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干姐姐婷婷结婚了

姿三郎 2014-12-29 14:31:32
       我干姐姐婷婷结婚了。婚礼在一个普通的饭店举行,新娘新郎穿着再普通不过的礼服,请了再普通不过的司仪,说着再普通不过的结婚誓言,做着再普通不过的敬酒仪式。
       我妈在一旁偷偷的擦眼泪,同我干妈交情甚好的几个阿姨在一旁偷偷的擦眼泪。我坐在座位上,忍着例假的腹痛和刚下飞机的头痛想:我不要这样平庸的婚礼,我不要呆在这样一个小地方度过我的一生。我要回到德国去,我还要去更远的地方,看更多的鲜花和海。我要飞得更高,更高。
       如果不是坐在双亲席上的我的干妈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的被癌症折磨的骨瘦如柴的干妈。我简直要咬牙切齿的痛恨这个婚礼了。

       我姐姐嫁给了一个相爱十年的高中同学,他们为此和家里斗争了两年多。在第一次她郑重的带男朋友回家并且介绍了男朋友的状况之后,便开始了和家人的拉扯战。我干爹干妈嫌弃对方家里是单亲,并且没有稳定的工作,其貌不扬。但又拗不过一心扎在爱情里的女儿,于是相互争吵流泪两年的时间也没有分出胜负。直到我干妈查出了子宫癌。于是也不吵了也不闹了,好在对方也没说什么,安安静静的开始准备婚礼的相关事宜。
       我回国过暑假刚好赶上了我姐姐的婚礼,对于这个新任的姐夫我是很不了解的,所有信息全部来自于偶尔听我妈转述的只言片语。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非常不满意。谁也不会料到干妈会得这么严重的病,这个姐夫愿意在这种时刻结婚,不得不说是很让人感动的。婚礼过后两天我去看望干妈,这是我出国后一年多第一次正式见她(婚礼那天我早早离开了)。她瘦了非常多,气色很是不好。大概也是女儿出嫁太累人了,无论别人怎么劝她又绝不肯撒手婚礼的事情不管。她见了我很是高兴,拉着我的手问了许多关于我在国外生活的事情,说我胖了一点,然后说我要早一点找男朋友才好。我终于忍不住问:干妈,为什么同意婷婷结婚?干妈笑了笑说:你姐夫是个好人,嫁了也好。我欲言又止,干妈继续说:都说丈母娘挑剔,其实还不是想等着以后自己走了,有个人能陪着自己的闺女过一辈子。我心里发涩,说:干妈我有空还来陪你聊天。干妈笑笑说好。

       那年夏天我清晰地感觉到我的心一点一滴的沉下来,仿佛从很高的悬浮的空中慢慢的落下来,最后扎扎实实的落进土里,并且得到充足的养分,跳动的生机勃勃。时至今日我再也没有说过我要一辈子不结婚或者我要飞得越远越好这样年少轻狂的话。是的,年少轻狂。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独自一人是一种特立独行的标志。但比起做一个很酷的人,我更加想让我的父母过的舒心。他们害怕将来我会孤身一人,那么我便在恰当的年纪找一个愿意与我携手此生的人。他们害怕将来他们无力再保护我,我会在这个世界受到伤害,那么我便让他们看见有一个人会代替他们保护我。我依然会为了成为一个坚强的人而战斗,但是我的父母会看到,即使我失败了我依然有臂弯可以依靠。

       若是有人怀疑父母逼婚只是在意世俗的眼光,那我希望有机会问问你:假如我们在年少时父母相爱却没有结婚,面对周遭的非议回家委屈的询问既然感情和睦为什么却不愿结婚,父母回答:婚姻只是一纸婚书,没有任何意义时,我们能否做到坦然接受?
       若是有人抱怨父母阻碍了自己去远方的脚步时,我也希望有机会问一问你:假如在我们年少需要父母照顾时,父母却独自收拾行囊说要去看看远方,我们能不能拍拍他们的肩膀说:尽管去你想去的地方,我自己能行?

      人活一世,本就无谓自由。
姿三郎
作者姿三郎
1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姿三郎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