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与另一个误入歧途的故事

滕子京 2015-02-10 11:26:27
在上一个递归与道路鬼的故事里我们说到了农村常见的道路鬼,能把人引入无限循环的岔路。这是一种爱捉弄人的鬼,被困的村民常常吃罢夜饭出门,到目的地已腹中空空,手中灯盏的煤油/蓄电池也几乎耗竭。他们满头大汗,手足酸乏,迫不及待地喝光一葫芦瓢井水,推起麻将仍虎虎生风。

这是所有误入歧途中伤害甚微的一种,只掉体力不掉魔,一夜饱睡即可满血。要说那些受害深重的例子,那可真是不归路喔……我们就说说小括的发小,小冉好了。

小冉是多multi核core生物,CPU和内存双高。小学就参加数学竞赛。什么草地放牛,牛啃草长啊,什么火车对开,彼此追逐啊,什么矩形三角,阴影面积啊,口算,人家都是口算。连去菜场买菜,一斤平菇五块二,一斤八两多少钱,小冉也能抢答得足够快连大妈都追不上。

“这孩子,我一看就是读博士的料!”亲朋满座总有人大胆预测,看这孩子,真一表非凡,众亲友,那一呼百应。

叹世事,也一语成谶。俗话说,少壮太努力,长大phd。当国内的同学把数九寒天一摇摇成阳春旭日,小冉坐在美帝一个与世隔绝大村屯儿的校园办公楼里,望着窗外今天刚刚落下的一尺雪。


夜里听风簌簌吹雪,醒时雪花贴满窗棂。多年以后,面对窗玻璃,小冉想起父亲带她去见识雪花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雪花在显微镜下展现六重对称,枝形分支又幻化出千百图形。自然之美惊心震撼,不需放大也教人神往心驻。凝视那细微处每一枝节分蘖渐至无穷,如玻璃小球中的彩色螺线,任意延伸穿透了空间的深邃甚至,穿越十几年的记忆……

是晶体啊,小冉喃喃自语。水蒸气分子在六边形柱体的侧面沉积形成枝形,而六边形的基底则因分子难以沉积而保持平面。她微微一笑,翻开了打印好的纸。

Photo by Alexey Kljatov
Photo by Alexey Kljatov

炉子已经烧上了。氦气氛围中匀速升温到700°C,需要七个多小时。等待的时间刚好读文献。手中是组里毕业师兄的paper,是自己以后研究的基础,必须精读。

“世界要完……yy材料拯救世界[1,2]……传统方法效率low%,新材料high% [3-5]。yy材料在???的电子传输两种模型,Dr. Keng1提出平面传播[6-10],和Dr. Keng2提出体传播[11-14]。哪种正确,迄今未获一致认同……”

欲知详情的小冉下载了Keng1博士的论文,其中使用的是Keng0博士80年代的经典方法。不甚明白,小冉又下载了Keng0的论文,实验法又参照了AnotherKeng70年代的首创。小冉略带犹豫地点开了AnotherKeng,他研究的是液体环境,与自己课题已经没多大联系。小冉如释重负地点了叉叉。抬头却吃了一惊,太阳已近落山。师兄的论文她才看到她第一自然段如何是好。

崩溃的小冉第二天向师兄请教。师兄一拍扶手,椅子转过来说你就别点进去呗,一篇仔细看就好,说完转了回去。小冉拿出铅笔和纸,一步步推文中公式。可看到公式(3)便暗叫不好。这是电化学中的公式。而我还没学过啊。跑去图书馆借了本电化学原理,找到第三章的公式。很明显第三章是第二章的推论。翻到第二章。很明显第二章继承了第一章的设定。妈的,最后还是得从头看。看完回到paper,这公式(11)他妈的怎么又不认得……

再次日落西山,小冉歇菜。当人与指数增长的任务角力,人的一方总会败下阵来,哪怕你才比状元,心气齐天。从前念高中、大学,她老是喜欢把一个知识点使劲琢磨,内涵外延都要吃透。分数好嘛,这种倾向得到奖励不断强化,已经成为思维定势。可突然之间,法子就不灵。

误入歧途了。本该遵循主干的时候,她倾向于走进一个细枝末节。走进了深度优先搜索的陷阱。当树的高度不断增长,就像文献引用那吞噬生命的无底洞,总也看不到最末一级叶片,不知不觉忘了回头。


树已经不可能被遍历了啊。小冉恍悟。“叮——” 邮件提醒。系里小秘通知去收发室取包裹。我有买东西吗最近?边拆边走回办公室。竟然还来自中国。

是一本书。中文的。飞鸿寄来的,生日礼物。《虚构集》,博尔赫斯。不知道飞鸿的外派办得怎么样了,回头问问。回家的校车上,小冉迫不及待翻读起来。想到这是她送的礼物,心中泛起谜样の感动,纸张如手炉一样暖中发烫。

但书的内容却像印满脚印的花园,看不清楚来回走向。此书名为虚构,从《代序》开始便句句可疑。尤其当作者一本正经地为不存在的书作伪书评,他创造的虚构实为两层。一是虚构的小说,二是虚构的小说之延伸,为其作者而编织的作品集。虚构之上重架虚构,犹如梦境重重嵌套——一座环形废墟。

