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这一代

Still Water 2015-03-02 14:12:06
历史一次次的证明,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是新的。正如“我们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终究只是一句口号一样,“我不是多怕死,我只是不想这么活”也终将只是一句口号。改变的力量如果只建立在乡愿式的“我相信”之上,将永远都只是水中月、镜中花。一如没有两岸问题的最终解决,所有的台湾“国格”问题都只是自慰和意淫。

而对岸的我们也一样。

工业化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也是最深重的灾难,我们的生活从未像今天这样富足,但人与人的不平等也从未像今天这样悬殊——这是翻开任何一本社会学教材都能找到的词句。而工业化带来的种种问题,就只能由推动工业化的人们一并承受。柴静关心了肉眼可见的空气污染,而难以窥见的水污染、土壤污染,还亟待更多的柴静们去挖掘。我们向往着发达国家的天蓝水清,却不得不面对我们可能注定是被牺牲的一代的事实。但同样的是,我们的父辈祖辈,何尝不是被牺牲的一代?

冷战的高墙倒塌之时,西方世界认为历史从此终结。但在我们这些还未到达“历史终结”的发展中国家,工业化也从来都不是上天的恩赐。没有工农产品的剪刀差,何来原始的资本积累?没有原始的资本积累,何谈改革开放的高歌猛进?历史书上的圈地运动从未消失,它只是改头换面,以一种更为隐蔽和虚伪的方式,浇筑着资本主义大厦的地基。而我们的父辈祖辈,那些勤勤恳恳的农民们,就成了这一发展模式下,不得不被牺牲的人群。

如今,我们享受了物质丰富的生活,却不得不面临同样的问题,为了下一代下下一代能够在这个国家生活的更安全和健康、为了他们能生活得更有尊严,我们必须牺牲自己呼吸清洁空气,享受舒适生活,甚至强调个人尊严的权利。只是这一次,我们不再像父辈一样被蒙在鼓里,也不再像他们一样默默无语。

诚然,文明的延续是以下一代的福祉为前提的,否则再先进的文明都躲不过自取灭亡的结局,这也是我们被牺牲的“历史正当性”。但这一次,仰赖着便捷的交通和无所不在的信息网,我们可以选择一种名为移民的迁徙。只是结果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有许多留学的朋友,有些人希望留在国外,但大多数人仍旧选择回到这个雾霾漫天的国家。我相信有少数人,可以轻松跨越文化的隔阂,融入当地的生活,但绝大多数人,却依旧改变不了缺乏归属感进而想要归国的结局。太阳底下无新事,如果“我出国以后一定多和当地人打交道”这种一厢情愿的口号能够帮我们融入当地文化的话,萨缪尔·亨廷顿和他的文明冲突论就一定可以死不瞑目了。

“移民就是牺牲这一代甚至下一代的幸福,来换取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的幸福”——记不清这句话是在哪里看到的了,但对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移民来说,这依旧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即便在国内,看看北上广深的“移民”,也是鲜活的例证,因此似乎无论如何,我们都终究是被牺牲的一代。而对于这样的牺牲,有一段话颇有深意:

我出生在这样的国家是我的不幸,如果我的后代仍旧出生在此,那就是我的无能。这是过去这些年颇为受人追捧的一种心态,而为此身体力行的双非产妇和出国产子的父母们,则是这一信仰的忠实追随者,但最近风向发生了转变:

我出生在这样的国家是我的不幸,如果我的后代出生时国家仍是如此,那就是我的无能。某种意义上这是好的转变,从逃避现实变成了慨当以慷,但令人失望的是,民族主义的热情点燃了文革的死灰,非黑即白、上纲上线的话语斗争再次借尸还魂,尊重个人选择的价值被弃若敝屣,国家至上的理念则被奉为圭臬。固然互联网时代的特征就是非理性和冲突,但不同声音表达余地的匮乏,对主流价值的弘扬只能有百害而无一利。我们或许终将被牺牲,但我不希望这样的牺牲被曲解,无论是认为这种牺牲理所当然,抑或罪恶滔天。
Still Water
作者Still Water
80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Still Water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