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的经典语录

晓得 2015-01-06 16:31:35
        做生活的导演,不成。次之,做演员。再次之,做观众。 ——木心 《文学回忆录》
       
        很多人的失落,是违背了自己少年时的立志。自认为成熟、自认为练达、自认为精明,从前多幼稚,总算看透了、想穿了。于是,我们就此变成自己年少时最憎恶的那种人。 ——木心 《鱼丽之宴》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木心 《从前慢》
       
        生活的最好状态是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 ——木心
        我好久没有以小步紧跑去迎接一个人的那种快乐了。 ——木心
        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 ——木心
        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 热势退尽,还我寂寞的健康 如若再唔见,感觉是远远的 像有人在地平线上走,走过 只剩地平线,早春的雾迷蒙了 所幸的是你毕竟算不得美 美,我就病重,就难痊愈 你这点儿才貌只够我病十九天 第二十天你就粗糙难看起来 你一生的华彩乐段也就完了 别人怎会当你是什么宝贝呢 蔓草丛生,细雨如粉,鹧鸪幽啼 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 静等那足够我爱的人物的到来 ——木心 《眉目》
        那时候时间很慢,慢到只能用一生去爱一个人 ——木心
        悲伤有很多种,能加以抑制的悲伤,未必称得上悲伤。 ——木心 《即兴判断》
        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木心
        看清世界荒谬,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看清了,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 ——木心
        无知的人总是薄情的。无知的本质,就是薄情。 ——木心
        眼看一个个有志青年,熟门熟路地堕落了,许多“个人”加起来,便是“时代”。 ——木心
        万念俱灰也是一种超脱 ——木心
        常以为人是一种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导管,快乐流过,悲哀流过,导管只是导管。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一直到死,导管才空了。疯子就是导管的淤塞和破裂。 ——木心 《同车人的啜泣》
        从前的人,多认真 认真勾引,认真失身 峰回路转地颓废 ——木心
        命运十分可怕。命运十分精致。 ——木心 《丙寅轶事》
        爱,原来是一场自我教育。 ——木心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木心 《从前慢》
        活在自然美景之中,人就懒,懒就善。 ——木心
        不谦而狂的人,狂不到哪里去;不狂而谦的人,真不知其在谦什么。 ——木心
        如欲相见 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 ——木心
        我曾见过的生命,都只是行过,无所谓完成。 ——木心 《鱼丽之宴》
        康德的判断:“对自然美抱有直接兴趣,永远是心地善良的标志。”此话可以反说,凡已不复善良者,乃对自然美丧失了直接的兴趣。 ——木心
        回廊止步自问 而今所剩何愿 曰无 都不必了 ——木心
        悲观是一种远见。 ——木心
        智者,乃是对一切都发生讶异而不大惊小怪的人。 ——木心
        十一月中旬,晴暖如春,明明指的是爱情。 ——木心
        生命好在无意义,才容得下各自赋予意义。假如生命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却不合我的志趣,那才尴尬狼狈。 ——木心
        能做的事就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 ——木心
        无审美力者必无趣。 ——木心
        人害怕寂寞,害怕到无耻的程度。换言之,人的某些无耻行径是由于害怕寂寞而做出来的。 ——木心
        找好书看,就是找一个制高点。 ——木心
        青春真像一道道新鲜美味的佳肴,虽然也有差些的,那盘子总是好的。 ——木心
        当愚人来找你商量事体,你别费精神——他早就定了主意的。 ——木心
        无论蓬户荆扉,都将因你的倚闾而成为我的凯旋门。 ——木心
        悲观主义是一种态度,一个勇敢的人的态度。 ——木心