Dreamscape #1 by Simonetta Mor
Dreamscape #1 by Simonetta Mor

小冉决定不去查证其中任何一处描述的真伪,无论是古书,古人,日期还是遗迹。显然你所得到的图景和你愿接受的真实性如齿轮环环相扣。当我被一层一层文献引用而造成的复杂度搞得疲于奔命,这个人却在精心制造着虚构的层层复杂性,热衷于建造迷宫,杜撰图书馆目录,为叙事编织岔路。

他一定在那个时代活得非常非常无聊。若是博尔赫斯活在今天,更可能为算法问题而痴迷(他一定喜欢PageRank)。或是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无限的3D/电影设计中去。在他的原本的时代,只能将才智如此消耗,徘徊在自己建造的迷宫里。

小冉躺在床上给飞鸿微信,谢谢她送的礼物,聊读后感。飞鸿喜欢博尔赫斯的诗歌,对他的小说也带有保留。“就像巴别塔远望云端栩栩如生,周围却带着脚手架——”

“所以小说集要取名Artifices。”
“——正是人工的印记:)”
“交叉引用可能是为了增加小说的,层次?”
"不要一览无遗。不要平板plain。"

小冉知道飞鸿说的是构图中的前后中景。有趣的是,大观园进门迎面一山,不教园中之景悉入目中。曲径通幽的匠心,不正与博尔赫斯之花园相映。

Sketch by Thomas Wang
Sketch by Thomas Wang

话题至此便停住了。像分别时的那个眼神,还有好多话未说。却都藏在沉默里。

“我喜欢你,” 小冉想。
“你看书的样子很美,” 还有你做很多别的事情。
“你会来我这里吗?” 会吗。

提了几口气,“我先下了。回聊~ ”小冉最后说。

小冉和飞鸿之间,一向有种特别的投契。虽然两人差着几岁的年纪,虽然飞鸿看什么都淡淡的,表情也淡淡的,一般人很难接近。但她不是旧池台下一瞥即远逝的照影,不是洛水边一会而永绝的女神,而是活生生的,人啊。

记得那天去湖边散步。小冉从口袋掏出一盒牙线。飞鸿惊诧地问:你随身带着牙线!周围人用的可不多。她们相视而笑。飞鸿说:给我来一根。她们面对湖水,一起floss。跟公路片里的男人一起下车放水一样的画面,除了,比较照顾公共卫生。

小冉脑中构思着各种可能。


这么多层不确定性。假设之上重叠着假设,和虚构上虚构一样,沙上建塔,无本无末。现在什么进取也无法计议呢。小冉思忖着第二个问题:什么时候表白————再说吧。然后目光转移到第一个:如何才能得到她的喜欢?

我倒想知道啊!小冉刷着朋友圈。刷出小括发的恩爱照。小子动作倒快。点个赞。其他就鸡汤啊很多。看到这篇《遇到那个人,先要变成更好的自己》。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是有为她而加了电影协会。也有去读她喜欢的书,追她爱的傲骨贤妻和纸牌屋。和她一起泡咖啡馆,宅家。溯洄从之,在水一方,离靠岸总差一截。你明白吗?好像一直在补自己的短板,一块又一块。全是迂回的路数啊。好像你本该坐下写文章,转身倒了咖啡,让脑子清醒。然后又桌面整理半天。视线清爽了。再下个单叫午餐外卖。做了所有的准备,却单单不晓得单刀直入,去做最重要的那一件事?

“必须成为更好的自己?不就另一种拖延症吗。” 范冰冰说。

范冰冰是以前飞鸿当影协会长的时候的副手,工作了也常一块玩。小冉心里有事喜欢找她。以范爷爱一个上一个的魄力,实在无法理解不出去勾搭却呆家里“提高自我修养”到底是什么逻辑。

“跟你说个我们业内的事吧。好比一个单子,定的周一早上八点交。那你无论什么时候开始做,周末一定加班。”
“为什么?”
“无论你做得多好,都得来回改。伺候一帮大爷。艹。有多少时间就能耗多少时间,直到耗光才算。”
小冉听得纠结。”
“这还有个学名呢,叫帕金森定律。” 范爷搁下一句人没了影。

这是一个诅咒。无论资源再多,任务总会把资源全部吞噬。摩尔定律把电脑升级得再牛逼,早就有新一代显卡杀手埋伏已久。付你一天工资,哪怕十分钟完事也得坐满一天。


刚逃出一个坑儿,小冉发现自己又踩上了广度优先搜索的陷阱边沿。东西太多了,基础永远打不够,修养永远不够高。学了音乐还有绘画,学了摄影还有编程,学了编程还有自然语言,学了自然语言还有自然科学,学了自然科学还有户外拥抱大自然呢,健身呢,挣钱呢。有尽头吗。

by Guy Billout
by Guy Billout

没有啊。小冉洗漱完毕,拿起书从上一次放下的地方开始读。西班牙殖民者攻入阿兹特克王国都城特诺奇提特兰时,在城中俘获了几名武士。其中一人在削尖矛上的钩子,一人在校准弓箭,一人在为木剑固定石块。为什么不直接迎敌?“我们所做的事都可以增加胜算。”

武士的话下有一行淡淡的铅笔勾线。这本书是她看过的?小冉飞快地翻动书页。直到看到熟悉的字迹,在某页显现。像图书馆中的一本书,在浩瀚书海中等待。时光静止,世界安静。血液却在耳中嗡嗡轰鸣,蝴蝶于腹内翻腾,龙卷风在地平线缘起。小冉脸红得像被飞鸿轻吻颊面。
滕子京
作者滕子京
232日记 32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添加回应

滕子京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