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读书记录

GoodMorning 2014-12-25 00:31:55
       又到了年关,接下来就要献身于奋战期末考了。今年是收获颇丰的一年,权当个人的记录。
       第一部分是四个年度作者,分别是阿玛蒂亚森、波斯纳法官、张五常和苏珊桑塔格,其中每个我几年都读了不止三本。第二部分是有着明确目的的几方面的读书,有数据分析、电影、金融和初等教育三方面。第三部分是按读书量作的分类,包括经济学、社科其他学科、历史、虚构类文学、非虚构类文学和科普六块。第四部分是数学。

        今年认真阅读了几个作者。
        Amartya Sen是无疑的最爱。一年多前他的名字我还拼不对,但去年读了他的《Collective choice and social welfare》就停不下来了,直到现在把他引用量最大的六本书都读了一遍。他是我的知识英雄:逻辑极为严谨(你很难找出他忽略的漏洞,这对于一个数学系的学生来说是无比的吸引力),而且洞见极多。之前波斯纳法官和道德哲学界发生论战,努斯鲍姆反驳波斯纳的例子就是阿玛蒂亚森的福利标准被联合国采纳为人类发展计划的准则(不过八卦说这俩有一腿,从阿玛蒂亚森的著作里会不合常理地引用努斯鲍姆的著作这点来看很有可能【喂喂)。今年读了他的《贫困与饥荒》、《以自由看待发展》和《论经济不平等/不平等之再考察》,本来想年底读他的《Ideas of Justice》,不过抽不出空了。
       另一个知识英雄是Daniel Dennett。决心去读他的书是因为辉格老师和元非老师对他的高度评价。第一本是辉格翻译的《自由的进化》,受益匪浅,尽管整个解释还是存在致命的缺陷(未考虑因为广义相对论而带来的universal time的不存在)。在北京的地铁上读完了《意识的解释》,和《心灵种种》。他教会了我很多想法。此外,今年另一本受益最深的书之一,《经济学理论与认知科学:微观解释》,也深受丹内特的影响。顺便期待辉格翻译的《意向性立场》早日出版。
       一个受益颇丰的作者是波斯纳法官。第一次接触他是去年军训时候读的《并非自杀契约》,今年读了他的《性与理性》,《道德和法律理论的疑问》和通俗著作《资本主义的失败》。极为佩服波斯纳法官,一个独立思考且敢言且有思想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标杆,堪称伟大。《道德和法律理论的疑问》是彻底的地图炮,他捏造的名词“校园道德理论家”几乎把所有的从事道德理论研究的学者一票打到倒。他的实用主义气息不可避免地吸引我:从来没有一个道德两难被解决,然而现实的法律问题必须得出答案。《性与理性》这本93年的书几乎将现在的同性恋议题的各种问题都框入,都可以在他的书中得到答案。二十多年了,堕胎等话题可能已经不再是那么敏感的问题,而同性恋则是热点,也是民众态度变化最为显著的与性相关的议题,波斯纳的分析能继续适用堪称奇迹。今后要继续读他的书,顺便感谢苏力老师翻译了他的这么多著作。
       暑假里一鼓作气把张五常的新版《经济解释》四卷本读了。最开始接触张五常是中学里读汪丁丁,然后就把他的《经济解释》前两卷读了(当时新版只出到第二卷)。大一的时候系统学了新古典经济学(微观),觉得数学实在过于简单就没有兴趣了(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经济学的数学部分是trivial的)。暑假里刚好四卷本全出了,就配合他的学生李俊慧的《经济学讲义》读完了。刚好赶上浙大的科斯研究中心举办《经济解释》研讨会的征文比赛,就花了四天(截稿期的缘故)写了文章应征。没成想,拿了会议的最佳论文奖(共三篇),也是会议上受邀发言的唯一本科生,还被张五常特地表扬了。作为一只在数院被碾压成渣怀疑自己智力是否正常的纯数狗,终于让我意识到了我还是正常人。