        是我的谬见,常以为人是一个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导管,快乐流过,悲哀流过,导管只是导管。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一直到死了,导管才空了。疯子,就是导管的淤塞和破裂。 …… 容易悲哀的人容易快乐,也就容易存活。管壁增厚的人,快乐也慢,悲哀也慢。淤塞的导管会破裂。真正构成世界的是像蓝衣黑伞人那样的许许多多畅通无阻的导管。 ——木心 《哥伦比亚的倒影》
        有时,人生真不如一句陶渊明。 ——木心
        生活是什么?生活是死前的一段过程。 ——木心
        规律背后,有命运在冷笑。 ——木心
        中国文化精神的最高境界是欲辩已忘言。 欧陆文化精神的整体表现是忘言犹欲辩。 ——木心 《即兴判断》
        爱情,亦三种境界耳。少年出乎好奇,青年在与审美,中年归向求知。老之将至,义无反顾。 ——木心 《即兴判断》
        凡永恒伟大的爱,都要绝望一次,消失一次,一度死,才会重获爱,重新知道生命的价值。 ——木心 《文学回忆录》
        耶稣讲话是话中有话。我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所以听来格外有感。一个爱我的人,如果爱得讲话结结巴巴,语无伦次,我就知道他爱我。凡真的先知,总是时而雄辩,时而结巴。凡是他说不上来的时候,我最爱他。假先知都是朗朗上口的。我全不信。我知道他不爱。 ——木心
        不自由,就是不自然。不自然,就是不自由。 ——木心
        电影可以剪辑,小说可以停、跳……生活真是可悲。只有快乐时,生活和电影一样——瞬间就过去了。 ——木心
        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啊。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我已经算是不期然而然自拔于恩怨之上了,明白在情爱的范畴中是绝无韬略可施的,为王,为奴,都是虚空,都是捕风。明谋暗算来的幸福,都是污泥浊水,不入杯盏,日光之下皆覆辙,月光之下皆旧梦。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主义总是一种偏见,甚至是强词夺理,终归是自我扩张,排斥异己。 ——木心
        倔强是最难改的脾气。 假如要改,也要倔强地去改。 不用改,只有倔强的人才温柔。 怎见得呢? 譬如说,穿着讲究,就是对自己的温柔。 ——木心 《即兴判断》
        人们的错,都错在想以一种学说去解释去控制所有的东西。 ——木心
        我明知生命是什么,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听凭风里飘来花香泛滥的街,习惯于眺望命题模糊的塔,在一顶小伞下大声讽评雨中的战场——任何事物,当它是去第一重意义时,便有第二层意义显出来,时常觉得是第二重意义更容易由我靠近,与我适合,犹如墓碑上倚着一辆童车,热面包压着三页遗嘱,以致晴美的下午也就此散步在第二重意义中而俨然迷路了,我别无逸乐,每当稍有逸乐,哀愁争先而起,哀愁是什么呢,要知道哀愁是什么,就不哀愁了——生活是什么呢,生活是这样的,有些事情还没有做,一定要做的……另有些事做了,没有做好。明天不散步了。 ——木心 《哥伦比亚的倒影》
        美貌是一种表情。别的表情等待反应,唯美貌无为,无目的,使人没有特定的反应义务的挂念,就不由自主被吸引,其实是被感动…人老去,美貌衰败,就是这种表情终于疲惫了。老人化妆、整容,是“强迫”坚持不疲惫,有时反显得疲惫不堪…美貌的废墟不及石头的废墟,罗马夕照供人凭吊,美貌的残局不忍卒睹…唯有极度高超的智慧,才足以取代美貌。也因此报偿了年轻时期不怎么样的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老了,像样起来了,风格起来了,可以说好看起来了--到底是一件痛苦的事。 ——木心 《哥伦比亚的倒影》
        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文学是可爱的,生活是好玩的,艺术是要有所牺牲的。不要讲文学是崇高伟大的,文学可爱。大家课后不要放弃文学。文学是人学。至少,每天要看书。我是烧菜、吃饭、洗澡时,都会看书。西方人称电视是白痴灯笼,电视屏幕越来越大,脑子越来越小。 ——木心
        中国古代的智者是悲观而快乐的。 ——木心 《文学回忆录》
        凡一种信仰,强制性愚民,一定阶段后,民会自愚。 ——木心
        一个人到世界上来,来做什么?爱最可爱的,最好听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 ——木心
        人的快乐,多半是自以为快乐。 植物动物,如果快乐,真快乐。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从前的那个我 如果来找现在的我 会得到很好的款待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我习于冷 志于成冰 ——木心 《大卫》
