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来自今日工人阶级的诗

王晶 2015-02-04 14:07:34
编者按:小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调调都得死。

陈年喜,陕西省丹凤县人,生于1970年,高中学历。至今当了十五巷道爆破工。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写诗。

炸裂志

早晨起来 头像炸裂一样疼
这是大机器的额外馈赠
不是钢铁的错
是神经老了 脆弱不堪

我不大敢看自己的生活
它坚硬 铉黑
有风镐的锐角
石头碰一碰 就会流血

我想告诉你
我在五千米深处打发中年
我把岩层一次次炸裂
借此 把一生重新组合

我微小的亲人 远在商山脚下
他们有病 身体落满灰尘
我的中年裁下多少
他们的晚年就能延长多少

我身体里有炸药三吨
他们是引信部分
就在昨夜 在他们床前
我岩石一样 轰地炸裂一地



老井,本名张克良,江苏宿迁人,1968年2月生于安徽淮南。1984年初中毕业,辍学进入淮南某机械厂建筑公司当瓦工5年。1987年开始写诗。1989年到淮南新庄煤矿当井下工人,做过井下掘进工、运输信号把钩工、运输调度员。2007年至今在淮南市潘北煤矿工作,现在潘北矿供电队做井下机电检修工。

矿难遗址

在煤矿井下,发生一次瓦斯爆炸后,现场产生出的大量瓦斯及明火往往会引起第二次、第三次乃至于第三百次的爆炸,许多到现场抢险的救护队员亦因此送掉性命。为了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在此时有关部门只有忍痛下令砌上隔离墙,将现场暂时封闭,以隔断氧气的进入,从源头上杜绝爆炸的再次发生。于是,没来及抢救出的许多遇难者遗体便被搁置了地心的黑暗里,一年二年,甚至更久。
                                                                      ——题记

仍在低泣……
还有许多钢钩般锐利的
求救目光,挤出石头墙缝
扯住我的肝肠,直往墙内拉
……原谅我吧,兄弟们
原谅这个穷矿工,末流诗人
不会念念有词,穿墙而过
用手捧起你们温热的灰烬
与之进行长久的对话
所以我只能在这首诗中
这样写道:在辽阔的地心深处
有一百多个采摘大地内脏的人
不幸地承受了大地复仇时
释放出的万丈怒火,已炼成焦炭
但仍没被彻底消化干净……
余下惊悸、爱恨,还有
……若干年后
正将煤攉入炉蹚内的
那个人,在呆呆发愣时独对的

一堆累累白骨……
地心太黑,太封闭,兄弟们
不要在此悄然低泣了
把你们悲戚、潮湿的灵魂
这条条闷热、漆黑的闪电
都伏到我的肩上吧
把你们所有的怀念、悲愤、渴望
都装入我的体内吧
我愿做一口活的棺材,一座
移动的坟墓
殓载上你们所有残存的梦
一直往上走,一直走到地表
那个阳光暴涨的地方,再把它们释放出来
先晒去悲痛的水分
然后让它们赶紧去追赶
那缕缕飘荡了两年仍未
斜入地心的,清明寒烟



唐以洪,四川仪陇人,生于1970年,高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工。先去沈阳,在建筑工地干活,1994年来到广州番禺,在鞋厂做普工,后又做建筑工,辗转于深圳、东莞、佛山等地。2001年去北京继续做建筑工。动荡的生活也使得诗歌创作中断了数年,直到2004年进入温州的一家鞋厂,才重拾诗笔。

我写过断指

我写过断指
写过他们缠着带血的纱布
像早产或夭折的婴儿
躺在长三角,珠三角……
这些产床上

我写过断指
写过他们的疼痛和麻木
写过他们和瘦草相比
略显粗壮
但他们比草还要弱势
草被割了还可以再长
他们断了就永远不能焊接
像是被工地和工厂丢去的
一截废铁

我写过断指
写过他们在仲裁厅外徘徊
和相拥而泣
在调解书上
他们是廉价的火腿肠

我写过的断指
如果连在一起
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有许多手指还在不甘心地
走上去

