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我偏爱的几本书

严彬 2015-02-06 18:24:01
【2014个人偏爱的书】

赵志明《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
说句得罪人的话:七零后小说家——我认为他配得上这顶帽子——赵志明,被列入我个人在2014年中国文学上最大的发现。他的小说给我的感觉,正如他多年的朋友曹寇说的那样:
……把他和当代作家放一块的话,后者作品中普遍表现出来的矫饰、炫耀、做作、文艺腔、浅薄的深刻、肮脏的机心、鼓励里的谄媚,只能使小平越发纯净,让我们看到一个透明的赤子。
赵志明和他的小说就是这样。年近四十,写作多年,他和文坛仍有距离,目前做着一份与文学完全无关的工作。小说集《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是他至今唯一一本正式出版的作品。

蒋一谈《透明》
可能很多年轻的读者不一定会喜欢蒋一谈的小说。他的小说过于安静,过于接近生活的细节,看似简单却深入人与岁月过于艰深。文如其人,我认为他的小说和他本人给人的感觉是类似的:成熟,温和,深刻,注重细节。
《透明》是蒋一谈2014年推出的一本短篇小说集。他专事短篇小说写作多年,有人可能会认为这几年他的作品进步不明显。是的,因为他的小说过于成熟,对于又一次摸不清方向的中国当代小说,尤其是中短篇小说来说,他的成熟无疑首先是种巨大的优点。

金宇澄《繁花》
《繁花》成名于二零一三年。在当年,和我一样自称文学爱好者的人可能会以《繁花》作为接头信号——你有没有读过《繁花》?你喜欢不喜欢《繁花》?你怎么看《繁花》?……
我是在去年八月的上海采访金宇澄先生期间才读了这部厚实的小说。此书盛名之下,怪不得金先生领着我从上海文联蜿蜒的楼梯往上走时,劈头问我,“凤凰读书的年度好书里好像没有《繁花》”。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所幸,我在上海的五天,几乎都埋在这部烟雨凡尘里了。
北方有《茶馆》,南方有《繁花》,得之!

胡安•鲁尔福 《佩德罗•巴拉莫》
记得小说家阿乙和阿丁都提起过这位南美作家。
在中国,人人都知道加西亚马尔克斯和南美魔幻主义文学,却很少有人提起这位马尔克斯敬仰的魔幻主义大师——胡安•鲁尔福。
中篇小说《佩德罗•巴拉莫》是鲁尔福的代表作。它带我走入一个冷冰冰、活生生的死后的世界,它其中的每一页,都值得今天的小说家作为创作上的范本。

《加西亚•马尔克斯中短篇小说集》(1982年10月)
谈过胡安•鲁尔福,就不谈马尔克斯了。但这本书并不大好找,马尔克斯的中短篇小说集也往往让位于他那几个更为有名的长篇小说。但你如果碰巧买到这本《加西亚•马尔克斯中短篇小说集》,恭喜你,赚到了:《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一件事先张扬的凶杀案》、《枯枝败叶》,这些后来单独成册的名篇,其实都在里面。

帕特里夏•奥坦伯德•约翰逊《阿伦特》
这一本《阿伦特》与赫赫有名的大思想家汉娜•阿伦特相比,实在是本小书了。小归小,却是一册极好入门的阿伦特手册(虽然另一本超过700页的《阿伦特手册》刚刚出版)。它提供了一条得体的门槛,适合初读者。再者,它为我的日常痛苦找到了钥匙——那与个人希望不相称的能力,是痛苦之源。

吴学昭《吴宓与陈寅恪》
在国内及国际久负盛名之学者陈寅恪教授,年寿已高,且身体素弱,多病,有目已久盲。——不知现金是否仍康健生存,抑已身故?……
一九七一年,已七十七岁高龄、时任西南师范学院教授的吴宓,作书信寄一生师友(吴宓语)陈寅恪最后任教的中山大学校方,询问消息,并请转陈先生夫人唐莹女士收。吴宓信中述自身身世及与陈寅恪一生情谊,又问陈寅恪夫妇下落,却不知陈寅恪夫妇均已于一九六九年阖然长逝。
读完吴宓女儿吴学昭著述《吴宓与陈寅恪》,数度落泪:两位文绝一代的国学大师,有少年之谊,一个曾经创办清华国学院,一个是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之一,盛年多遭变故,晚境更属凄凉。尤其书中吴宓先生晚年几张照片,谢顶,少发,着对襟旧式上衣,双目有神,很有精神——可我见了,却流了泪,感慨那一代学人一生不易,悲不胜已。
严彬
作者严彬
1697日记 139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严彬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