        宇宙观决定世界观,世界观决定人生观,人生观决定艺术观、政治观、爱情观。 ——木心
        野果成全了果园,大河肥沃了大地,牛羊入栏,五粮丰登,然后群莺乱飞,而且幽阶一夜苔生——历史短促的国族,即使是由衷的欢哀,总嫌浮佻庸肤,毕竟没有经识过多少盛世凶年,多少钧天齐乐的庆典、薄海同悲的殇礼,尤其不是朝朝暮暮在无数细节上甘苦与共休戚相关,即使那里天有时地有利人也和合,而山川草木总嫌寡情乏灵,那里的人是人,自然是自然,彼此尚未涵融尚未钟毓…… 海外有春风、芳草,深宵的犬吠,秋的丹枫,随之绵衍到煎鱼的油香,邻家婴儿的夜啼,广式苏式月饼。大家都自言自语: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心里的感喟:那些都是错了似的。因为不能说“错了的春风,错了的芳草”,所以只能说不尽然、不完全…… ——木心 《哥伦比亚的倒影》
        生命的悲哀是衰老死亡,在这之前,谁也别看不起谁。 ——木心
        往过去看,一代比一代多情;往未来看,一代比一代无情。多情可以多到没涯际,无情则有限,无情而已。 从多情而转向无情就这样转了,从无情而转向多情是……以单个的人来看,没有从无情者变为多情者的,果子一烂,就此烂下去。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人依赖你,你稍一欠动,他就恼了,怨怒你不通情理,辜负你对他的信任; 生命是极滑稽的,因为它那样地贴近死; 谈到他的缺点时,他便紧紧搂住那缺点,一脸憨厚的笑——缺点是他的宠物; 有一种人是这样的,你看不起他,他就看的起你,你看的起他,他就看不起你; 不能不与伪善者周旋时,便伪恶,淋淋漓漓地伪恶,使伪善者却步敛笑掉头而去; 社交场中善于辞令,是一种本领。默然、蔼然、萧然,却显得很融洽,这是一种本领。 ——木心 《素履之往》
        谈到他的缺点时,他便紧紧搂住那缺点,一脸憨厚的笑——缺点是他的宠物。 ——木心
        幸福就是心安理得地爱艺术。 ——木心
        人文主义,它的深度,无不抵于悲观主义;悲观主义止步,继而起舞,便是悲剧精神。 毋庸讳言,悲观主义是知识的初极、知识的终极,谁不是凭借甘美的绝望,而过尽其自鉴自适的一生。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知识,学问,使人通达,使人平静。 ——木心
        雨后总像有谁离去了 ——木心 《素履之往》
        各有各的音,各有各的知音。 甲与乙斗,丙支持甲,丁支持乙。 后来甲乙议和,第一条款:诛丙、丁。 ——木心 《素履之往》
        门外汉有两种,入不了门,又不肯离门而去,被人看在眼里,称之为门外汉,如果不在门前逗留,无所谓内外,汉而已。另一类是溜进门的,张张望望,忽见门内又有一门,欣然力推而出——那是后门,成了后门的门外汉。 后门的门外汉绝不比前门的门外汉少。”哈佛大学“的新解是:有人在此”哈“了一下,没有成”佛“。 ——木心 《素履之往》
        才能、心肠、头脑,缺一不可。三者难平均;也好,也就此滋生风格。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雅”是个限度,稍逾度,即俗。 这个世界是俗的,然而俗有两类:可耐之俗,不可耐之俗。 逾度的雅,便是不可耐之俗。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有口蜜腹剑者,但也有口剑腹蜜者。 ——木心 《素履之往》
        你的美意是多重的,我的信念只一重,邮程再长,也会到达。 ——木心 《即兴判断》
        负心 不奇 奇的是负心之前的一片真心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真诚无所谓多无所谓少,无所谓足无所谓乏。除非没有真诚,才会茫然于真诚。 ——木心 《即兴判断》
        我追索人心的深度 却看到了人心的浅薄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一场梦,不怨也不恨,上了想象力的当 ——木心 《温莎墓园日记》
        一流的情人永远不必殉陨,永远不会失恋,因为“我爱你,与你何涉。” ——木心
        我们所处的宇宙是无情的物质环境。在这客观上无情、主观上绝望的环境中,人的最高的快乐是肉体的官能的刺激,是性欲的追求和满足,这满足的一刹那,足以与宇宙的虚无绝望相抗衡。仅此一刹那,无所谓存在不存在,无所谓虚空不虚空,无所谓绝望不绝望。性,是神奇宝贵的生命的唯一可能。 ——木心
        背德的行为,通常以损害别人的性质来判断而忽视其在损害别人之前先已损害了自己,在损害别人之后又继续损害着自己。 理想主义,是表示耐性好的意思。 上帝不掷骰子,大自然从来不说一句俏皮话。人,徒劳于自己赌自己,自己狎弄自己。 就“生”而言,“死”是丑的,活着的人不配议论“死”的美。 眼看一个个有志青年,熟门熟路地堕落了,许多“个人”加起来,便是“时代”。 ——木心 《素履之往》
        美貌是一种表情。这个表情的意思,就是爱。 ——木心
        使爱情的舞台上五光十色烟尘陡乱的,那是种种畸恋,二流三流脚色。一流的情人永远不必殉陨,永远不会失恋,因为"我爱你,与你何涉"。 ——木心 《素履之往》
