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利恒一日游

星葵 2015-03-03 05:34:20
上个星期,和师兄,他的一个美国同事,一个韩国同事一起去了伯利恒,在此简单记录一下。

我们上午9点从耶路撒冷出发,在大马士革门前搭乘阿拉伯巴士前往伯利恒。车上除了我们四个,目测全是阿拉伯人,韩国小哥很快便和一个阿拉伯妹子打成了一片,听着他们分别用韩国味儿和阿拉伯腔的英语交谈的感觉真的太奇妙了。过了会儿在韩国小哥的怂恿下我也用可怜巴巴的阿语前去搭讪了,可惜阿拉伯妹子根本听不懂我在说啥,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满是疑问地瞪着我。

伯利恒在约旦河西岸,属于巴勒斯坦地区。我们的车还没开动几步,便有几个背着冲锋枪的以色列警察上来盘查阿拉伯人的身份证,耽误了二十多分钟时间,阿拉伯人早就习以为常了,很自觉地掏出身份证来。

经过一段颠簸,过了关口,我们到了伯利恒。一下车就有很多出租车司机涌上来,争着要带我们去几个著名的景点,和国内的情形如出一辙。同行的美国妹子Florenz之前来过,经验丰富,带着我们迅速摆脱了他们,穿过市场和街道,向圣诞教堂(the Church of Nativity)走去。
伯利恒随处可见清真寺和教堂。
伯利恒随处可见清真寺和教堂。

经过一处较开阔的地方,听到广播里震耳欲聋放着什么,用的阿拉伯语,我只听懂了“sharia"和“jihad”,联想到最近猖狂的恐怖活动顿时毛骨悚然。走近一看,声音来自一辆车上的广播,车子上竖着几面奇怪的旗子,周围站着的一些男人抱着双臂审视着过路人。而大家似乎已对这类宣传司空见惯,匆匆行走的脚步没有放慢一丝,周围提着篮子的小贩也仍然“十块””十块“地叫卖着,在他们面前杂乱地摆放着T恤、棉袜、塑料玩具、洗涤剂等等,当中很多都有"made in China"的标签。

终于到达了马槽广场,广场两边一边是圣诞教堂,一边是奥马尔清真寺(The Mosque of Omar),完美呈现了两大宗教在这座小小城市的和谐共存。每年圣诞节,马槽广场上都会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世界各地的基督教徒都会相聚在这里,不同宗派有不同的庆祝日期。我惊讶地发现教堂周围的中国旅客竟然不在少数,在异乡呆了这么久,看见熟悉的面孔也是倍感亲切。
奥马尔清真寺
奥马尔清真寺

圣诞教堂,可能是世界上现存教堂中最古老的一所,建立在耶稣诞生地原址之上。据说最初是由君士坦丁大帝的母亲海伦娜下令所建,公元339年建成,6世纪撒玛利亚人起义时被烧毁,公元565年由查士丁尼重建。教堂大部分墙体都由脚手架支撑着,不知道是正在维修还是为了起保护作用。墙壁上挂着金碧辉煌的画作和灯饰。

教堂地下的一个洞穴被称为Grotto of the Nativity,据说为耶稣诞生的准确位置。它对面的另外一个祭坛相传为圣母玛利亚把新出生的耶稣放在马槽中的位置。几幅描述《圣经》中故事的油画挂在祭坛周围的石墙上。
一位虔诚的教徒正在亲吻刻在耶稣出生位置上的银星。
一位虔诚的教徒正在亲吻刻在耶稣出生位置上的银星。


我没有宗教信仰,一直生活在中国这个非常世俗化的国家,来以色列之前除了对佛教有一点点了解,没有接触过任何宗教人士,也没有去过除了寺庙之外的任何宗教场所。然而在这儿,宗教是人们生活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祷告、读经、做礼拜、朝圣如同吃饭睡觉一样天经地义,反而是什么都不信的人让别人感到奇怪(我一个犹太朋友听我说没有信仰后就睁大了眼睛问我:“真的?什么都不信?”)虽然在耶路撒冷已见过多次犹太人在哭墙前掩面哭泣,或是基督教徒在圣母大教堂激动得不能自已的场面,眼前的一切还是让我感到新奇。

这些虔诚的教徒不远万里来到这儿,排着队在印有14颗银星的祭坛前跪倒伏地,亲吻地面,无法抑制地哭泣。一批批旅游团在狭小的地下洞穴面向祭坛,由修女或神父带领唱着圣歌,回声回荡在洞室之中,声音中有令人动容的力量。

从地下室出来可进入另一座拉丁天主教堂,圣凯瑟琳教堂(Church of Saint Catherine),更为宽敞通透,明亮大气。这座教堂也是建在一座古老的教堂之上,现在的地下室中还保留着著名的耶柔米译经房,耶柔米(Jerome)就是在此处花了三十年时间将《圣经》译为拉丁文。
耶柔米译经房
耶柔米译经房

参观完两座教堂,我们在广场旁随便找了家餐馆吃了午餐。西岸的物价比以色列要便宜不少,物美价廉。邻桌的一桌阿拉伯姑娘看见我们,觉得很新奇,用不太熟练的英语搭话,还热情地招待我们吃刚买的阿拉伯甜点,一种甜得发腻的圆球状小吃,有点像炸汤圆。吃完饭,姑娘们拉着我们拍了合照。

Florenz已经来过这儿几次了,熟门熟路的领着我们到了一家纪念品店,让店主帮我们叫了一辆的士到城郊的希律堡(Herodium),伟大的希律王(Herod)长眠之地。现在是一处公园,里面有墓穴,和罗马式浴室,射箭场等遗迹。从希律堡的最高点,可以望见一边犹太人的定居点(Jewish Settlement),密密麻麻星罗棋布,和另一边的耶路撒冷,远处天边尽头就是我们校区所在的瞭望山。

下午4点有两节课要上,于是争分夺秒地往回赶,出伯利恒关口时阿拉伯的工作人员见我们持中国护照,“你好”“你好”地跟我们打招呼,很友好地放行了。
希律堡
希律堡


短暂的一段游历,回想起来却如梦似幻,新奇而有趣。文笔不佳,只能写写流水账来记录这难忘的一天,希望以后读到时还能回忆起此刻心中的好奇和触动之感。
星葵
作者星葵
7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星葵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