       《疾病的隐喻》是我读的苏珊·桑塔格的第一本书,也因此爱上了这个作者。这本书加深了我的一个偏见:所有新问题都是老问题。她的《同时 : 随笔与演说》都是短而有趣的文章。出于对她的热爱,一鼓作气读了她的传记《铸就偶像》,和她儿子描述的她的最后时光《死海搏击》。前一本作为传记是彻底失败的,但还是有几个非常值得玩味的点;后一本非常适合对照她的《疾病的隐喻》阅读,令人唏嘘。偏题一下,对于逻辑性的偏爱让我难以进入她的文论世界,极为痛苦地阅读了《反对阐释》以后我对文论绝望了。 今年的另一本文论书是《文学是什么: 高雅文化与大众社会》,因为是友邻野次馬的五星才读,可惜前半部分高潮了,但后半本把我拉回现实:文论还是想象力多于细致的论证。还有两本文论书都半途而弃,也是同样的原因。不过,在思想性上,桑塔格的深度无法和前三者相提并论。

        上学期和一位钦佩许久的中学学长保持每周一次的见面。他本科是北大元培,读了历史和国关的双学位,拿了北大分析哲学的硕士,博士则要去弄电影了。为了和他能正常交流,我也去读了些和电影相关的书。《拍电影》是一部电影从无到有的完整的(当然是极为粗糙的)技术指导,《电影剧本写作基础》是一本剧本撰写的经典教材(后来发现我们俩巧合地看了同一本书,只不过他读的是英文版),《认识电影》则是电影赏析的入门读本。今年恶补电影,按照豆瓣上各个友邻的看过来刷(尤其感谢七仔学姐),于是电影的看过的数量从年初的远远落后于读过到年底轻松碾压。
       STRP的导师给了我们一个大数据的题目,完全没有数据分析经验的我只能从头学起。首先是捡起学完C语言之后就再也没碰过的编程,学习了R。用的是《R语言实战》,读的时候产生了简直那么简单的错觉,直到在实际写程序的时候发现其实啥也没学会,只能一边看书一边编程,顺带感慨之前怎么没认真学编程,以及没有报个计院的大腿。最终的程序循环套循环,一个数据集就要跑一个小时【泪目】。还学习了机器学习初步,用的是另一个指导老师直接安利(送)的《统计学习方法》,尽管学会了基本方法可惜没有编程能力来实现。接下去只能学Python去了。真是惨痛的人生啊%>_<%。
       今年中学母校校庆的时候每个老师听说我读数学的第一反应都是以后好转行。这简直是每个学数学的人的回乡日常。非常不争气地也开始看这方面的东西,为了未来不饿肚子。史树中的《金融经济学十讲》是给数学系学生贴身定制的,所有问题都放在无套利假设下的未定权益空间里讨论,然后大刀阔斧地动用数学工具,比如泛函分析的Riesz表示定理和Hahn-Banach定理,刷刷刷地把金融数学的整个体系建立起来。还看了《量化交易》,这本就啥也没讲了。
       我国的初等教育是我一直关心的议题。可能是因为我长于一个教师之家的缘故。今年写了三四篇关于这方面的文章。可惜的是,这方面的书籍尽管多,但我看过的没有一本是合格的。比如郑也夫的《吾国教育病理》,我读的时候屡屡如鲠在喉,愤慨下写了书评。这学期还读了一个培训机构的奥数老师写的《奥数是个替死鬼》,是本好的现象的记录,可惜分析部分是垃圾。高二时读了人大的本科生写的《我不原谅》(豆瓣没有收录),也是一派胡言,人生的第一篇书评就献给了这本书。而这三本书的风评都是好的,让我无比失望。

        经济学看了不少。除了前面的张五常经济学之外,还看了制度经济学的《微观经济学:行为、制度和演化》、神经经济学的《决策、不确定性和大脑》、发展经济学的《相同的经济学,不同的政策处方》和《另一条道路》和《贫穷的本质》、本土经济学的《改革的逻辑》、公共选择理论的《同意的计算》和《社会选择和个人价值》、法经济学的《公平与福利》、信息经济学的《信息与激励经济学》、行为经济学的《Thinking, Fast and Slow》。前段时间还有人错吧我当学经济的了,囧。最喜欢的是桑塔菲学派的Samuel Bowels的《微观经济学:行为、制度和演化》和哈佛法学院两个教授合著的《公平与福利》。前一本是汪丁丁和叶航力荐的教材。作者不希望停留在肤浅的正确,才使用数理模型来处理问题。全书很好地平衡了数理模型和经济学洞见,和一般的用只能唬唬外行人的数学来写作的高微教材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后一本有着我梦寐以求的写作风格:正文是主要思路和论证,脚注是非最关键的论点的论证。这样的论文结构清晰,对读者友好。我个人写论文一直有这个癖好,脚注往往比正文长;但一直没看到哪篇论文是这样写的,直到遇到这本书。有些脚注就是宝库。书的主旨就是用抽象的天赋的这种形而上的方法来定义的权利什么的方法(也就是他们所认为的fairness的道路)都没有直接关注人的福利的来得好。这是highly against institution的,而作者非常成功地做到了。我花了不小的时间才明白他们的思路;用Posner的话来说“耐心、彻底和绝对清晰”。很多批评者没抓住他们的点,我相信这两位作者肯定不会反对Sen的正义观来评价政策,因为Sen的观点在他们的context下应该属于福利观点。