        智者无非是善于找借口使自身平安消失的那个顽童。 ——木心
        我渐渐发现《红楼梦》之所以伟大,除了已为人评说的多重价值之外,还有一层妙谛,那就是,凡有一二百人日常相处的团体,里面就有红楼梦式的结构。我们这个小研究所,成员一百有余两百不足,人人眼中有一大把钉,这种看不清摸不到边际,惶惶不可终日的状况,一直生化不已。于是个个都是脚色,天天在演戏,损人利已,不利己亦损人,因为利己的快乐不是时时可得,那么损人的快乐是时时可以的来全不费功夫的。 ——木心 《温莎墓园日记》
        走在正道上,眼睛看着邪道,此之谓博大精深。 ——木心
        古老的国族,街头巷尾亭角桥堍,无不可见一闪一烁的人文剧情,名城宿迹,更是重重叠叠的往事尘梦,郁积得憋不过来了,幸亏总有春花秋月等闲度地在那里抚恤纾解,透一口气,透一口气,已是历史的喘息。 ——木心 《哥伦比亚的倒影》
        到了壮年中年,想一想,少年青年时期非常羡慕的那个壮年中年人,是否就是目前的自己——是,那很好。否,那恐怕是来不及了。 到了老年残年,“否”了者不必想,“是”的者再想一想,壮年中年时期非常羡慕的那个老年人残年人,是否就是目前的自己——是,那很好。否,那就怎么也来不及了。 而对于两度“是”者,还得谨防死前的一刻丧失节操。 ——木心 《即兴判断》
        事物的细节是规律性的,事物的整体是命运性的。 ——木心
        懦弱会变成卑劣。懦弱,如果独处,就没有什么。如果与外界接触,乃至剧烈周旋,就卑劣起来,因为懦弱多半是无能,懦弱使不出别的手段,就只有一种:卑劣。而,妙了,懦弱自称温柔敦厚,懦弱者彼此以温柔敦厚相许相推举,结果,又归于那个性质,卑劣。 ——木心 《即兴判断》
        为什么我们遇见一个畸形怪状的身体是不激动的,而遇见一个思路不清的头脑就难以忍受,不能不愤慨起来了呢?----因为,一个跛脚的人,承认我们走得正常,而一个跛脚的精神,却说我们是跛脚的。 ——木心 《即兴判断》
        怨恨之深,无不来自恩情之切。怨恨几分,且去仔细映对,正是昔日的恩情,一分补差补缺。 如此才知本是没有怨恨可言的,皆因原先的恩情历历可指,在历历可指中一片模糊,酸风苦雨交加,街角小电影院中旧片子丝的你死我活。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不可能有真理,仅只是热情,无所谓思想,至多得到些感觉。 ——木心
        善,因是无报偿的,才可爱;恶,因是无恶报的,才可恶。 ——木心
        讲规律,就是乐观主义。讲命运,就是悲观主义。 ——木心
        另外(难免有一些另外),中国人既温暾又酷烈,有不可思议的耐性,能与任何祸福作无尽之周旋。在心上,不在话下,十年如此,百年不过是十个十年,忽然已是千年了。 ——木心 《哥伦比亚的倒影》
        奉劝各位:除了灾难、病痛,时时刻刻要快乐。 ——木心 《文学回忆录》
        我的悲伤往往是由于那些与我无关的事件迫使我思考。思考的结果,我与那些时间仍然无关。唯此悲伤,算是和那些时间有过接触了。 ——木心 《即兴判断》
        离别,走的那个因为忙于应付新遭遇,接纳新印象,不及多想,而送别的那个,仍在原地,明显感到少一个人了,所以处处触发冷寂的酸楚----我经识了无数次"送别"后才认为送别者更凄凉。 ——木心 《温莎墓园日记》
        年轻,真像是一个理由,一个实际上毫无用处的理由。 ——木心 《鱼丽之宴》
        荒诞派这些作家,矫揉造作。自己要假装自杀,要世界作陪葬。这些批评家,观者都是假装要殉葬。他们在舞台上把世界写得一片黑暗,他们自己生活的很好。 ——木心 《文学回忆录》
        你们可惜看书太少。不但少,遍数也太少。莎剧,我看过五六十遍。为什么呢?年年中秋吃月饼。多少月饼?上礼拜,天天上,《福音书》我读过百多遍。每次读都不一样,到老也不懂透的。有人一看书就卖弄,多看几遍再卖弄吧……多看几遍就不卖弄了。 ——木心
        有的书 读了便成文盲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对生命,对人类,过分的悲观,过分的乐观,都是不诚实的。看轻世界荒谬,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看清了,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 ——木心 《文学回忆录》
        遇事多与自己商量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轻轻判断是一种快乐,隐隐预见是一种快乐,如果不能歆享这两种快乐,知识便是愁苦。 ——木心 《即兴判断》
        给他们面子是我自己要面子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我不树敌 敌自树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从前一直有人认为痴心者见悦于痴心者,以后会有人认知痴心者见悦于明哲者,明哲,是痴心已去的意思,这种失却是被褫夺的被割绝的,痴心与生俱来,明哲当然是后天的事。明哲仅仅是亮度较高的忧郁。 ——木心 《哥伦比亚的倒影》
