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扬《狂怒的版本》(6)

baiya 2015-03-29 16:00:44
无休亦无止,
黑色草地上的阴影
其无间断的发明,不停歇的
建构和解构,
与之同时,头顶上,白杨树
摇头点头,
斟酌“否”与“是”,辩争
有月,无月。
想起大海
便听到树林的声音中
大海做工的声音,
波浪改变岸滨的
劳作,并非因为岸滨,并非因为波浪,
当然也不是我的缘故,
距离大海好几百米,
除非你清点
我的记忆,我横渡
大海一路来到这儿。
我就像我那些内陆的白杨:远
离水域,我充满了水的声音。

但海声区别于树林的声音:
它拥有一种节律,近乎
一种意义,并
非人的故事,
因此像是
树林的声音,
不知疲倦逐渐增强
当风逐渐增强,响起
当风吹起,平稳地向着
虚无聚拢,静下来,而
风再次吹起。
夜在树林的
声音里变得混杂。

但我有一个人的故事,
其十足生动的
言论已失。
藉由讲述,人物存活下来,
藉由自己的讲述,讲述者
存活下来;藉由他濒临沉默的
声音,他存活下来。
然而,不终止
我们人类的故事
便无人能
讲述,因此我们
一再地迷失。

然而,树林的声音后
是另一种
声音。有时,清醒
躺着,或站着
像院子里这个,我听到它。它
趁势把我们人类的讲述
牢系于
它自己的进程,而我们的
不过是它
不息之流——
人类和其他
同时被讲述的——
一部分。过去
并不消逝,过去
融入并成为
更大的讲述。

有时它的主题看上去
晦暗,其他时候则明晰。常常,
死亡是一句习语,但也仅是
一句习语,因为没有什么会永久
失去,生命
随后便兑现。
听,你能听到它:难以言传,
既非悲伤也非快乐,既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

但我不会让这世界守寡。
我将讲述我的
人的故事,逆着
那更为辽阔的、无人性之讲述的流
讲述它。
我将以失去和毁灭测量时间。
因为这世界
在细节上是如此丰富,整体却如此虚弱;
因为我所爱的一切都不完美;
因为我的记忆缺陷
不在于记忆力,而在于系统性;
因为无人过问。

我将一劳永逸地讲述
某人怎样活过。
出生在一座被一个小兵统治的岛上,
一件艳丽的衣服把他包裹
他被捆到母亲的腰上,
他骑在那儿,直到他能够行走。
头三年里他不曾发声,
他父母因此愁眉不展。
后来,在他们第一次流亡的第一个夜里,
他说出了完整的句子,
马来语,如此可爱,那是首真的歌。
然而二十年后
当他再一次说,它却平实得毫无艺术。
他穿着一个陌生人的衣服,
他同一个有铁味和奶味的女人结婚。
他们有两个儿子,分别与
一位伟大的皇帝、一个好心肠的强盗同名。
常常,他直直地站着,或赞扬,或哀伤,
与他儿子的眼睛齐平
他跪下活一小会儿。
baiya
作者baiya
673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baiy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