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图腾》里受伤和死亡的动物,是怎么回事?

好奇心日报 2015-02-28 19:11:49


电影《狼图腾》在大年初一上映后累计票房已经超过了 3 亿元,而且随着口碑的积累,电影院也在排片上给予了更多的场次支持。

这部由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指导,改编自作家姜戎的同名小说《狼图腾》的电影,讲述了两个下乡知青(分别由冯绍峰和窦骁扮演 )在内蒙古草原上体验到的以“狼”为代表的游牧民族文化,并被此深深感染的故事。

动物在这部影片中占据了重要角色,包含大量的追逐和捕杀场面。事实上,全世界范围内都答成的一个共识是,动物在出演电影的过程中应该且必须被很好的保护,虐待和杀害动物是绝不允许的行为。我们的专栏作家 magasa 在《没有动物受伤》中向大家解释过这个问题。

我们最近专访了《狼图腾》的特效化妆和仿真动作总监肖进,他和他的团队被请来制作一些“假”的动物,帮助电影完成许多难度颇大的场景的拍摄,以下是专访实录。

许多看了电影的人,都被“狼马大战”最后那个雪地场景吓到了,冰面上密密麻麻地死马是怎么做的?

很多人看了电影问,你们真的杀了这么多马吗?你知道杀伤动物这个是被严格禁止的,动物在拍摄过程中都需要被很好的保护起来。

那个场景我们是用假的马的模型做的,做了 11 个不同形态的一比一的“马身”,在周围放上冰块制造它挣扎的感觉,再通过喷水等方式做出冰冻效果,最后通过电脑后期复制粘帖成上百头的样子。


其实冰面上数百匹马都是这 11 种形态?

是的,每一个形态都是我们团队、美术组和导演一起讨论出来的。

因为这个场景对整个影片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无论是我们还是导演都很重视,对制作的要求也很高。我们一开始先做了一些小样,就是十几厘米高的马的模型,各种挣扎的状态,有将近 20 个。然后让导演从里面挑自己想要的那些,挑完需要哪些姿势的马之后,我们再做一比一的模型。

这些一比一的假马怎么制作呢?

不管是马,还是别的什么动物,它模型的制作过程都是类似的。首先你设计出需要的状态,了解模型尺寸比例,然后做雕塑、翻模,做表皮和里面的结构。有时候你需要加关节,活动的部分,也需要提前设计好。接下来给表皮上色,然后粘贴和处理毛发,牙齿、舌头、眼神这些细节。


模型不是标本,不是扯一张真的马皮披在上面,从毛发到眼睛、牙齿这些都是我们一点点做上去的。这个过程比外界想得要麻烦很多。

比如马的鬃毛,它是很短的,只有几毫米,我们在国内找不到这种毛发,所以是从国外订的毛。来了之后发现因为毛很短,又很难粘在表皮上。最后想了一个办法,用静电的原理,等于说毛都是一点点“种”在马上身,冷却以后再梳理好。无论你拉到多近的特写镜头,都不会觉得是假的。

所以除了这些马,《狼图腾》里还有哪些是你们做的,假的动物呢?

其实还挺多的。比如里面的黄羊,除了你看到的那些处于奔跑状态下的黄羊是视频素材,其它的都是我们做的。

这里面分两种。比如一些黄羊的尸体,这个肯定不能拿活羊,都是我们制作的尸体模型;还有一类,电影拍摄过程中会需要活的黄羊,但是黄羊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本来就很少,要拍到太难了。所以我们就给当地的山羊上色,然后装上假的羊角,乍一看就跟真的黄羊似的。

有一些静态的,或者望远镜里的黄羊就是这么拍的,因为比较远,且并镜头不会一直给大特写,所以观众也不太容易看出来。

是不容易看出来,我在看的时候也没有发现黄羊是山羊“假扮”的。那里面的狼不会是别的什么动物假扮的吧?

不是的,我们有专门的驯狼小组,在北京养了一批真的狼,还从加拿大请了专门的驯狼师 Andrew。

不过电影里面许多场景,特别是一些和演员表演结合的,用的还是我们制作的假狼模型。比如狼站在山头看人们掏狼仔那一幕,先用假狼,拍演员的表演部分,再拍真的狼的部分,需要捕捉它的眼神,最后再通过后期合成在一起,这样比较有效率。


还有就是你看到的狼用嘴撕咬猎物的场景,有的是真狼假的尸体,但有些也是用假的狼。我们设计的其中一种狼的模型,你可以把手伸进狼模型中,让它作出撕咬的动作。

你们一共为这部电影做了多少匹这样的狼?

有四十多匹成品吧,差不多有 6、7 种形态的。不过其实最终合格的只是一小部分,我们做过的要比这个数量大得多。在开拍前 7 个月我们就在做模型这个事,第 1 个月做的东西还被我全都扔掉了,因为看上去有点假,感觉不是很对。

听上去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是的,一开始看到片方的制作清单的时候,被要做的动物模型吓了一跳。主要是数量太多,毕竟以前没有做过类似的项目,这方面经验少,心里没底。一开始也不太清楚阿诺(导演)要怎么拍,这些模型会怎么用,真的和假的动作在表演上怎么结合。

后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后来一方面因为在北京养了一批狼,所以我们就去那里实地考察,很细致地观察,狼的骨骼结构是什么样的,走路和奔跑的姿势如何,前腿和后腿区别是什么。一个模型做的好不好,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抓住它的“动势”,它的状态,是偷窥还是冲锋。可能因为之前我和我的团队有比较好的美术的基础,所以做起来以后发现我们还是能比较准确抓住这些东西。

另一方面就是我们会和 Andrew ,就是驯狼师进行一些讨论,因为他对狼毕竟是最了解的。特别是我们片子里有把小狼仔抛向空中摔死的场景,网上关于小狼仔的图片和资料并不是那么丰富,所以我们就会请教他,小狼仔尺寸大概是多少,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会给我们看一些他自己拍的小狼照片,对我们帮助很大。


还有就是导演给了很清楚的分镜头,一个镜头中狼在什么样的位置,它的作用和状态是什么,是中景还是远景,这一点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所有东西在制作模型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了,噢,它这个模型是这么用的,而不是做完一个差不多的东西然后去现场再来看怎么摆怎么用,都是已经规划好的。参与这个项目让我们学习成长了很多。

当初是怎么参与到这个项目中的?

当时是中方这边的制片人王为民找到我们,说有这么一个项目。最初的计划是和法国团队一起合作,因为一开始导演比较坚持,中国在动物为主角的电影的特效化妆方面也没有太多经验。后来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法方的报价太高中方接受不了,另一方面包括导演在内看了我们做地模型也比较认可,所以就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做下来了。

前后一共花了多久?

15 个月左右,后面拍摄 8 个月,前面在工作室里面准备了 6、7 个月。

其中比较好玩的事是什么?

我们在做假狼的时候,其实是会分高清和非高清的。因为有一些狼如果只是用在远景上,那么对一些神睛、牙齿的细节不需要那么精准。一开始做的时候以为高清的可能需求比较少,后来才发现不是这样的。因为原来我们拍电影常常是一台摄像机拍,但这个电影很多场景,三场或者四场戏一起,我们有好几台摄像机从不同角度同时拍摄,你不知道哪个高清哪个是远景,所以后来我们做的时候,有一大半的狼都还是做了高清的。整个过程还挺有意思的。

 [好奇心日报原创文章,作者: 俞斯译]
好奇心日报
作者好奇心日报
132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53 条

查看更多回应(53) 添加回应

好奇心日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