        爱情本来就没有多大涵义,全靠智慧和道德生化出伟美的景观。如果因为爱情而丧失智慧和道德,即可判断:这不是爱情,是性欲,性欲的恣睢。 ——木心
        艺术的神圣也许就在于容得下种种曲解误解。 ——木心
        艺术本来也只是一个梦,不过比权势的梦、财富的梦、情欲的梦,更美一些,更持久一些,艺术,是个最好的梦。 ——木心
        轻浮,随遇而爱,谓之滥情。多方向,无主次地泛恋,谓之滥情。言过其实,炫耀伎俩,谓之滥情。没条件的痴心忠于某一人,亦谓之滥情。 ——木心 《素履之往》
        肉体的健康,制衡精神。健康是一种麻木。 ——木心
        当一个人历尽恩仇爱怨之后,重新守身如玉,反过来宁为玉全毋为瓦碎,而且痛悟修辞学,即用适当的少量的字,去调理烟尘陡乱的大量人间事——古时候的男人是这样遣度自己的晚年的,他们虽说我躬不悦,遑恤我后,却又知优哉游哉聊以卒岁,总之他们是很善于写作的,一个字一个字地救出自己。救出之后,才平平死去。还有墓志铭,不用一个爱字不用一个恨字,照样阐明了毕生经历,他们真是十分善于协作的。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中国的历史是和人文交织浸润的长卷大幅,西方的智者乘船过长江三峡,为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饱涵人文精神而惊叹不止。中国文化发源于西北,物换星移地往东南流,流到江浙就停滞了,我的童年少年是在中国的沉淀物中苦苦折腾过来的,而能够用中国古文化给予我的双眼去看世界是快乐的,因为一只是辩士的眼,另一只是情郎的眼——艺术到底是什么呢,艺术是光明磊落的隐私。 ——木心 《鱼丽之宴》
        宇宙观决定世界观,世界观决定人生观。——不从宇宙观而来的世界观,你的世界在哪里?不从世界观而来的人生观,你不活在世界上吗?所以,你认为你有人生观,没有、也不需要世界观,更没有、也更不需要宇宙观——你就什么也没有。 ——木心 《文学回忆录》
        浅浅的知识比无知更使人栗六不安,深深的知识使人安定,我们无非是落在这样的一片浅浅深深之中。 ——木心 《鱼丽之宴》
        科学知识足够埋葬神学,接下来还要结束哲学。 ——木心
        友谊的深度,是双方本身具有的深度。浅薄者的友谊是无深度可言的。西塞罗他们认为“只有好人之间才会产生友谊,还是说得太忠厚了。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我没有得到什么。她没有失去什么。她没有得到什么,我没有失去什么,最恰当的比喻是:梦中捡了一只指环,梦中丢了一只指环。 ——木心 《温莎墓园日记》
        你这样吹过 清凉,柔和 再吹过来的 我知道不是你了 ——木心 《五月》
        在西方,下雨了,行人带伞的便撑伞,无伞的照常地走,没见过耸缩脖子的狼狈相。 在西方,道途两车相撞,双方出车,看清情况,打电话,警察来公断处理(从出事起到警察到达之前,双方不说一句话)。 仅此两则,立地可做的事,在中国,一百年后也未必做得到。 ——木心 《素履之往》
        生在任何时代,我都是痛苦的,所以不要怪时代,也不要怪我。 ——木心 《卡夫卡的旧笔记》
        爱一个人,没有机会表白,后来决计绝念。再后来,消息时有所闻,偶尔也见面…幸亏那时未曾说出口,幸亏究竟不能算真的爱上。又爱了另一个人,表白的机会不少,想想,懒下来,懒成朋友,至今还朋友着…光阴荏苒,在电话里有说有笑,心中兀自庆幸,还好…否则苦了。 ——木心 《素履之往》
        轻轻判断是一种快乐,隐隐预见是一种快乐。如果不能歆享这两种快乐,只是便是愁苦。然而只宜轻轻,隐隐,逾度就滑于武断流于偏见。 ——木心 《即兴判断》
        我走过的路,不是信仰的路程,沿途所见的是一代代宗教家都背离起始祖意旨,虚伪敷衍,曲解夸大,甚而作恶多端。 ——木心 《鱼丽之宴》
        生活是琐碎的,是琐碎方显得是生、是活——小慷慨、小吝啬、小小盟誓,小小负约,太大了非人性所能挡得起,小街两旁的屋里偶有悬梁或吞金服毒者,但小街上没有悲观主义,人们兴奋忙碌营利繁殖,小街才是上帝心目中的人间。 ——木心 《即兴判断》
        有教养的上流人士,对车夫、浴室侍应生、任何传递物品的人,从来不会敷衍搪塞。 ——木心 《即兴判断》
        街角的寒风比野地的寒风尤为悲凉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凡事到了回忆的时候,真实得像假的一样。 ——木心 《伊斯坦堡》
        先忍受 后享受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讲开去:一个人到世上来,来做什么?爱最可爱的、最好听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无奈找不到那么多可爱、好听、好看的,那么,我知道什么是好的。我在“文革”中不死,活下来,就靠这最后一念——我看过、听过、吃过、爱过了。 ”文革“中他们要枪毙我,我不怕,我没有遗憾,都爱过了。但还要做点事。我深受艺术的教养,我无以报答艺术。 连情感、爱,也不在乎了。爱也好,不爱也好,对我好也好,不好也好,这一点,代价付过了。唯有这样,才能快乐起来,把世界当一个球,可以玩。 如果你以艺术决定一生,你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生活。 ——木心 《文学回忆录》
