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扬《狂怒的版本》(5)

baiya 2015-03-28 23:53:46
父亲漫游,
我在其侧,人,
直立,不像
玫瑰。也不像
保罗,我们没有使命,
虽然他爱保罗,不断地阅读他
正如,从共和国到共和国,从寡头政体
到无政府状态再到民主政体,我们抵达①。

曾经,我与父亲一道
散步时,一个人
伸过手来,够到他手臂,说,“国元?”
他凝视,说出父亲的名字,那样子,
我想他本是要问,“你是一个梦吗?”
这是十公里的悲伤,
南京那所遭遗弃的房子的悲伤,
在那儿,父亲帮一个盲人
洗他刚去世的妻子的身体,
然后埋葬它,那时炸弹
落下,烧毁的树木
扬起焦炭化的手臂。
这人把另一个的
脚步声记得如此之深
以至于二十年后
在美国一条人行道上
喊他的名。

美国,芝加哥,小小的唐人街,在那儿,
在阿盖尔街和百老汇街的转角
我还该看见谁,除了
李白、杜甫,这两位
怀有壮游之志的诗人。
他们折叠纸船,
放它们在阴沟水
汇成的小河里打旋。
镶金牙,袖子里是卷好的烟,
他们注意到我惊呆了:
“你有过怎样的期望?我们该待在别的什么地方?”

①此处所写应与诗人一家从大陆时期的中华民国去到印尼,再从印尼流亡到美国的经历有关。——译者注

(诗中加双引号的文字其原文为斜体)
baiya
作者baiya
673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baiy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