亲和、讨人喜欢。因为这前后两点常常配套起来,成为对女孩子的评判标准和约束准则,像是现代版的“女训”,所以其中深意就一言难尽起来,那是一整套“女人味”的规条。女人除了容貌不可粗糙,姿色要对得起男观众,性格也须得温驯爱娇,发言不可太犀利,态度不可生硬,意见要表达得谦卑婉约、不伤及男性的自尊,脸上须常挂甜美微笑,多附和赞美,少质询反驳,该装傻的时候要聪明地装傻……不用例举太多了吧,在天朝做女人,大家都该能心领神会。在日本,身为女性,若被男人称为“有个性”,别高兴太早,那可不是嘉许,而是指你“愛想悪い”,是作为女人不合格的判决。

       我有位在日本公司里上班的女友,新入职的培训课有几节是专门练习“职场笑容”,连微笑方法都被规范化,编成了操作手册,从嘴角绽开眼眉下弯的程度划分为不同等级,还有专门的浪漫化命名,例如笑
你们去幸福,生气这种事我来!

文/匡匡




       当年赴日留学之前,前辈就给我普及过常识:在日本,有个性有主见的女孩子是不受欢迎的,甚至会前途暗淡、处境艰难,只有“卡哇伊”才有出路、好生存。日语中还有个词叫“愛想良い”,翻成汉语比较难传神,粗略讲就是脾气好、态度亲和、讨人喜欢。因为这前后两点常常配套起来,成为对女孩子的评判标准和约束准则,像是现代版的“女训”,所以其中深意就一言难尽起来,那是一整套“女人味”的规条。女人除了容貌不可粗糙,姿色要对得起男观众,性格也须得温驯爱娇,发言不可太犀利,态度不可生硬,意见要表达得谦卑婉约、不伤及男性的自尊,脸上须常挂甜美微笑,多附和赞美,少质询反驳,该装傻的时候要聪明地装傻……不用例举太多了吧,在天朝做女人,大家都该能心领神会。在日本,身为女性,若被男人称为“有个性”,别高兴太早,那可不是嘉许,而是指你“愛想悪い”,是作为女人不合格的判决。

       我有位在日本公司里上班的女友,新入职的培训课有几节是专门练习“职场笑容”,连微笑方法都被规范化,编成了操作手册,从嘴角绽开眼眉下弯的程度划分为不同等级,还有专门的浪漫化命名,例如笑成什么角度时叫做“樱满开”,而最被推许。因为这样笑会让办公气氛好,不管卖笑者心情舒畅与否,反正男人们心情得舒畅。日本OL常常保持这个水平的“笑姿”,每日一笑就是八小时,以致于有些女性差点笑出了忧郁症,撑到下班回家就绷着脸放松休息。听女友愁眉苦恼地诉说,我既感荒谬得可笑,又觉扭曲得令人骇然。不笑的女人已然有污染环境之嫌,更何谈胆敢生气,那简直是违法,“反了你了”。

        可就连日本这样的男权癌重灾区,今春却拍出了《问题餐厅》这部大逆不道、反映女权精神的好剧,既深刻剖析了性别压迫的现状,又为困顿纠结中的女性励志。剧中所有的男性角色,都是男权社会提炼出来的各种款式癌男的原型:利用权力威胁、恫吓来行性骚扰的男总裁;对职场的性别压迫习以为常、全无反省,甚至特别仇视那些“太聪明、爱惹事”的女员工,但“如果我女儿被侮辱了,我一定会找对方拼老命”的男上司;讲得一嘴黄笑话、没事就口胡一遍女员工、随意对她们咸猪手,或求爱不遂便动用暴力的男同事;予取予求,用贤妻良母的神圣之名理直气壮要求妻子无条件付出和牺牲的冷漠丈夫;无法容忍女人强过自己,作为旁观者挂起事不关己的免战牌,视身边种种怪现状为无物的自私男友……犹如一个什锦渣男大拼盘。夸张吗?一点不。现实中就是这样大有癌在。

       剧中的女性角色,则是在男本位社会中碰壁、崩溃、满心伤痕、走投无路之后,集结起来,想要“好好做份工作”的几位“生气的女人”(即便那位名叫海地的异装癖好基友,也是因为身为男人而竟敢携带“阴性属性”才饱受歧视和排挤)。她们无法再对遭受的刁难和恶意保持谄媚笑容,继续忍气吞声。女主角玉子愤而将冰桶泼向那些霸凌者头上时,已经做出了与整个男权社会决裂的姿态。而当五月终于鼓起勇气将羞辱她的总裁讼上公堂的一刻,卸去的岂止是心结,也是男权文化曾经强加的桎梏——我将不再遵从你们所订立的性别秩序,我要行使自己生气的权利,要告诉所有人:这些欺凌,是不“正常”的。

       难能可贵的是,《问题餐厅》的编剧是位男性。日剧大神坂元裕二率先担纲,将利刃戳向这个无人剖割的领域。反观我朝,虽然也是问题满身、腐溃流脓,却不容碰触,就连批评一下春晚中的性别歧视,都有滚滚人流冒出来骂你矫情逼、太多事。甚至有剧迷抱怨说,日文维基百科对《问题餐厅》的定位是“女性援助喜剧(女性応援コメディ)”,请不要再用女权这么沉重的词来形容它——这种很有代表性的心态里,有太多对女权的无知、误解和恐惧。悖论的是,女权在天朝一方面已被玩坏,成了被流行文化消解到带有娱乐性、妖魔感、小丑感的词;另一方面,许多人还是只听见女权俩字儿都像被咬了一口,恐慌地要激跳起来,跟它撇清界线。必须把它裹上糖衣,以更温和的面目呈上,乞求大众笑纳。女权主义者们仍处处担着恶名、遭受嫌弃,因为她们“脾气不好、玻璃心、爱生气”。

       《问题餐厅》里YOU所扮演的呆萌女律师,主动提出要承担对性骚扰一案的诉讼职责,她对玉子道:“你们好好去幸福,生气这种事,我来!”——这是本剧中最励志的一句话。关注幸福固然重要,但有时,懂得生气也不可缺少。当我们在娘胎里没有被打掉,生下来没被溺死在水缸里,顺利地上了大学升了职人生路一派风光时,不等于这个社会已不存在性别压迫,更不说明所获一切全凭我们一己的能力。哪怕你仍有理由胆怯,羞于畏于做一个女权主义者。但当你享受着当下的幸福与安全时,要想到手中所有,正是几代女权主义者用不懈的“生气”,用奋不顾身的“大发脾气”,为我们换取的。

2015年3月23日
原载【南方都市报】
平媒用稿,转载请联络作者
展开查看全文
匡匡
作者匡匡
158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匡匡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