        都有一份纯真、激情、向上、爱美、生动憨娈的意境,亦即是罗曼蒂克的醇髓,几乎可说少年青年个个是艺术家的坯,诗人的料,英雄豪杰的种。 青春将尽,天赋的本钱日渐告罄,而肉体上精神上开支浩繁,魔鬼来放高利贷了。这个人人难逃的律令,人人全然不知,像感觉到童年,童年已逝的道理一样,青春也不自识,更不自识,因为从童年到青春是柔润发旺的进程,而青春既尽,即转戾燥干涸,其势趋下,畴昔的纯真激情向上爱美都是天然而然 ——木心 《素履之往》
        艺术的生命宿命,是叛逆的,怀疑的,异教的,异端的,不现实的,无为的,个人的,不合群的。宗教的宿命,是专制的,顺从的,牺牲个人的,积极地,目的论的,群策群力的,信仰的,其实就是政治。 ——木心
        “真实的爱情是飒爽的 歌德明审。“也记在这里吧。 常是小人之交甜如蜜,君子之交淡似水,这也还像个话,甜得不太荒唐,淡得不太寂寞。后来慢慢地很快就不像话了,那便是小人之交甜抢蜜,君子之交淡无水,小人为了抢蜜而扑杀,君子固淡,不晤面不写信不通电话,淡到见底,干涸无水。 ——木心 《素履之往》
        以善得天下,以伪善治天下,伪得不耐烦,伪得漏洞百出,乃直接恶——回想当初将得而未得天下时,大家以为从前的善还不算善,这次可是真正的善了,因而纷纷投奔,共襄大业。再回想当初伪善开始运作,大家精练作伪的功夫,小伪伪不过大伪,文伪伪不过武伪,大伪武伪到底也败于真恶。 “善”无人信矣,“伪善”戏法穿矣,际此将失而未失天下时,上过当吃过亏的人,先要弄清那“善”的理论前导就是狂想妄想,不符人情物理。 ——木心 《素履之往》
        宗教是想在无目的的宇宙中,虚构一目的。 ——木心
        在爱情上,以为凭一颗心就可以无往而不利,那完全错!形象的吸引力,残酷得使人要抢天呼地而只得默默无言。由德行,由哀诉,总之由非爱情的一切来使人给予怜悯、尊敬,进而将怜悯尊敬挤压成为爱,这样的酒醉不了自己醉不了别人,这样的酒酸而发苦,只能推开。也会落入推又推不开喝又喝不下的困境。因此,不是指有目共睹,不是指稀世之珍,而说,我爱的人必是个有魅力的人。丑得可爱便是美,情侣无非是别具慧眼别具心肠的一对。甚至,还觉得“别人看不见,只有我看得见”,骄傲而稳定,还有什么更幸福。 ——木心 《温莎墓园日记》
        什么事都不要大惊小怪,不要推向极端。 ——木心
        美就是快乐。 ——木心
        艺术是无对象的慈悲。 ——木心
        宗教总是从情理开始,弄到不合情理,逼人弄虚作假。 ——木心
        不能与伪善者周旋时,便伪恶,淋淋漓漓地伪恶,使伪善者却步敛笑调头而去。 别的东西如果不是这,可以是那,艺术品如果不是艺术,就什么也不是。 ——木心 《素履之往》
        这是一种舛戾的风气,怎么都顺手牵羊般地借一句唐诗来作文章文集的题名,古人是绝不会这样没自尊的,”五四”时期未见有无聊如此者,弄雅成俗何其酸腐惫赖,诚不知谁是始作俑者。 ——木心 《鱼丽之宴》
        对抗,势不两立,是幼稚的。 ——木心
        如果米开朗基罗在雕大卫时,知道三天以后这件作品将被炸毁,他一定歇手饮酒去了。 “永恒”的观念,迷惑着艺术家。 ——木心 《素履之往》
        古典主义,是后人说的。 浪漫主义,是自己说的。 唯美主义,其实是一种隐私,叫出来就失态,唯美主义伤在不懂得美。 象征主义,也不必明言,否则成了谜底在前谜面在后。 现实主义,笨嘴说俏皮话,皮而不俏。 意象主义,太太,意象算啥主义,是意象派吧。 超现实主义,这样地能超,超掉“主义”行不行呢。 ——木心 《素履之往》
        知得多,爱得多。爱得多,知得多。 ——木心
        幸亏梦境中的你不是你,我也不是那个我。 ——木心
        年月即久,忘了浪漫主义是一场人事,印象中,倒宛如天然自成的精神艳史。 深夜闲谈,托尔斯泰欲言又止:“我们到陌生城市,还不是凭几个建筑物的尖顶来识别的么,日后离开了,记得起的也就只几个尖顶。” 地图是平的,历史是长的,艺术是尖的。 ——木心 《素履之往》
        爱情本来就没有多大的涵义,全靠智慧的道德生化成伟美的景观。如果因爱情而丧失智慧和道德,即可判断:这不是爱情,是性欲,性欲的恣睢。凡是因爱情而丧失智慧和道德的人,总说:“请看,为了爱情,我不惜抛弃了智慧和道德。” ——木心 《素履之往》
        三十多岁,是受骗的年龄,自以为不像少女那样容易上当了,又心虚得认为别人已是不要她上当了。 ——木心 《温莎墓园日记》
        论事毋涉私心意气谓之谦,命世不计个人得失谓之狂。这样的谦狂交作是可爱的,可行的。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我嘴里是问长问短,眼和心却兀自惊异她的兴旺发达 ——木心 《温莎墓园日记》
        各有各自音,各有各自知音 ——木心
        寂寞的是,在生时,没有一个朋友。更寂寞的是,被理解的,都不可能是伟人。 ——木心 《素履之往》
