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捷赫专栏】日蚀与心蚀

阿捷赫公主 2014-12-23 20:19:44
(2009年的旧文,姑且放在这里)

2009年7月22日,日之全蚀。
  
  白昼变成暗夜,持续六分钟多。
  
  我猛然想起李奥纳多出演的电影《全蚀狂爱(total eclipse)》。因为兰波和李奥纳多,我找了很久这部电影,终于买到DVD。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日蚀仿佛是一个魔咒,无数诗人艺术家频频触发灵感,引发无数伤感缠绵诗意的推测。月球运行到地球与太阳中间。在地球上的人,看到的是被月球遮蔽的阳光。
  
  黑色的太阳,太阳消失的时刻。
  
  
  
  这部片公映的时间是1995年。那时候,李奥纳多还没有成为泰坦尼克号里面深情的杰克,所有中国少女都还不知道他。他生于1974年11月11日,演兰波时候他20出头。1993年他是《谁吃了吉尔伯特》里面的白痴小孩,1996年他出演罗密欧,1997年《泰坦尼克号》上映,1998年他成为铁面人和路易十四。
  
  兰波时期和罗密欧时期的李奥,攀上了美艳的最高峰。金发碧眼,窄脸尖下巴,桀骜混杂童真的眼神,是让女人为之心碎的尤物。
  
  
  《罗密欧与朱丽叶》是一部非常傻的片子。女主角克莱尔也不美。但是这部片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经典,很大程度上因为李
(2009年的旧文,姑且放在这里)

2009年7月22日,日之全蚀。
  
  白昼变成暗夜,持续六分钟多。
  
  我猛然想起李奥纳多出演的电影《全蚀狂爱(total eclipse)》。因为兰波和李奥纳多,我找了很久这部电影,终于买到DVD。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日蚀仿佛是一个魔咒,无数诗人艺术家频频触发灵感,引发无数伤感缠绵诗意的推测。月球运行到地球与太阳中间。在地球上的人,看到的是被月球遮蔽的阳光。
  
  黑色的太阳,太阳消失的时刻。
  
  
  
  这部片公映的时间是1995年。那时候,李奥纳多还没有成为泰坦尼克号里面深情的杰克,所有中国少女都还不知道他。他生于1974年11月11日,演兰波时候他20出头。1993年他是《谁吃了吉尔伯特》里面的白痴小孩,1996年他出演罗密欧,1997年《泰坦尼克号》上映,1998年他成为铁面人和路易十四。
  
  兰波时期和罗密欧时期的李奥,攀上了美艳的最高峰。金发碧眼,窄脸尖下巴,桀骜混杂童真的眼神,是让女人为之心碎的尤物。
  
  
  《罗密欧与朱丽叶》是一部非常傻的片子。女主角克莱尔也不美。但是这部片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经典,很大程度上因为李奥那张侧脸。
  
  他穿了深蓝色的西装,走过去。就那么,侧着脸,带着高傲、戒备、不屑一顾、叛逆,还有不可救药的美艳,睥睨镜头。然后缓缓收回目光,成为绝唱。当年14岁的朱丽叶,看到这样的罗密欧,定会为他去死。
  
  我曾写过这样的文字:“他那时还是青涩的英俊少年,眼底里透着的是桀骜和冷峻,窄长的侧脸,藏蓝色的西装,金发垂在脸庞,斜眼睥睨,我那时才豆蔻,被击中。一首LOVE FOOL听了很多年舍不得删掉。”
  
  
  
  
  
  
  
  我只是记得,《全蚀狂爱》是一部有一点晦暗和粘稠的电影。不明白为什么兰波会爱上维尔伦,但是我们都爱李奥的兰波。李奥有一种轻薄恣意的美好,他的所有年轻和美艳都在他的金发白肤、红唇白齿上闪闪发光。
  
  兰波问维尔伦:你爱我吗?
  