        社科属的其他学科都基本没碰,完全是凭兴趣瞎读。社会学只读了蒂利的《为什么》和《社会学的想象力》。社会学读的太少了,明年要注意。政治学读了欧克肖特的《政治中的理性主义》和戈登的《控制国家》,都很喜欢。道德哲学读了《真理与真诚》和《理解功利主义》,两本都是在元非老师那儿看到。前一本很遗憾没有伯纳德的论证说服,而且不能理解他寻找内蕴价值的意义何在,后一本深入浅出,是功利主义的好教材,但采取的论证手法过于粗糙了。中国古典学(名字貌似不对)读了张文江的《古典学术讲要》和劳思光的《新编中国哲学史》的前两册,不喜,往后估计不会再碰这些东西了。我不认为古人有着什么超越现代的智慧,也因此不喜欢西方古典学。读了《柏拉图对话中的神》,看了其中的《论毕达哥拉斯定理》一文,觉得我下次可以纯靠脑补写整整一本《On Atiyah-SInger Index Theorem》。
        和历史有关的书没怎么碰,读的也都是些最浅显的书。读了史景迁的《胡若望的困惑之旅》和《王氏之死》,作为有着一定逻辑洁癖的人欣赏不了如此的文体。巫宁坤的回忆录《A Single Tear》,我保持着每年阅读一部某段历史时期的回忆录,矢志不忘。《冷战》是元非和Bugs的五星,这应该就是典型的资本主义视角写的攻击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书吧,哈哈。太浅,我有疑问的几处都一带而过,不过瘾。
        小说基本没读。已经害怕读小说了:每次进入小说的世界都很困难,真正进入了以后没多久就又出来了,往往是短暂而磨人的旅程。今年三次读《北回归线》都半途而废。读了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和《尼罗河上的惨案》,都在中途猜到结局(不知为何每次读侦探小说或者电影的时候猜到结局都忍不住高兴,可能是产生了自己高过了作者的幻觉),但两次都刚弄清楚人物关系就结束让我在很长一段内估摸都不会再碰侦探小说了。被无数人安利以后,不得不去读大刘的《三体》。我对科幻小说接触很少,此前也只读过阿西莫夫的基地三部曲(友邻ink的推荐)。读了黑武洋的《肃清之门》,身为重口味爱好者真是消遣的好伴侣,不知为何听说后来被下架了。读了沙门老师的《妄想狂手记》,过多的不必要的炫技显出了作者的稚嫩,但挡不住青春(或者更直白地,荷尔蒙)的锐气。《卡拉马佐夫兄弟》是读的最认真的小说,暑假里整整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陀思托夫斯基写的不是小说,而是他的哲学:这从长的令人发指的人物对白,以及大量与故事本身无关的思考(例如最常被引述的宗教大法官)可以看出来。他的思考是深刻的,不仅仅限于宗教,比如可能是他最早提出了心理分析的两面性;从思想的复杂性上可以看出极度的原创性。但是,我还是不认为他的思考深度可以比肩现代的宗教学或者社会学学者。《The Great Gatsby》是拿来练英文的,喜欢元非老师的评论。
        非虚构类的文学作品也没怎么动。《夏目漱石的百合》是唯一一本读的散文集,不喜欢这类文体。《自由的老虎》惨遭一星运动,我以为是颇糟糕的事:这是一本顶优越的人物传记,参与运动的人的矛头与作者的文学成就无关。陈丹青的散文比杂文好,《草草集》也不例外。传记读了三本。两本是数学家的,关于拉马努金的《知无涯者 》和佩雷尔曼的《完美的证明》。两书的作者都完全不懂数学。前本书证明了,一个天才如拉马努金的人,没有好的数学训练(Hardy对他的帮助),也不能做出好的数学工作。后一本则是垃圾,作者的过多臆测使得此书不值得看。另一本是关于爱因斯坦的,沃尔特·艾萨克森的《爱因斯坦传》。科学家传记的一个难题是:文学家往往不能把握传主的科学生涯以及贡献,而科学家则常缺乏从浩如烟海的文献中整理出可读的线索。不愧是乔帮主亲自指定的传记作者,Isaacson没有犯下任何科学错误:这是极为罕见地,可见他下了多少功夫。书里有很多有趣的细节,非常精彩。同时这也表明,历经数十年,爱因斯坦的思想已经可以脱离形式化(当然,真正重要和困难的都在形式化中),而不是上世纪曲高和寡的普通人读不懂相对论的时代了。有一种科学界的言论是相对论的困难在创建之初被过度放大,然后这就属后见之明了。