        思想家一醉而成诗人 一怒而成舞蹈家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岂只是艺术家孤独 艺术品更孤独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玄妙的话题在浅白的对答中辱没了。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天才是被另一个天才发现的。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一个人 随便走几步 性格毕露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爱,就抱着爱。 ——木心 《河边楼》
        有人说,时间是最妙的疗伤药。此话没说对,反正时间不是药,药在时间里。 ——木心 《艾华利好兄弟》
        宗教是梦,在梦中坚持醒着。 ——木心 《埃及。拉玛丹》
        写诗就是脱袜子,示人以裸足。 ——木心 《斗牛士的袜子》
        世界上曾有九种文化大系,阿拉伯的曾被号为“魔术文化”,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了。那“一千零一夜”在其本土被列为“淫书”而遭禁后,阿拉伯只剩下1234567890,怪纯洁可爱的。 ——木心
        人类前大半部份的历史,是有神论,后来的历史,是有真理论。 我以为有真理,就是有神论。到了说没有真理,人,才真正站起来了。 ——木心
        当听到纪德说“爱爱,不爱单个的人“——我已吃了一惊。以为他窃听了我内心的自白。当歌德说”假如我爱你,与你何涉。”——我太息,以为能做到的只有这一步,而这一步又是极难做到的...... ——木心 《鱼丽之宴》
        理想主义,是表示耐性较好的意思。 ——木心
        天堂地狱之虚妄,在于永乐则无所谓乐,永苦则不觉得苦。 ——木心
        那许多有钱而无知的人们,把人的诞生、结婚、死亡,都弄成一个个花团锦簇的梦。当我在渐知人事的漫长过程中,旁观这些“生”、“婚”、“死”的奢侈造作,即使一时说不明白,心里却日益清楚这不是幸乐、慰藉,乃是徒然枉然的铺陈 ——木心 《温莎墓园日记》
        以前的中国也是如此,少小的我已感知传统的文化,在都市在乡村在我家男仆的白壁题诗中缓缓地流,外婆精通《周易》,祖母为我讲《大乘五蕴论》,这里,那里,总会遇到真心爱读书的人,谈起来,卓有见地,品味纯贞,但不烦写作,了无理想,何必计划,一味清雄雅健,顾盼晔然,晏如也。你若约他一同去买书,步行二十里不出怨言。读到了杰作,谈一个通宵略无倦容--这类文学的信徒、文学的知音,代代辈出,到处都有,所以爱默生也会觉察到这个伟大的”潜流”之存在,他说说又没说下去,爱默生总是这样,其实还可以说下去:如果有一时期,降生了几个文学天才,很大很大的,”潜流”冒上来扈拥着”天才”,那成了什么呢,那便是”文艺复兴”,或称文学的”盛世”,”黄金时代”。 ——木心 《鱼丽之宴》
        明白在情爱的世界里是绝无韬略可施的,为王,为奴'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木心
        哲学就是这个东西,讲来讲去,怎么讲都可以。 ——木心
        海峡一岸是自绝于传统文化,曲解了世界文化,海峡另一岸是曲解了传统文化,自绝于世界文化——文化断层必然是连带风俗习惯人情世故一起断掉的,所以万劫不复。这一征象倒真是中国特色,别的文化古国不致断得如此厉毒酷烈,肇因是海峡两岸各有其意识形态,而相同的一点是价值判断的混乱,混乱的结果是价值判断之死亡,无所谓价值,不需要判断,浑浑噩噩的咬牙切齿,捕风捉影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木心 《鱼丽之宴》
        哲学生涯原是梦,醒后若有所思者,此身已非哲学家,尚剩一份幽微的体香,如兰似檀,理念之余馨,一种良性的活该。 ——木心 《素履之往》
        人类的地狱是人类自己造成的。 ——木心
        快乐来自智慧,又滋养了智慧。 ——木心
        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木心 《从前慢》
        西方人善舞蹈,中国人精书法,中国的「书法」之道,是所有的艺术表现手段中,最彰显天才和功力的一种灵智行为。 ——木心 《鱼丽之宴》
        能设想醉后之悔厌,或醉醒后一时之见的决意绝饮。我不以为她的幸福之感是荒诞无稽,也不以为她错了或我错了,即使非属永约,又何必决然离去。 ——木心 《温莎墓园日记》
        十五年前 阴凉的晨 恍恍惚惚 清晰的诀别 每夜,梦中的你 梦中是你 与枕俱醒 觉得不是你 另一些人 扮演你入我梦中 哪有你,你这样好 哪有你这样你 ——木心 《哪有你这样你》
        没有比粥更温柔的了。念予毕生流离红尘,就找不到一个似粥温柔的人。 ——木心 《少年朝食》
        生活的过程,是个自我教育的过程,常常是个无效的自我教育的过程。然而总得是个自我教育的过程。 ——木心
        文学还是好的,好在可以借之说明一些事物,说明一些事情。文学又好在可以讲究修辞,能够臻于精美精致精良精确。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在宴会、整装、办理手续的日夜忙碌中,芳芳的信使我宁静……已不是爱,不是德,是感恩心灵之光的不灭 ——木心 《温莎墓园日记》
