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同志电影年度报告:数据、趋势、展望...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 2014-12-30 15:23:01

男同性恋电影整体水平近年一直参差不齐,最近一次巅峰出现在2009年。那年上映了感动无数人的《天佑鲍比》以及文青们挚爱的《单身男子》;少年天才多兰携处女作《我杀了我妈妈》惊艳登场;沉寂许久的拉美因为一部《心底的逆流》重回人们视线;甚至常年白卷的华语圈,也一口气交出了《春风沉醉的夜晚》《无声风铃》《永久居留》三部佳作。刚过去的2014年显然不能和巅峰比肩,但依然是同志电影水平极高的一年。 如果说2009届是艺术至上,2014届显然走的是亲民路线——无论《平常的心》《爱,简单》还是《骄傲》,都是那种情绪饱满、笑泪交织的走心作品。它们离艺术更远,却离观众(尤其同志)更近了。这从2014年同志电影的美国票房就能看出来:去年一共有4部票房突破百万的同志电影,在LGBT电影总票房排行榜上(2010-)分别位列第2、3、4和第7位。而在另一个美洲大陆——拉美,开始呈现整体上升的趋势,预计未来数年这里都将成为同志电影拍摄的热土。英语仍然是主要对白,但韩语、葡语、法语乃至希腊语都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 唯一让人失望的恐怕还是华语同影的衰亡了。去年只有一部合拍片《轻轻摇晃》比较出色,但半英半中的配置注定了它只是个0.5... 入选柏林电影节的《夜》就像(或者说就是)学生习作

2014年值得推荐的同志电影已经有了单独豆列。与其把时间浪费在重复简介上,倒不如做一些数据挖掘工作。以下关键字可以帮你更好理解去年(以及今年)的同志电影: ⇪【2362万】⇪ 这是去年北美收入最高的四部同志电影票房之和(美元),依次为《模仿游戏》《失魂姐弟》《爱很怪》和《骄傲》。坦白说《模仿游戏》的同志内容并不多,但考虑到主角是全世界最知名的同性恋,把《模仿游戏》放入广义的同志电影并不存在问题——根据“同志电影之父”维托·罗素的定义,只要主角是同志或主剧情是关于同性的即为同志电影。这也解释了为什么2013年创造2730万票房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没有被算作同志电影,因为它是同志担当配角、主剧情是关于抗艾。 2013年前三的票房加起来还不及一部《失魂姐弟》

很多人对同志电影的票房不屑一顾,他们没有想过同性恋只占全世界总人口的5%,也就是说同志电影的基本市场份额先天性就比一般文艺片要狭小。领衔90年代的”新酷儿浪潮“已经过去,主流人群对在大银幕上观看同志已经失去了新鲜感。当目标观众群只有一般电影的1/20、而制作一部电影的成本为刚性时,同志电影无法盈利甚至还要赔钱就成为了常态。单独表彰高票房同志电影的意义,就在于他们从常态中脱颖而出。这也是为什么稍后会提到“筹款”也是2014年关键字之一的原因。 ⇪【四+2】⇪ 今年第87届奥斯卡共收到来自83个国家和地区的最佳外语片申报。这83部电影中有四部都是同志题材,分别是法国的《圣罗兰传》、瑞士的《圈子》、葡萄牙的《然后呢?告诉我》以及巴西的《爱,简单》。尽管都没能入围九强名单,但这四部电影已经表明它们是经过本国电影主管机构认证的年度最佳,能够代表该国这一年来电影拍摄的最高水平,这已是非常了不起的肯定。 《圣罗兰传》在有“艺术电影王国”之称的法国脱颖而出

此外有两个国家的同志导演虽然没有提交同志作品,但却被本国认为拍出了最好的电影。他们是加拿大的泽维尔·多兰(男同性恋,申报电影:《妈咪》)和芬兰的皮尔乔·汗卡萨罗(女同性恋,申报电影:《水泥之夜》,与该片编剧是妻妻)。 ⇪【奥斯卡】⇪ 不同于安慰奖,今年有三部同志电影在奥斯卡是真正的“有戏”,其中剧情片、纪录片和短片各占一部。剧情片《模仿游戏》讲述英国同性恋科学家图灵破译纳粹“谜”码的事迹,图灵的性向和初恋都有正面描写,此外还塑造了所有同性恋都梦寐以求的最完美银幕同人女(以后再也不能黑凯拉·奈特莉了)。该片在最佳影片/导演/男主/女配/改编剧本上都有较强竞争力。 以色列暗流涌动的短片《暑假》以黑马姿态入围

《审判8号提案》入围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初选名单(15强)。电影回顾了加州反同性婚姻的8号提案从意外通过、到经过无数人心血抗争、最后终于被废止的全过程,它也是年度最佳LGBT纪录片。以色列短片《暑假》意外入围了最佳真人短片初选名单(10强)。它讲的是最老式的同志故事,拍得却如海水下有无数暗流奔涌。这两部还需等到1月15日正式入围名单出炉后才能确定。 ⇪【拉丁美洲】⇪ 拉丁美洲近几年进入了同志电影的高产期,代表作有阿根廷的《夏威夷》《三人行》,墨西哥的《我是人间快乐》《四个月亮》,巴西的《纹身》《未来海岸》和《爱,简单》...甚至电影工业比较弱小的委内瑞拉、古巴、厄瓜多尔等国都有同志电影问世。这些电影基本以自娱自乐为主,没有任何冲击国际电影节的野心。也正因为此,作者的个人风格往往得到最大的发挥。像马可·伯格的《夏威夷》,虽然没有参加任何国际电影节,却是2013年同志电影杠杠的代表作。 古巴 《最后的游戏》:拉美不缺美男,缺的是好故事

