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问我如何评价天龙八部?我写了下面这一大堆,他看后说“喜欢《天龙八部》的人怎么会讲这么啰嗦的话?'荡气回肠'就足够了。”

马泽尔法克尔 2015-01-14 20:41:17
年轻时比较懒,且有阅读障碍,自认是个金庸迷,完整读下来的小说却只有《侠客行》。《天龙八部》只看过开头与结尾,然而凭着从各版本的电视剧、游戏里吸收来的乱七八糟的知识,几十年里居然也能与身边的原著党朋友们大侃特侃而不至于露怯。那会儿与基友们闲扯,一人说他最喜欢的金庸小说就是《天龙八部》,我却故作高冷的说,我瞧那《天龙八部》也就一般,《笑傲江湖》就不知比它高到哪里去。如今想起这些陈年往事,实在又是好笑又是惭愧,心想自己当年得有多大脸能盛得下这么大的口气?

这两年电视上又刮起新一波的翻拍金庸武侠剧的风潮,而且这些新剧貌似还很受年轻观众的追捧,“如果没有于[哔]谁认识金庸”之类的伟论甚嚣尘上,像我这种上了年纪的人听了之后颇感诧异。我自认为是个对不同风格的影视作品都比较包容的人,一些如今受到诟病甚至耻笑的电影电视剧,我也愿意积极的发掘它们的可取之处。但是这两年出现的一批金庸剧,我是真的欣赏不了。心想也许自己是因为年轻时看的几版电视剧印象太深刻而先入为主所以才对现在的电视剧如此苛责。要摒弃偏见,终归还是得认真看过一遍原著再做判断。浩浩荡荡的五十回读完,感觉如果说过去的诸版本电视剧是演出了小说的皮,那新版的则真是连根毛都没抓住。

小说读完之后,最大的感触就是,十年之内,国内影视界最好还是放金庸先生的作品一马吧。《天龙八部》里虽然也充满了神奇武功,但最大的看点却绝不在此,而是里面形形色色的人物。比如萧峰,有天下第一掌法降龙十八掌傍身,但真正写明他发动特技降龙十八掌的段落,也只有少林寺那一段;其他的时候,他与人交手的情节都被金庸先生用最朴实的文字交代过去,然而那一场场战斗的惊心动魄程度比起充满华丽光影特效的影视剧与游戏,却没有丝毫减损,因为这个角色的光芒与魅力就足以撑起激战时的气势来了。像《天龙八部》这样故事宏大、人物众多的杰作,不拍则已,要拍就应该向《权力的游戏》这样国际顶尖的电视剧作品看齐。而国内的电视剧要达到这种水平,不说做事的细致程度与投入的技术力量,光是影视剧的审查制度就很让人头疼。武功在于杀人,武侠小说里都充满赤裸裸的血腥暴力场面。金庸先生当然不屑于用这些内容来博人眼球,但它们是小说真实性的基础。国内目前没有分级制度,要防止未成年观众接触到少儿不宜的内容,只能把所有的片子都拍成儿童片,像我这种上了年纪的人也只能哭笑不得的跟着年轻观众看那些过分活泼的所谓武侠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天龙八部》这样的杰作目前看来还是不拍的好。

目前已有的《天龙八部》电视剧,我最喜欢的是黄日华版。胡军版的拍的很认真,尽可能的还原原著,而且剧组也阔绰的多,从场景到特效都不似TVB的电视剧那么简陋。但是如我上面所说,因为小说的尺度本身比我们能在电视上看到的任何剧集都要大得多,所以在现有条件下,无论怎么样朝着原著的方向去努力,还原情况都不会太理想。越是想去还原原著,越容易碰壁,电视剧反而显得完成度不高。倒是TVB版,虽然寒酸一些,但却有传统戏曲那样的写意性。所谓写意性,说白了就是投机取巧的借用观众的脑补能力去弥补硬件的不足。这一招能够得手,首先得是电视剧抓住了原著的神髓。如果本身味道就不对,又不舍得下血本奉上好材料,那电视剧一定会被观众唾弃。

我读的版本里,三兄弟共赴西夏参加招亲是我最喜欢的段落之一。这是小说里少有的轻松舒心的情节,因为三个主角终于能聚在一起,并共同去完成一项并不残酷的任务,其间得以愉快的相处数回。光想想就替他们高兴。然而在胡军版的电视剧里,这一段却只有虚竹和段誉二人参与,热闹程度大减,萧峰一生之中难得的轻松悠闲的时光又少了一段,令我始终耿耿于怀。相比之下,黄日华版在改编方面最贴心之处就在于增加了几个主角之间的互动,特别是鸠摩智成了贯穿始终的人物,他对六脉神剑的执着使他多了几分可爱,同时也制造了机会让段誉和乔峰有更多对手戏。

