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做花魁

林探惜 2014-12-28 21:32:25
  近日,姜文的荒诞电影《一步之遥》,将民国时期的“花国选美”翻出来恶搞了一番。女人被放在一起比美,古来有之。旧时胜出者原封为状元、榜眼、探花——到了民国,美人们的封号,也与时俱进地变作了总统、副总统、总理,以作调侃。

  影片中舒淇扮演的完颜英,原型是北洋时期的花国总理王莲英。片中,姜文极具趣味地将原本的一桩谋财害命的案子,演绎成了一段求爱不得的罗曼史。当完颜英在郊外殒命之后,姜文扮演的马走日十分苦恼地自责道:“早知道她会死的话,我该娶了她的。” 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小时候读宋词三百首,文本出现得最多的形象,便是那些活色生香的勾栏女子。晏几道有“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秦少游的《满庭芳》在机缘巧合下被妓女琴操改韵重填,柳永死时要靠妓女们出钱殓葬。还有《水浒传》里唯一美好的女子形象——名妓李师师,除了与那浪子燕青纠缠不清之外,更被后人附会上一段传说,道是那首细腻旖旎的“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原是才子周邦彦躲在李师师床底下,见到徽宗赵佶入屋的情景而作成。

  亦舒师太曾说过:“女人一长得好,立刻给人一种卿何薄命的感觉。”

  其实由漫长遥远的历史直至今日,
  近日,姜文的荒诞电影《一步之遥》,将民国时期的“花国选美”翻出来恶搞了一番。女人被放在一起比美,古来有之。旧时胜出者原封为状元、榜眼、探花——到了民国,美人们的封号,也与时俱进地变作了总统、副总统、总理,以作调侃。

  影片中舒淇扮演的完颜英,原型是北洋时期的花国总理王莲英。片中,姜文极具趣味地将原本的一桩谋财害命的案子,演绎成了一段求爱不得的罗曼史。当完颜英在郊外殒命之后,姜文扮演的马走日十分苦恼地自责道:“早知道她会死的话,我该娶了她的。” 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小时候读宋词三百首,文本出现得最多的形象,便是那些活色生香的勾栏女子。晏几道有“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秦少游的《满庭芳》在机缘巧合下被妓女琴操改韵重填,柳永死时要靠妓女们出钱殓葬。还有《水浒传》里唯一美好的女子形象——名妓李师师,除了与那浪子燕青纠缠不清之外,更被后人附会上一段传说,道是那首细腻旖旎的“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原是才子周邦彦躲在李师师床底下,见到徽宗赵佶入屋的情景而作成。

  亦舒师太曾说过:“女人一长得好,立刻给人一种卿何薄命的感觉。”

  其实由漫长遥远的历史直至今日,在这样一个“吃人的社会”里,降生于世本就艰难,生为女子更是没有不命苦的。只不过,长得难看的女人,很自然会被男人所忽视——但凡一个女人得不着异性的爱,她也必定得不到同性的尊重,所以到头来青史留名的,必定只有那些美女了。

  而红颜却往往被认为不是薄命就是祸水,这便更加让观者感到惋惜。

  影片中,舒淇拿枪指着姜文,逼他说爱她、逼他娶她的情形,让我看了觉得很是可怜。纵使是身世不堪的卖笑女子,竟也会储下一整个衣柜的婚纱,妄想着有一个男人真心爱她。然而那男人即使被枪口抵住胸膛,仍然不肯说一句哄骗她的话。

  电影《恋战冲绳》里,王菲对黎姿说:“男人的嘴会骗人,可他们的嘴唇不会。” 当一个女人需要分辨那男人是不是说谎话骗她的时候,其实她已是胜过其他女人一等的了。毕竟,亦舒在《忽而今夏》里有言:“骗一个人,要费好大的劲,不在乎她,又如何肯骗她。”

  后来当姜文面对着周韵扮演的武六,那欲言又止的情形却是截然不同。画外音在说:“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一见了完颜,我就不三不四的装不正经,可是一见了武六,我就七上八下,想说的话一个字儿都说不出口。”

  这边厢,他可以时时来见她,可以将她捧做花魁,亦可以激情到震碎了无数个暖水瓶,然而他却单单吝于启齿一句“我爱你”。那边厢,他却在另一个女人面前手忙脚乱,沉默自卑,余下的便是傻乐。

  倘若想要的一切全都得不到,那么,就算做了那个“最美的女人”,又有什么意思?

