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琐细

feeling 2014-12-23 21:14:24
去电影资料馆看《春光乍泄》的路上,听到身后有两个女生在兴奋地议论——“你说开始的3分钟会不会被剪掉啊?”“不会吧!不会吧!”
不禁莞尔。时代真的变了,当年我可是被这3分钟吓一大跳。
我第一次看《春光乍泄》也是在公众场合,某国际知名娱乐网站组织的王家卫作品观影活动,在三里屯的一家酒吧里。猝不及防,毫无准备,开场就是高潮。黑黢黢中,整个空间呼吸一窒,脸一下就热了,尴尬。
从幽暗酒吧的VCD投影,到专业的资料馆大银幕,更贴近王家卫的这一步,用了14年时光。


******
我的第一张《春光乍泄》碟片来自一位日本朋友的赠送,当时在国内遍寻不得,意外之喜弥足珍贵。
DVD封面是电影里根本没有出现的一个镜头:黎耀辉和何宝荣躺倒在天台上肢体交缠,头顶上大片绿莹莹的天,印着小小的红字Happy together。王家卫舍弃的永远比留下的多得多,只有在《摄氏零度·春光再现》中能看到这段戏的一两个镜头。
梁朝伟基本是被骗去了阿根廷,他本以为拍拍吻戏就到头了,结果……拍床戏前,张国荣觉得梁朝伟很紧张;拍完床戏后,杜可风觉得梁朝伟崩溃了,他和杜可风吐槽“你看他(王家卫)都把我逼到什么地步了”。


******
在《摄氏零度·春光再现》中,可以看到电影拍摄时场记板上写着“The Buenos Aires Affair”(布宜诺斯艾利斯情事)。这是阿根廷作家曼努埃尔·普伊格(Manuel Puig)一部短篇小说的名字,王家卫非常喜欢这个名字,总想着能在一部电影中用上。而这篇小说的中译名就是《春光乍泄》。
最终《春光乍泄》保留了下来,而王家卫发现自己的电影已经和这个城市没有太大关系,于是The Buenos Aires Affair没有了用武之地,王家卫换上了新名字——Happy together。
曼努埃尔·普伊格最为人所知的作品是《蜘蛛女之吻》,整部书充满了迷人的对话、斑斓的电影故事,还有男人对男人的爱情。普伊格本人年轻时就在罗马攻读过电影导演专业,担任过好几部电影的助理导演。他对电影的极度迷恋几乎散布在他的每本小说中。
王家卫早在拍《春光乍泄》之前就曾说过:“到了现在来说,对于我拍电影产生最大影响的正是他(普伊格)”。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


******
张国荣和黄耀明曾经合出过一张专辑《Crossover》,其中有一首《春光乍泄》。当然,和电影没什么关系。
黄耀明的曲,林夕的词,张国荣唱得沧桑淡然“愈是期待愈是美丽,来让这夜春光代替”。真的和电影没关系吗?
“你我在等天亮,或在沉默酝酿,
以嘴唇揭开讲不了的遐想。
你我或者一样,日夜寻觅对象,
却朝夕妄想来日方长”
然后就想起黎耀辉坐在床前看着沉睡中的何宝荣,然后又想起坐在床前的何宝荣看着睡梦中的黎耀辉。
想想是多么伤心,他们最美好的爱情只有我们知道。


******
影片开始,阿根廷入境。因为与自己生日巧合的关系,我对护照上扣下的那个时间点敏感了一下:1995.5.12。

拍摄人马去往阿根廷是在1996年8月。本计划三个星期的拍摄被王家卫拖到了半年,大家呆在世界尽头,等到地老天荒,想家想得发疯,梁朝伟做梦都梦到老妈。但是梁朝伟真的很乖,即便心中偷偷策划了机场出逃,可最终还是没有落实行动。只有他受得了王家卫,于是他能永远活在王家卫的电影中。
但是张国荣等不下去了。他离开了布宜诺斯艾利斯,更像是一场从王家卫电影中的出走。从《阿飞正传》开始,在《春光乍泄》终结,以一个恸哭不已的孤独身影永远退场。黎耀辉走到大瀑布,回家了;小张走到世界尽头,回家了;只有何宝荣被留在了那里,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有意或无意的抛离。他这只没脚的鸟儿终是没有落脚。
所以,《春光乍泄》才是王家卫最让我绝望的电影。

feeling
作者feeling
1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feelin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