既然是书评,总得说点读书的心得才不至于读书离题太远。在已经知道故事大体情节的前提下再去读小说,会觉得一些细节特别耐人寻味。

比如段正淳与段誉的父子关系,段正淳第一次登场,木婉清心下就在嘀咕怎么这父子二人长得全然不像。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前几回里有一个人倒是反复强调自己与段誉在外型上的相似性,没错,就是总盯着别人后脑勺看的南海鳄神岳老三。我读到他说段誉后脑勺跟他相像的文字时,心想金庸先生最早不会是很恶趣味的把段誉设定成了岳老三的儿子吧。

配角当中我最喜欢的便是这南海鳄神岳老三,在西夏遇到段誉一行人后,不住口的称段誉身边各种红颜知己为各种大小师娘,竟让我这个旁观者跟着生出一股得意之情来。少林寺的英雄大会本是三位主角的舞台,但最让我为之心神激荡的却是南海鳄神在段誉临危之际奋不顾身的出手。此时他的身手在萧峰、虚竹、段誉这三大主角与游坦之、丁春秋、慕容复这三大反派面前已经完全不值一提了,但他还是愿意为段誉这个从未给过自己半分好处的师傅挺身而出,实在是个有信有义的好汉。其实从他刚一登场时的口头禅“这话倒也有理”,我就已经喜欢上这个可爱的浑人了。在读书时,每到南海鳄神出场,脑子里浮现的总是秦煌大腹便便的身影。他的外形与小说中对南海鳄神的描写其实大相径庭,但是对这角色憨直可爱的气质拿捏的极佳,所以后来者纵然造型上更贴近原著,也难望其项背。

四大恶人中形象最鲜活的是岳老三,其次便是恶贯满盈段延庆了。虽然是天下第一恶人,但在整部小说里,除了用春药害段誉和木婉清(未遂)这件事干得比较猥琐外,大部分时候行事都算得上堂堂正正。与黄眉僧对弈时既不占人便宜也不打肿脸充胖子,这份务实与理性在过分强调面子的东方世界显得难能可贵。这个天下第一恶人虽然头脑清晰冷静,但内心却也不完全像他的脸孔一样僵硬冰冷。越是恶人,当他展现出难得一见的善意时,就越让人感动。段延庆助虚竹破解珍珑棋局以及企图帮助段誉救刀白凤性命这些细节都让我觉得很温暖。而他与段誉“相认”那一段则表现出了一个与孩子缺乏沟通的父亲身上那种羞怯又捉急的感觉,甚是可爱。

我一直都很好奇金庸跟他表哥徐志摩之间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表哥”这个形象在金庸小说里总是不太正面。前有《连城诀》里的汪啸风,后有《天龙八部》的慕容复。更诡异的是,本书中还把徐志摩的笔名“云中鹤”安在了穷凶极恶的淫贼头上。

看电视剧时,只觉得所谓的南慕容就是个笑柄。直到读了书里的细节描写,对这人物的认识才真正立体起来,甚至会有时为他感到心疼。其实此人本性并不坏,拿到西夏招婿的榜文后不但没有藏私,甚至不屑于抢在别人前头去占便宜,也算光明磊落。而他初次以李延宗的身份登场时,作者虽极力刻画他的心胸狭隘,却反而因此衬出了他傲娇的一面,只显得更加鲜活可爱;之后用悲酥清风撂倒一品堂的人更是潇洒凌厉。这样一个人物却一步步变得不堪,实在可惜。如果有续集的话,应该给他个机会像《神雕侠侣》里的欧阳锋一样洗白才对。

慕容复手下的四大家将也是很可爱的人物,尤其是包不同。包不同这种爱跟人抬杠的性格其实挺招人烦的,而且他又处处针对男主角段誉。但读到西夏招亲的酒罢问君三语那里,我就对他彻底改观了。首先是他不加迟疑的回答最爱之人是女儿包不靓时,虽然我猜他表面上一定还是一如既往的那副很屌的表情,但嘴角一定带着一丝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得意的微笑。他得意不是因为俏皮话引来众人捧腹,而是因为他女儿就是他最大的骄傲。想到这个到处惹是生非的碎嘴在拿女儿束手无策时的慈父形象,这种巨大反差让我不禁心头为之一暖。另外他说的生平最快活之地是瓷器店,这个答案也很有趣。金庸先生人生阅历丰富,所写的细节也绝不会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废话。通过砸碎瓷器来释放破坏欲寻求快感,这类行为大概对应了心理学上的什么专门解释甚或经典案例,前两年的电影《云图》里也有这么一幕。