  维尔伦答:爱。
  
  兰波又问:爱我的身体还是灵魂。
  
  维尔伦说:身体。
  
  
  
  李奥的兰波用利刃划过维尔伦的手掌,然后,扎了进去。
  
  兰波要离开维尔伦,维尔伦向他开枪,打中他的手掌。
  
  这样疯狂的爱情。又自我又自私又刻骨又痛苦。
  
  
  
  后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这部片子叫total eclipse,日之全蚀。片名起的很妙,有一种中国文学特有的“顾左右而言他”的感觉。“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笑而不答,指月,“月亮代表我的心”。至于说代表多少,怎样代表,全看问者自身的想象和造化了。
  
  
  
  
  
  多年以后,他美艳的皮囊逐渐有了岁月的痕迹,他并不善用和珍惜它。无数酒精、佳肴、女人,穿过他的美艳,最终重重留下印迹。当年无数暗恋过他的少女都已长大,包括我。我眼睁睁的看着他老去,疯狂的找寻一切关于他的消息。他和很多女星偷情,他让艳舞者在他大腿上跳舞,他喜欢吉赛尔邦臣那个长腿高个巴西模特,他去看望高位截瘫在美国养病的桑兰(桑兰残疾后的要求,那时候杰克是每个女孩的梦中情人,桑兰也不例外)……
  
  原来他并不是那个深情的杰克,独立、贫穷、害羞、勇莽,为了救心爱的女人,永远沉没于冰冷的海底中,青春不朽。这个时候李奥有了眉间竖纹,身形开始宽大起来,初显成熟男人的气息,同时也是他美貌的告别。
  
  我的李奥,已经永远的随着杰克沉没于冰海,死的时候还带着手铐,穿着单薄的衣衫,金发冻成冰凌,听不到他爱的柔丝吟唱那首令人心碎的歌,也听不到柔丝喊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最后,柔丝决心因为他活下去,她哭着亲吻他冰冷的手,然后望着他慢慢沉没,水波模糊了他的金发。
  
  这种感觉真是刻骨。当年我哭成泪人,问妈妈如果杰克不死呢。长大了,才知道杰克不能不死,死亡才使他永恒,成为爱情传奇。后来李奥和凯特再次合作出演《革命之路》,很多人笑称这就是杰克和柔丝结婚十年以后的状况,美好的爱情和梦想一点点的毁灭。真正的悲剧,鲁迅不是说了吗,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他亲手毁掉他营造的梦境。
  
  
  
  我盯着电视屏幕,上面直播日蚀的全过程。
  
  阳光是这样一种东西,它会晒伤、晒黑,也会带来温暖和光明。只是你无法直视它。甚至用摄像镜头也不行。所以,电视上看到的日蚀,是用滤镜过滤过的,安全的。你亲眼看着月影一点一点遮蔽阳光,光明远去,温暖不再。留下的只是边缘的光晕。这样盛大美好的事物,卸去滤镜,摄像机甚至都无法聚焦。于是光晕模糊成一块耀眼的光斑。随后月影又恋恋不舍的逐渐移开太阳,太阳在滤镜下呈现一种奇怪的玫瑰色。这样一场长达六分钟的梦结束了。
  
  我猛然发觉我不再追逐任何关于李奥的消息,也不关心他的现任女友是谁,甚至下意识的抵制他后来的华丽丽的大片。找不到《海滩》,罢了。《猫鼠游戏》很精彩,但那已不再是我的李奥。《飞行家》、《血钻》,买了下载了,压着。看垂垂老矣的柔丝出演《朗读者》,一直没有勇气看杰克和柔丝“结婚十年”的《革命之路》。
  
  他就这样,路过我以及很多人的少女时代。成为一个传奇,以后会成为一个传说。就像马龙白兰度,是当年的性感畜生,把一件简单的白T恤穿得性感动人;老了则有教父风骨。不能否认的是,李奥逐渐成为实力派演员,不再青涩,以后他会成为一个老戏骨。
  
  但是,属于我的那个李奥,已经随着我年少岁月的流失童真的过往死了。永远葬在北冰洋,心脏变成那颗坚硬晶莹的海洋之心。他有时候是鬼才兰波,那个漂亮、自由、疯狂的诗人;有时候是痴情的罗密欧,和朱丽叶隔着鱼缸相望,为她喝下毒酒。他顺着水流沉入海底,忘记贫穷,忘记耻辱,忘记漂泊,忘记他的素描技艺,忘记他看到心爱女孩身体的脸红,忘记他看到美洲新大陆那座象征自由的雕塑时高呼自己是世界之王,忘记寒冷,忘记至死手上还带着手铐。但他永远是那个年轻英俊深情款款的杰克,闭上双眼,音乐声又响起,他邀你跳舞。
  
  
  
  月还是月,日还是日,你却不再是六分钟前的那个你了。因为心蚀。
展开查看全文
阿捷赫公主
作者阿捷赫公主
11日记 26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阿捷赫公主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