        科普书读了三四本而已,毕竟数理方面的知识可以看教科书而无需倚赖于科普了。读了卢昌海的《太阳的故事》。卢昌海是无疑的国内最优秀的科普作家,忠实的严格性是极为难得的品质,他的科普书我都能收获很多。读了丘成桐的《The Shape of Inner Space》。丘老爷子的学问没人敢质疑,可惜这本书里丘过度地强调了自己的贡献,因而科普的内容所占篇幅太少。而Calabi-Yau流形本来就不适合科普,又写成这幅样子,我相信除了受过足够的数学训练的读者(至少黎曼几何),看完全书还是不知道这是啥玩意。书的价值,我以为,仅仅是一个顶级数学家研究的心路历程。读了《重病之王》,Ent的推荐。从阎王爷手上夺命的历史,有趣。

        接下来是本业了。作为一个攻读纯粹数学的人,应该算是颇不务正业了。罪过罪过,看看和自己同级的清华同学已经GTM52和EGA都刷的差不多了,我还连Atiyah-Macdonald都没啃掉。不过还是学了很多的。哪管它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很多课是只学了学校的,没有自己更进一步。包括实分析、泛函分析、计算数学和偏微分方程。忍不住离题吐槽几句。实分析学校安排的是全英文课,教材是E. Stein的《Real Analysis》。看上去很不错吧,可惜老师只是把Stein的书背了一遍(我当然很佩服这记忆力,可是这和自己看书就完全没有区别了,看书还效率高些),而且把Stein的书的顺序打乱了,为了讲$L^p$空间就把《Functional Analysis》的部分搬了进来,《Real Analysis》中的Hilbert空间就被放弃了。一学期学得迷迷糊糊,最后找了周民强的习题集从头到尾刷了一遍,结果期末比许多认真学的同学拿的分还高。从此放弃对分数的膜拜,很多高分党根本不是学得有多好(多么痛的领悟)。泛函分析是上的第一门数学系的大课(其他课都是单独开设的小班),水的一塌糊涂,原来数学系的学生就是这样不负责任地培养。偏微分方程的老师是个大牛,尽管他写的教材是东拼西凑,但听他上课学会了很多别的东西。计算数学则是无趣,怪不得在数学系的鄙视链中处于最低端,唯一的收获是学了Mathematica。
        分析主要就是看了复分析。我看的第一本复分析教材是龚昇先生的《简明复分析》,个人认为比Ahlfors的更好,主要是更为清晰和简洁。《复分析:可视化方法》让我对复分析产生了无尽的兴趣。这本书清晰地从直观几何上揭示了复结构带来的拓扑结构是如何的,我印象颇深地有复数引入的历史背景、全纯函数的几何原理、Riemann映射定理的流体解释和Dirichlet问题的几何解释等等。这和读的另一本复分析教材,Ahlfors的经典教材《Complex Analysis》直接用数学工具(例如复叠空间)来处理是截然不同的。当然,Needham的书在数学上是浅显的,任何一本初等复分析教材都可以涵盖里面的数学,但同时也是不可替代的。因为Needham而对复分析产生了极大兴趣。暑假的短学期一个国外的教授来上复动力系统,趁机读了J. Milnor的《Dynamics in One Complex Variable》的部分,可惜之后没继续读下去。读了李忠的《复分析导引》,里面涵盖了初等复分析之后的复分析的主题,比如Riemann面、拟共形映射和Teichumüller空间。在这本书里第一次读到了Riemann-Roch定理。
        拓扑是学的最开心的。拓扑看的第一本是J. Milnor的《从微分观点看拓扑》。上学期参加Hatcher的《Algebraic Topology》的讨论班。Hatcher是这学期最喜欢的书了,高潮迭起。可惜上同调部分看得晕乎乎,同伦群干脆没动。退而求其次,用姜伯驹的《同调论》学了上同调,这本书讲得简单但清晰。这学期学校里开的代数拓扑用的是Massey的《A basic course in algebraic topology 》,只讲了相当于Hatcher的第0和第1章的内容,不过黄老师花了一半的时间讲category theory,让我慢慢开始熟悉这套语言。