上面说的几个大部分是在故事中以反派形象出现,或是经常跟主角过不去的。关于跟主角同一阵营的配角人物,我倒是想特别提一个人,就是在小说里正面描写比较少,但几乎影响了书里大部分人命运的逍遥派前掌门无崖子。老早之前就有人提出,他的教育理念是素质教育的典范,而他的逆徒丁春秋自然就是某种僵化的教育体制的代表。不过这次重读,我倒觉得比起教育家,更适合无崖子的身份应该是宅男,而且是正宗的死宅。我说的不是他被丁春秋打伤以后,而是在那之前。所谓宅男,或者说御宅族,原本是指特别沉迷于某个领域,比如ACG、军事、历史、科技、某个艺术门类等等,并且在社交方面显得比较羞涩。宅男这个词的最大特点就是,在不属于这个圈子的人看来略带贬义,而圈子内部的人却以这重身份为骄傲。不知怎么的,这词传到咱们这儿来慢慢的就跟抠脚搓屌的废柴划上了等号。无崖子以及他的大弟子苏星河还有徒孙函谷八友对于各自的业余兴趣爱好表现出的那种执着的“爱”,是非常典型的宅的特点。特别是苏星河,宅到不跟人说话,一门心思只研究围棋。无崖子痴迷于玉像而冷落活色生香的师妹,也与现代宅男沉迷二次元动漫美少女而不重视结交现实中的女朋友这一现状很相似。

《天龙八部》里可爱的配角说也说不完,但最可爱的当然还是主角。其他两位憨态可掬的自然不在话下,我最想说的是气吞山河的萧峰。他呵斥慕容博的话“我对大辽尽忠报国,是在保土安民,而不是为了一己的荣华富贵,因而杀人取地、建功立业。”每次听到、读到,都会为之一振,禁不住身体微颤乃至热泪盈眶。一个无端遭受这世界诸般恶意的人,仍然不改初心,用他饱含爱与善意的宽阔臂膀去热情豪迈的拥抱这世界与众生灵,这样的人如何不可爱?萧峰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除了因为慈悲,更多的是因为自信。他相信自己堂堂男子汉,有能力凭自己的钢铁之躯保家卫国,所以什么开疆拓土乃至先下手为强的大国战略,他压根不屑去想。对于弱者来说,武功用于杀人;对于强者来说,武功用来保护,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人和事物。

关于萧峰,还有个很有趣的细节。根据《天龙八部》的设定,契丹族由于凶残好战,在当时是很不受待见的。不但宋人对他们充满仇恨,就连同被中原人视为蛮夷的女真人对契丹也大为不屑。全篇小说里充斥着对契丹人的侮辱性称呼,像萧峰的好朋友完颜阿骨打,当着萧峰的面也是三句话不离“契丹狗子”。然而萧峰听到这些很有冒犯性的话却完全不以为意。我想这还是源于他身为一个强者的自信。每个民族都有优秀的人也有卑劣的人。契丹人里有凶残好战的暴徒,也有善良淳朴的人民,更有萧峰这样的人中龙凤。当其他民族的人在骂契丹人时,骂的当然是那些卑劣者而非萧峰。一个强大的人是不会随随便便被代表的。越是弱者越是玻璃心,越容易被别人的无心之言伤害到。弱者往往要隐没在一个大群体里才有安全感,而当这个大群体受到(合理地)指责时他们往往危机感最强也表现的最愤怒,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存在正是这个群体受到指责的原因,他们害怕面对自己拖了群体后腿这个事实。强者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因为他们坚信自己堂堂正正,没有人会来无故指责自己,而且他们也不沾群体的光,相反往往是群体在沾这些强者的光。

萧峰这样旺盛强大的生命力,不应该随着一根细小的羽箭就这样消逝。我相信那一箭刺穿的只是他半生的不幸。如果有续集,应该要给他第二次机会,并且,“这一次,一定要让你幸福。”
马泽尔法克尔
作者马泽尔法克尔
63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10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2) 添加回应

马泽尔法克尔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