拉美同志电影在未来还将持续繁荣一段时间,因为:1)电影是现实的延伸,拉美同志平权运动近年一直势头喜人,如巴西和墨西哥都通过判决认可了同性婚姻,阿根廷和乌拉圭已完全实现婚姻平权,智利、玻利维亚、哥伦比亚等国纷纷立法禁止性取向歧视... 平权所释放出的正能量必然会在影视中得到体现;2)多数拉美国家以前都是西班牙的殖民地,与前宗主国存在千丝万缕的合作关系。由于西班牙深陷欧债危机、通过对娱乐业征税来弥补赤字,这使得许多西班牙导演都转移到拥有相同语言和文化背景的拉美展开电影创作。这种溢出效应目前还没有减弱趋势。 ⇪【筹款】⇪ “独立电影已死。”《爱很怪》导演艾拉·萨克斯这样说。尽管他的电影被索尼经典买走了发行权,但当初拍摄这部电影的120万费用没有一分钱来自好莱坞。同志电影长期被视为高风险、低回报项目,从《烛台背后》和《平常的心》被搁置近20年就可以看出现实的残酷。《爱很怪》是萨克斯从25位LGBT人士那里募集到的拍摄资金,几位退休女同性恋企业家是主要的投资方。“这些人看重这个故事,相信它可以在更广泛的观众当中产生共鸣。”同志支持同志电影,开始成为近年此类电影的主要融资方式。很多项目都通过Kickstarter、Indiegogo等平台向不特定的公众发起募捐。“众筹”,这个小众词汇转眼已成为最普及的手段。 温和的《爱很怪》不会引发主流观众抵触

然而众筹是存在风险的,每年都有大批项目胎死腹中。像艾拉·萨克斯那样能获得特定投资人肯定的情况更是少见。与恐同的好莱坞构成反差的是,电视台开始展现出对LGBT题材的极大兴趣,《透明家庭》《女子监狱》《寻》《大城小妞》...仿佛“新酷儿浪潮”一下在小荧幕上复活了,去年LGBT剧集就像雨后春笋般纷纷冒了出来。相比之下,有线台比公共电视台做得更好——因为公共电视台需要考虑主流观众和广告商反应,有线台的收入却是来自订阅;而且有线台除开发剧集外还可以直接投资电视电影。全美有线台中最大手笔的是HBO,前年投资了《烛台背后》、去年投资了《平常的心》,今年盛传还会投资《蒙迪·克利夫特》。此外HBO的自制剧《寻》即将开播第2季,目前还在拍摄一部黑人同志剧《哥们》以及一部黑帮同志剧《不设防城市》。HBO这几年在搅基路上可谓走得风生水起... 《寻》第2季即将回归,HBO=Homo Box Office

⇪【北京UME】⇪ 华语同志电影乏善可陈,部分原因在于我国暗箱操作的内容审查制度。在2010年之前同性恋是和淫乱、强奸等情节一起被主管机构列入“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内容”。2010年规定废止后同志电影开始变成“不能说的秘密”,无需给出理由即可被咔嚓。中国目前还没有一部同志电影领到过“龙标”(公映许可证)。最让人忧心的是,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壮大,“同志电影注定不能过审”这道看不见的枷锁已经开始给港台地区的华语电影人带来了逆向选择:为了能在中国大陆上映,就不能拍同志题材电影。被招安的香港导演再也拍不出《金枝玉叶》《基佬四十》《蓝宇》等片,而许鞍华导演让人尊敬之处,就在于哪怕不能在国内上映她也一样会拍一部《得闲炒饭》... 在中国,同志电影怎么可能没有市场呢?

去年华语同志电影的唯一亮点,来自北京UME国际影城(安贞店)。9月24日该影城为同志题材的《类似爱情》举办了首映活动。对电影质量我不发表看法,我只想指出这一事件背后的意义。它说明在中国突破常规思维、把同志电影当作事件来营销的思路是可行的。因为只是孤立的内部活动,所以它绕过了“龙标”的规定,但在实际上实现了和商业放映相同的效果(都占用1块商业影院的银幕)。而从当晚的入场情况来看(UME甚至要出动保安维持秩序),中国同志电影其实是有着巨大潜在市场的。对UME安贞店的负责人来说,承办放映是商业行为,但这一决定本身也具备相应的风险(以及可能的罚款)。最终效果说明,这种“影院点映”模式对探索华语同志电影的发展道路很有积极意义。我个人认为,它比电影资料馆一年重放三遍《断背山》更有价值些。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泵出新鲜血液,才能打破僵局,同志电影才能等到沐浴阳光的那一天。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
作者同志亦凡人中文站
41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58 条

查看更多回应(58) 添加回应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