        代数学了一些。完整地参加了一年的代数讨论班,学了Artin的《Algebra》和Morandi的《Field and Galois Theory》。除此之外,看了Atiyah-Macdonald的《Introduction To Commutative Algebra》和北大的《抽象代数II》。很惭愧题目都没做完,争取寒假做掉。Atiyah那本是个学数学的都知道,不多说了。还看了李克正的《交换代数与同调代数》,不过发现这本书过于condensed,不适合自学(当然更可能是我太弱了)。北大那本内容还蛮丰富,群论的进一步知识、群表示论(常表示)和典型群这些知识的初步我都是从这里学的。
        几何主要是学了黎曼几何的初步。基本就是读了陈维桓的三本书,《微分几何》、《黎曼几何引论(上)》和《黎曼几何引论(下)》,复习的时候看了下唐梓洲的《黎曼几何基础》。其他就是两本教材,天书《整体微分几何初步》和《黎曼几何初步》,不过这两本都没认真看。陈写书的风格是极为详尽,估计和囧李有得一比。我很喜欢他的书,主要是他永远是intuition讲一遍,然后张量定义一遍、再用嘉当方程等把局部坐标的表达式写出来,所以适用于我这种懒人。看了《Lectures on Kähler geometry》,其第二部分写得比陈清晰,但东西少得多,第三部分颇精彩。寒假打算看俄罗斯人的《现代几何学》三卷本。
        顺便一提,这学期带了大二的抽象代数讨论班,用的还是Artin那本。发现和去年的自己相比是脱胎换骨了:去年还是为读懂Artin而痛苦着,而今年可以顺利地理清Artin安排材料的原因,在每次讨论班后都能告诉他们些supplementary topics,比如更高级的数学是如何从学的东西里延伸出来的。很崇拜的李学长教过我很多道理,其中一条就是每年都要能碾压自己。期待明年。
        其他还读了些关于数学的杂书。读了土地奖得主Timothy Gowers的《Mathematics: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写了一篇自己满意的书评。读了《解码者》,是法国高等科学研究所的一些照片和科研人员的短文。文章质量参差不齐,我喜欢的有《严酷的现实》、《音乐厅》、《到黑板前面去吧!》、《世界的四个秘密》和《初遇尤金·卡拉比》。读了《研究之美》,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读了 John Stillwell的两本书, 《The Four Pillars of Geometry》和《数学及其历史》。这两本书的数学都不深,但都有趣,且清晰,适合闲暇时解闷。前一本是友邻沉默的向量场的力荐,因为这本书还成了朋友,我暑假还跑中科院去面基了。后一本是Tristan Needham的Visual Complex Analysis中的推荐,读后发现是本适合数学系学生的数学史:没有略显繁琐的历史考据,而是用数学的历史发展勾勒出数学概念的自然演化,甚至还有习题以供教材之用(尽管对于学过的人太过于简单)。
        另一个和数学相关的是数学哲学。一直对此保有浓厚的兴趣,今年认真读了几本。《数学:确定性的丧失》是民科爱好读物,连带效应是数学界对其的评价不高。但认真读了就会发现,这是一本好书。《数学领域中的发明心理学》是本数学家写的关于数学发现的心理历程。《概率的哲学理论》是正经的现代学术作品,最终作者给出的答案还是存疑的。叶峰的《二十世纪数学哲学》是今年读的最辛苦的书之一,收获颇多。叶峰的逻辑清晰,彻底贯彻自然主义的结果一定就是叶峰的结论,尽管自然主义的图景还依赖于脑科学的进一步工作。
       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学物理。年底看了卓里奇的《自然科学问题的数学分析》,极浅的数学就有非常profound的结果。明年该好好学些物理了。

        还有十几本没放入。不过都是无甚收获的,也就不列入了。
GoodMorning
作者GoodMorning
1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GoodMornin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