        “在绝望中求永生。”常见人驱使自己的“少年”“青年”归化于自己的“老年”。我的“老年”“青年”却听命于我的“少年”。顺理可以成章,那么逆理更可以成章——少年时自己说过的一句话,足够我受用终生。 ——木心 《鱼丽之宴》
        文艺复兴是一种心情,此心情氤氲了整个欧罗巴。 ——木心 《大心情》
        偶然的一个机缘中诞生了啤酒,就像偶然的一个机缘中我发现了你。 ——木心 《加拿大魁北克有一家餐厅》
        我能抗拒任何诱惑,直到它们被我所诱惑。 ——木心 《论诱惑》
        一种景色,联想不起另一种景色,才是值得眷眄的景色。 ——木心 《晚祷文》
        他说,一个地方的风景,在于它的伤感。 ——木心 《伊斯坦堡》
        玫瑰一愿 愿与莫扎特的音乐共存亡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能与杳无神灵的宇宙作睥睨的是,吻。 ——木心 《十八夜晴》
        我自己硬想,人要走就走得远。 ——木心 《修船的声音》
        如果问问九十岁的人,什么是你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会说:三十年代,因为我们甘苦与共。 ——木心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美国》
        愚夫的背后 必有一位愚妇 ——木心 《云雀叫了一整天》
        另一些人,扮演你入我梦中,哪有你,你这样好。哪有你这样你。 ——木心 《JJ》
        但凡去年来过的鸟,清清楚楚,一看就认得。那是我更大的幸福。 ——木心 《灯塔中的画家》
        迎春送春是说说的,春天又不是一个人。 ——木心 《春》
        由于儿时吃惯“炙糕担”,一见糕团就显出情分来。 ——木心 《湿点心》
        这里的花都是深紫色的。我倒并不悲伤,只是想放声大哭一场。 ——木心 《哭》
        知与爱永成正比。 ——木心 《知与爱》
        帆船有性格,有一生的命运。因为帆船是有灵魂的,帆船一身无处不健美,任何细节都扣住海,扣住航行。破旧的帆船搁在岸滩上,住着一家诚实的善心人,帆船能驶进童话、神话,轮船就驶不进。 ——木心 《帆船颂》
        爱才是生命,然后生命才能爱。 ——木心 《火车中的情诗》
        凡此无偿无告无望的,于我都是可怀可亲。嗟叹人世只是悠忽一梦,呜呼,我爱浮世绘。 ——木心 《浮世绘》
        宽容的夜色遮掩了河水的污浊。 ——木心 《宽容的夜色》
        人生的真实是艺术所接受不了的,因此我们到了某种时刻,也接受不了艺术。艺术是浮面的,是枉然的兴奋,徒劳的激动。 ——木心
        五月是鸟的月份,是蜜蜂的月份,是紫丁香的月份,是惠特曼出生的月份。 ——木心 《惠特曼》
        生命与速度应有个比例,我们的世界越来越不自然,人类在灭绝地球上的诗意。 ——木心 《失去的氛围》
        世俗的功成名就明显地有限度,即以其限度指证着成功之真实不虚。 ——木心 《安息吧,仇敌们》
        荣辱万事过,贵贱一身兼。 ——木心 《如偈》
        我们的勇敢自然天生而非锻炼所致,每当需要时,矍然奋起,英勇无畏,克敌制胜。 ——木心 《伯律珂斯的演说》
        说了等于不说的话才是情话。干了等于不干的杯才是圣杯。静了等于不静的夜才是良夜。 ——木心 《十四年前一些夜》
        地球本来是带着人香而飞行的。 ——木心 《人香》
        希腊民族不是受祭司支配的,他们受诗人引导由艺术家缔造。 ——木心 《古希腊》
        同时还可以坐在一处泉孔边,俯身啜饮,沾湿鼻尖和胡子,随我自己设想是在与谁接吻。 ——木心 《素描旅者》
        个人主义是把每个人都当作诗人来对待。 ——木心 《巴黎——法兰克福》
        现在变得,当别人相对调笑似戏,我枯坐一侧,不生妒忌。现在变得,街头,有谁拥抱我,我茫然不知回抱。 ——木心 《赴亚当斯阁前夕》
        成名,好像梦中赛马。成名是再要无名已经不可能了。成名,好像梦中赛马,再要隐姓埋名已经不可能了。 ——木心 《梦中赛马》
        但愿我是黑暗,我就可扑在光的怀里。 ——木心 《夜謌》
        法国朋友说,当一个地方与你太像了的时候,这个地方对你不再有益。 ——木心 《德国》
        凡是应该的,都会消失似的。凡能存在的,都是不应该似的。 ——木心 《再访帕斯卡尔》
        生活是为了猎取喜欢而又买得起的东西,要紧在于愿望,满足愿望不能吝啬时间。 ——木心 《西班牙人》
        好人的世界,总有一种糊涂。 ——木心 《琼美卡随想录》
        人生在于体会,今时哪及昔时? ——木心 《路菜》
        别人的滂沱快乐滴在我肩上是不快乐的。 ——木心 《涉及爱情的十个单行》
        天使的肉体薄,薄到透明。 ——木心 《呫嗫》
晓得
作者晓得
2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晓得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