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风于空中,一切无障碍

猫不许 2015-03-04 20:33:30

甲午年腊月十六,正逢立春,我独自一人站在武州山麓,云冈二十窟前。白云蓝天下,白佛爷面前一片阔朗,我想到了《法华经·如来神力品》这句偈言——“如风于空中,一切无障碍”。对我来说,这不仅是第一次还愿般亲眼看到了云冈雕塑神作,第一次见识了北朝皇家石窟的完整风貌,更是第一次把心智从欣赏石窟艺术之美,提升到天人物我融一的地步……《法华经》中一直没想明白的究竟圆满之义,涣然冰释。 在去云冈之前,不论是踏着冰雪艰难跋涉的天龙山(2015)、顶着烈日亦步亦趋的北响堂(2013)、犹如盲人摸象却柳暗花明的剑川石宝山(2008),还是在游人如织摩肩接踵的飞来峰(2014)、香客繁盛烟气缭绕的彬县大佛寺(2012),甚或近乎要拜倒在菩萨笑容前迟迟不肯离开的麦积山(2012),都只让我感受到的是古代僧侣和匠师人力的伟大。唯在开启“皇帝即当今如来”之先河的云冈,人力在这里完全匍匐在神性的光照之下——从早期昙曜五窟背后北魏一代佛教领袖的愿力,到中期”五华洞“无处不折射出佛学经义的曼妙,再到最后终于没有建成的第三窟里却树立着唐人雕凿的阿弥陀佛,兼容塔庙、佛传、本生、经变、千佛、七佛、五佛、八部、二十天、弥勒信仰、双佛并坐、西方三圣……包罗万象,意味深长。在我看来,这绝非单单是一个”中国古代雕刻艺术的宝库“,而是一部佛教的立体百科全书。

佛教传至中亚以来成为具体化形象化的宗教,因此遭遇到了可怕的敌人,也因此变得更强大。佛教以其生生不灭的艺术感染力,播散落地生根在华夏大地,既记录下一代代历史的沧桑,也留下一代代文化的种子。这也正是我一次次踏上寻访古迹之路,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博物馆、石窟、佛寺古建筑之间奔走的原因所在罢。 近年之间,人事种种大小变故,让我颇生无常之感,于人是生老病死,于己是爱别离求不得。八苦之苦,自不必多言,究竟有世尊亲口传下的四圣谛教义可得教诲。在这样的世界观熏染下,我对早年信奉的存在哲学有了更深的认识,但进一步地,也把自我——肉身、名号、荣辱——一点点看得不那么重了。唯有一点反倒愈发强烈,那就是用行动来圆满自己的渴望,把自己融入历史中去。只要奔走于山川古迹,也就忘记要说什么,更不会把不可说和不值得说的一吐为快。吃了小半辈子文字饭,造下口业太多,只能慢慢自我赎救。 “缀目新眺”,山堂、水殿、烟寺、林渊都沉浸在自然和历史的冰天雪地之中。比起造物的百千万劫,具体一个人的命运感情也罢,人类这个族群的兴衰起伏也罢,又有什么值得絮絮叨叨的呢。

猫不许
作者猫不许
53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21 条

查看更多回应(21) 添加回应

猫不许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