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考逆流成河

失宠 2015-01-04 07:26:12
来自话题 我的学车经历
我们常常所谓的幸福,不过是对自身不幸的怜悯之情。
——加缪,题记

  我家楼下有间忧伤的包子铺,在妈妈离开这个城市之前,她总是会买上一辆笼,然后一个人躲进厨房。
  只是这一次,看见了她泪流满面。
  因为自己的科目二又没有过。
  包子依然温暖,就像驾校场地里教我的师傅,安静而淡然。每次在阳光照耀下的沙尘中,麻雀依偎在路边,他都会温柔地放开副驾刹车,对我们说:
  “请你们自由地……开吧。”
  杨,小A和我,就这样日复一日,缓缓地驶过直角弯,驶过香樟,驶过单板桥,驶过木棉。
  小A耷拉着肩膀对我说,这就是她大三一年所选择渡过的青春。
  一天夜里,小A打来电话,啜泣不止。
  “我怎么都过不了……我不知道怎么去挥霍档杆和离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没有说话。
  她说,科目二就像是一个外表华美的玻璃球,看起来璀璨,但却一碰即碎。
  说到这里,我们都沉默了,大概同时想起了过去一起看舒淇《北京1998》的日子。
  那时候,舒淇独自面对空洞的玻璃窗自言自语:
  "如果一个人想要自杀,只有驾考最为痛快,因为又痛又快。”
  那是我和小A最后一次通话,她因为连续5次不及格,被取消考试资格。
  送别的聚会我没有去,只是听杨说,小A反而神情轻松,她盘算着自己新的计划,终于有时间去做那些平常生活中没有勇气去做的事情,一些独特而精致的梦想:辞职去西藏旅行,在城里开一间不起眼的咖啡馆,或者花一整个下午飞去伊比利亚半岛,吹几百千年来吻过海伦头发的风,或者在丽江开一家客栈,又或者骑过318。
  她就是这样一位清新脱俗到近乎残忍的女孩。
  带着这份离别的惋惜,我和杨都不知道是怎么过了科目二,那天我俩都疯了,整个驾校其他过了的学员也都疯了,看见那些还稚嫩地反转着方向盘的人们,那些因为承受不住打击而放声大哭,最后泪流满面的孩子们。我总是喜欢称他们为孩子们。
  杨和我喝完半打啤酒,他说:”不要忘了,后面还有科目三呢。“
  我双眼朦胧,意识模糊,今天的这份欢愉,全然忘却了昨日的愁肠。
 
  我们都没有想到,通过之后所要面对的
  是更多的消失与告别。
 
  如果说科目二的考试是一个华美但却一碰即碎的玻璃球,那么科目三的考试,就是要挑着长干通过曲折而幽深的森林。考官就像施咒的女巫一样,左右着整个事件的噩梦。
  杨被这噩梦纠缠着,它就像毒蛇,在你不经意地瞬间,都会撕咬你的记忆与伤口。
  在训练后的一个傍晚,杨说:
  ”文,我们经历这样得煎熬,是为了什么呢?“
  ”对我来说,是一个女孩。“
  ”那个她?“
  ”我和她终究需要逃离这个骷髅般的城市,你没有注意到吗?每个黄昏将近之时,这座城市的尘埃与废墟都让我作呕。只有车,能让我们逃离。而你,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不甘心。“
  ”明天就是决战了,把你的心意好好保存吧。“
  只是我们都不知道,考试那天
  让方向盘挥动的究竟是我们的意志,
  还是我们的命运?
  青春是什么?
  一场噩梦。
  驾考是什么?
  这场噩梦的内容。
  历时三个月,终于从这噩梦中醒来,拿到驾照的那一刻,我都分不清自己是在笑,还是在哭。街口那家包子店和泪流满面的母亲,去了西藏不知所踪的小A,仍旧在奋斗的杨。
  我知道,微笑的背后,自己在哭泣,在这个夜色蹒跚,霓虹灯满照的城市,仿佛置身空无一人的迷宫。在不知不觉中,眼泪就潮水般四面八方涌来,淹没着关于这座城市全部有关驾考的回忆。
  那些仍旧在黑暗中想紧紧握住档杆的人们,那些将方向盘紧握,仍旧不肯放手的孩子,那些宁肯加速到底,也忘记了停却的心。
  我想起师父曾经说过,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车,是没有刹车的,它的驾驶员需要一直开啊开,开到没有油的时候,就是它刹车的时刻。
  人也是这样。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那些安静的场地练习,香樟,木棉,紫荆,和我的思念。
  驾考结束,
  结束了的,还有爱情。
  城市潮水的记忆慢慢褪去,那些城市喧嚣的声音就埋在水面下渐渐消失,整个城市越来越安静,最后变得雅雀无声。

 再见,成都。
 妳的晚礼服怎么和我的牛仔裤同台,
 我的破吉他又如何与妳的小提琴合奏。

(全文完)


注:本文纯属搞笑,请勿对号入座,引发不良反应和误解等,后果自负。
失宠
作者失宠
86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失宠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