  其实说到底,选美比赛,原本就是一场将女人物化的把戏:一个个风华正茂的女人,需要换上各式服装,在舞台上又唱又跳博人欢心,甚至要脱到只剩三点式,在人前搔首弄姿,就如同古玩店里一个个精致空洞的花瓶,转换各个角度任人赏玩。郭晶晶的婆婆朱玲玲,原就是霍英东老先生从港姐选举里亲自挑中的儿媳妇——霍家如此财雄势大,以此等方式挑选个年轻貌美的儿媳,旁人非但不认为此举是巧取豪夺,反倒认为是女方撞了大运,无端捡到了一双辛德瑞拉的水晶鞋。

  到了现代,选美比赛办得更是夸张:那些美人,除了需要兼具天使容貌与魔鬼身材之外,还需要具有超乎常人的胆识和智谋。我看过一期选美比赛,节目组为了博人眼球,会安排选手们身缠着大蟒蛇微笑留影,还会安排记者上门讽刺挖苦,然后将选手的反应逐个记录在案,作为评分的标准。

  前两年,在手哥的带领下,大家甚至学会了给身边每个女人的容貌身材予以评分——在现代社会,竟仍对女人抱以这般品评玩物的态度,分明是极大的侮辱。

  记得我在书上看过一段“分工论”,说许多男人都认为,女人可以分为三类:长得漂亮的,带出去有面子;活儿好的,可以拿来解决需求;有趣有才的,则拿来聊天谈心。

  我怎么觉得,这当中,只有被分作第三类的女人,才逃过了被物化的命运,真正被他们当做了平等的人类啊。

  然而,即便是这样“适合聊天”的独立女性,也不那么容易获得自由。

  在亦舒的《她比烟花寂寞》里,现代女性徐佐子的理想生活一直是这样的:“跟国家地理协会的海洋生物学家坐帆船到加勒比海研究当地罕见的水母,一边写航海日志,皮肤晒成全棕,眼睛染上阳光的闪烁,在星夜喝霖酒,躺在甲板上做温柔濡湿的梦。”

  然而最后,当她逐渐查清了美丽且聪慧的明星姚晶的故事之后,她苦笑着选择了妥协从俗:“姚晶这样美这样出名,然而她爱的人不爱她,爱她的人她又不爱,一点用也没有……当我死的时候,我希望丈夫子女都在我身边,我希望有人争我的遗产。我希望我的芝麻绿豆宝石戒指都有孙女儿爱不释手,号称是祖母留给她的。我希望孙儿在结婚时与我商量。我希望我与夫家所有人不和,吵不停嘴。”

  从俗是终究都要从俗的,问题的症结在于如何获取幸福的定义。那些生得花魁之姿的女人,想要得到幸福,总是分外艰难——亦舒笔下的尤物姚晶,风光了一世,到死时却没有人需要她的爱,也没有人惦记她的钱;秦淮歌女李香君,因为一场艳名,闹到血溅桃花扇,最终却也未能与侯君结成眷属;民国影后胡蝶,与渣男分手后遇上良人,原以为帆船靠岸,却不想在强迫之下成了高官戴笠的玩物;绝代佳人林青霞,纵使生得惊艳世界的绝美之姿,复又生得一副好脾性好才情,终究还是得不到年轻时所爱的那个人的珍惜。

  据说这世上的真爱分作两种:一种是狗血跌宕的肥皂剧戏码——当坏人发出淬毒的暗器,我们愿意挺身阻挡,微笑着在心爱的人怀中气绝。而另一种,则是现世安稳的俗套故事——当所有年少的传奇尘埃落定,或是索性还未开始便已无波无澜,我们愿意牵着一个人的手浪荡江湖,寻一处小宅平静度日。

  太美太闪耀的女人,如同完颜英,故事自然更多,也自然更容易遇到激烈,甚至是惨烈的剧情。纵使她为人死、人为她死,又有谁真正得着了什么呢?

  而真正稳操胜券的女人,如武六,却是悄然躲在幕后,撇开一切浮光掠影,揣着一分钟顶得他人一辈子的心动,令所爱的人愿意为她好好活。

  虽然这部电影我最终也没有看懂,但我却由此想到了一个道理:与其做那个万众瞩目顶着光环的花魁,倒不如躲在那男人的心里,做个闷声发大财的俗人来得实惠。

  一个是活在众人的眼里,一个是活在某人的心里,你们说哪个才是真正的女主角?

微信订阅号:misslintanxi
微信订阅号:misslintanxi
展开查看全文
林探惜
作者林探惜
143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27 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添加回应

林探惜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