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憾事多

秋熙 2015-01-10 23:33:07
最近一周接连看了两部旧片,就连梦事也都是从前,仿佛跌进了回忆里。其实近几年都很少回忆,甚至很少惦记,光顾着与旧日的自己撇清了。确实忘记了很多事,不太重要的、不得不忘的以及忘记了或许更幸福的事。当然也许只是年纪大了,记忆装不下了。

不过依然记得当初看《蝴蝶效应》公映版时的深深遗憾以及后来看导演剪辑版结局时倒吸一口冷气的感觉。那还是明媚的2006年呢。骚情的外教经常在课上放带有强烈个人趣味的电影,《土拨鼠之日》、《心灵驿站》、《喜福会》,还有安德森的《天才一族》等等。天知道他哪里来的洞察力觉得我们能靠字幕欣赏这些片,甚至有时候根本没有字幕。当然为了应景,他也会在感恩节放《老友记》,那个火鸡套在头上的场景是我对感恩节的第一印象。不过后来他大概发现我们既不学无术又不可救药,就只专注地放《辛普森一家》了。

好似近十年来最开心的一年。参加了喜欢的社团,选了喜欢的专业,在落叶飘舞的主干道体悟生生不息的美妙。通宵玩乐,也通宵写论文。第一次看世界杯,与对面楼竟然也有时差,每次他们欢呼过后,我们就开始期待。努力地去认识更多的人,跟不同的人聊天,孜孜不倦地探求人性的幽微。充满表达欲,写碎碎念的博客,有时候一天要发三篇。在一种膨胀得近乎扩张的状态里生活,每天都是新的体验,不念过去,不想将来。

《蝴蝶效应》却是一把利刃撕开这种架空般的生活。它提供了一种假如的设想,如果能回到过去,修补生命中的遗憾,我会怎样。毫无疑问,我愿意以现有的一切交换。不管后果如何。我完全沉迷于这种假如的诱惑中,近乎绝望。怎样迷恋,当然都没有用。

然而,这么多年后重看这部片,那样的触动已经没有了。不是我不遗憾了,而是我学会了与遗憾相处,安之若素,才能相安无事。谁的人生不遗憾呢。况且很多事,是时代、是命运、是阴差阳错。偏偏不是人力所能及的。

这也是今天看《一代宗师》引起的最大共鸣。不管谁,有着怎样的过去和能耐,也只能被历史推着走,潮起潮落,无人能挡。在香港,叶问说“如果我做不了一个归人,我宁愿做一个过客”。几乎瞬间就泪目了。过去是无论如何都回不去的啊,所以执不执着其实也不重要了。

天地依然辽阔,个人的生活可能只是片断的跳跃,爬过一山,还有一山。或许有关联,但不要紧。前一段路的遗憾就留在前一段路上,未来仍然可期。

如果要说这些年的长进,或许就是从这样执着到不执着的转变。难过归难过,也只能掉几滴眼泪而已,能怎样?不能怎样。只能急着赶路,踏上未知的旅程,用可能掩盖遗憾。顺便最好忘记过去,或者即使不能忘记,也至少学会淡然处之。
秋熙
作者秋熙
27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秋熙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