我写过的断指
在许多打工刊物里
魂魄不散
他们常常在夜晚突然站起来
像蘸满鲜血的秃笔
讨伐我瘦弱的文字

好像我就是他的父亲
那次回家,我的儿子
正在和邻居的孩子玩耍
看见我,立即躲到我母亲的身后
把手指放在口中,一边吮着
一边探半个头,平静地,怯生生地
打量我,好像我不是他的父亲
而邻居的孩子倒是兴奋得
不知把手脚放在何处,一会儿唱歌
一会儿跳舞,一会儿骑在小板凳上
驾驾驾地叫着,围着我在院子里
跑了一圈又一圈,想与我亲热
好像我就是他的父亲
直到天黑了都不肯回去



许立志,曾用笔名浅晓痕,生于1990年7月28日,广东揭阳人。高中毕业后在广州、揭阳等地打工,2011年初来到深圳,进入富士康公司成为一名流水线工人,后调至物流岗位。2014年初合约期满后曾赴江苏谋职,不久返回深圳,9月30日堕楼辞世。其诗集《新的一天》在他去世后众筹出版。在这次诗会上,许立志的大哥许鸿志朗诵了许立志的诗。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他们管它叫做螺丝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
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
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
我再咽不下了
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
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
耻辱的诗



郑小琼,八零后代表诗人,1980年出生在四川省南充市的一个贫苦农家。2001年从南充卫校毕业后在乡村医院工作了半年,后南下广东东莞打工。先在一个模具厂工作,没多久又去了玩具厂、磁带长,再到家具厂做仓管,几经周折,来到东莞市东坑镇黄麻岭的一家小五金厂做扎孔工五年。2007年在一家塑胶厂打工,半年后去一家五金公司转做业务员。现供职于某杂志社。著有诗集《黄麻岭》、《郑小琼诗选》、《暗夜》、《两个村庄》、《人行天桥》、《散落在机台上的诗》,散文集《夜晚的深度》、《疼与痛》。曾获人民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等多项文学奖。

流水线

在流水线的流动中 是流动的人
他们来自河东或者河西,她站着坐着,编号,蓝色的工衣
白色的工帽,手指头上工位,姓名是A234、A967、Q36……
或者是插中制的,装弹弓的,打螺丝的……

在流动的人与流动的产品中穿行着,
他们是鱼,不分昼夜的拉动着
老板的订单,利润,GDP,青春,眺望,美梦
拉动着工业时代的繁荣

流水的响声中,从此她们更为孤单的活着
她们,或者他们,相互流动,却彼此陌生
在水中,她们的生活不断呛水,剩下手中的螺丝,塑胶片
铁钉,胶水,咳嗽的肺,染上职业病的躯体,在打工的河流中
流动

流水线不断拧紧城市与命运的阀门,这些黄色的
开关,红色的线,灰色的产品,第五个纸箱
装着塑胶的灯、圣诞树、工卡上的青春、李白
发烫的变凉的爱情,或者低声地读着:啊,流浪!

在它小小的流动间,我看见流动的命运
在南方的城市低头写下工业时代的绝句或者乐府



杏黄天,现笔名为雅克,原名何瀚,1973年生于甘肃西和。1993年至1995年在兰州连城铝厂电解分厂任电解工、铸造工,后到连城铝厂总厂人事部门工作。1998年重回连城铝厂电解分厂铸造车间,从铸造工做起,历任铸造车间技术员、车间主任。2005年至2008年在西北师大中文系现当代文学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现在兰州市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工作。

最后

我沉默的诗篇原是机器的喧哗
机器喧哗,那是金属相撞
金属的相撞却是手在动作
而手,手的动作似梦一般
梦啊,梦的疾驰改变了一切
一切却如未曾发生一样沉默
王晶
作者王晶
7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王晶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