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len Heir第十一章节译(这里也扔一发)

Elbereth 2015-02-23 00:13:56
原文点这里

就是我推的那篇设定奇葩但故事本身极好的同人。前文是五军之战主角一个都没死,正在埃雷勃哀悼恶龙来袭的时候死于此处的族人。金花同学怎么跑这儿来的我就不剧透了,不过作为一个传说中的英雄,连矮人都很买他的账就是了。

我就是看完这段才觉得这篇同人棒极了的,触动很深很深。之前的剧情里金花花就是个高贵美艳的冷笑话恶作剧活宝。

至于冈多林那会儿是不是在海底下,我觉得暂时就别管那么多了吧。【抹汗

一时冲动翻译的,授权正在要。【

——————————————————————————————————————

接近清晨的时候,所有事务才完成,最后一首歌才唱完。

无可描述的疲惫,身体上、精神上、灵魂上。三个矮人去找酒来喝时,索林在走廊站住了,盯着前方。

格洛芬德尔坐姿优雅,浑身散发着岁月的沉淀。他身体的每一处线条都慵懒而雅致。只有眼神笼着阴翳,极其悲伤。他面前的桌子上有不少空酒瓶。

德瓦林冷哼一声。“这些歌你是不能听的。”几乎是责难的意味。

索林走过去拾起一瓶半空的酒。格洛芬德尔没有动,甚至没有抬眼看向站在身边的矮人。他的声音粗粝低沉:“你懂我们的语言吗?”

“不懂。”精灵战士的声音轻柔,几乎像一声叹息。

巴林将这优雅的姿态尽收眼底,清楚地知道这只是假象。他比其他矮人更清楚这个人的历史。“你自己也面对过恶龙。”

格洛芬德尔微微颔首以示同意,一根手指在酒杯边缘上漫不经心地画着圈。

索林给自己倒酒的手停顿了片刻。他瞥了一眼自己的白发参谋,目光又移向坐着的精灵。

德瓦林抱臂看着金发的英雄。他对这个战士的所知在脑海中迅速翻过。最终他决定了一个简单而深刻的问题。“你能叫出每一个在冈多林倒下的人的名字吗?”

再次短暂的一颔首,眼神迷离。

“那么,你就能理解我们今天的心情了。”索林叹了口气,举起酒杯致敬。

“这悲伤夺走了心,渗透了土,带不来丝毫温暖。”格洛芬德尔漫不经心地翻译道。“老话了,而且对于你们今天面对的痛苦,不过是搔了搔痒而已。那些名字会终你一生与你相伴。”

沉默笼罩着这一小群人。巴林痛惜地想到,对这个精灵来说,这些名字还会随着他活下去,很久很久,而之前也已经有很久很久。

突然间德瓦林抬起头来,眼神锐利。他盯着这个几乎已经斜倚下来的高个精灵。“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别人你的坟墓里有没有你自己的遗体。”

巴林朝弟弟挥挥手,让他住嘴。“别。”

格洛芬德尔挣扎了一阵,还是让目光回到了刺着青的矮人身上。“不,说吧。”

德瓦林神色阴郁。“因为你并不是掘开坟墓去找你的剑。”

“那剑很不错。”精灵圆滑地说道。

索林面无表情地看着,不想打断。

“我相信一定是件非凡的武器。”德瓦林肯定道。“但它不是你的目标。”

格洛芬德尔心里掂量着话的分量,然后微微倾头。当他认真地注视着矮人们的时候,华丽的金发滑向一边。“小心点。我并不清醒。我很可能会漏嘴告诉你们,而且我的回忆无比黑暗。”

“让他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去吧。”巴林不悦地叹道。“我们都有悲伤。”

德瓦林指着精灵战士:“他见过我们所没见过的。家族的毁灭,家园,族人。中土上所有的生灵中,这个精灵经历了所有这一切。”

“啊,可我没有活着经历这些。”格洛芬德尔优雅地一挥手,虽然笑声有些不协调。“你们活了下来,我没有。有一个坟墓就有一次死亡,你不知道吗。”他没特意提到那只炎魔,也没提到他挥手砍杀它的时候,已经被它一起带向死亡之路。

索林清了清嗓子,盯着房间里的人看了很长一阵。“不死的杜林。已经回到世间六次,还会再来一次。我们对这种归来并不陌生。”

格洛芬德尔吃了一惊,眼睛睁圆了一刻,然后真心地笑了起来。“我知道这说法。但我……我从来没这么想过。没错。精灵们,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对待我的重生。”

巴林耸耸肩。“我们也不知道,真的。杜林每次都是重新投胎的,但有着前世的记忆。”

金发的战士温柔地笑了。“归来是梵拉赐予我的礼物。”

德瓦林尖锐地倒抽一口气,眼睛睁得老大。“你在自己的坟墓中醒来。你没有去盗自己的墓,你就是从那里回来的。”

格洛芬德尔真笑了,摇着头。“不。不,哦不是。我乘船回到中土。我说的黑暗阴晦并不是我的坟墓。”他停了一下,咂了一口酒。“我很高兴这种安排。我的坟墓很体面,还开满了鲜花,但是从那种地方返回也太过吓人了。”

“那你为什么去寻找自己的坟墓?”德瓦林问。

前金花领主盯着天花板。他沉默了很久,矮人们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但最终,精灵低下头来,专注地盯着德瓦林。“我不会把你们的歌声和语言外传。你们也不能向别人说到我的话。”

“我起誓。”德瓦林神色肃穆。索林和巴林也附和着矮人战士。

“我必须看看。”

索林等着下一句,但解释到此为止。格洛芬德尔耸耸肩,又说了一遍。“我必须看看。”

“不是你的坟墓。”巴林忧郁地猜度道。“而是冈多林的遗迹。”

“不是。”德瓦林沉重地叹着气纠正道。“那里的人留下的痕迹。”

“什么也没有留下。”格洛芬德尔再没有看向任何一个矮人。“几件珠宝。没什么值钱的。城市本身已成废墟荒野。带扣、纽扣,没了。有些我记得,多数我模糊有印象。我死去和我归来之间隔着几千年。”

“掘开自己的坟墓呢?”索林静静地问道。

格洛芬德尔咧嘴笑了,但神色并不愉快。高个精灵的眼神中羼杂了几分疯狂。“让我自己确信这一切确实发生过。确信我是我相信自己是的那个人。”疯狂一闪而过,精灵摸摸自己的剑鞘。“而且这剑确实非常好。”

没有别的问题了。但格洛芬德尔自作主张回答了一个。“遗体下葬后一般需要二十年才能让骨骼回归尘土。但是如果坟墓建造得好的话,能支撑上千年。”

巴林咳嗽了一声,看起来忧伤已极。“你的坟墓建造得如何?”

“很幸运。很糟糕,建得匆匆忙忙。”格洛芬德尔看着白发的矮人。“但满是小小的纪念品。活下来的人给死去的我留下的念想。”

德瓦林根本不用追问精灵还保存着这些纪念品没有,他知道答案。“有用吗?”

“多数时间。”格洛芬德尔点头,把酒杯里剩下的酒一口饮尽。“今天不行,满山都回响着这歌声。但多数时间,它们确实有点用。”

每一件他发现的纪念品,每一件留给死者的礼物,都来自那些活下来的人。因为他并没有。
Elbereth
作者Elbereth
84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Elberet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