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夫·托尔斯泰:托尔斯泰主义

Cether 2014-12-04 04:43:11
(摘自托尔斯泰1897年日记)

很高兴终于有这样一个机会表明我自己,也澄清一个事实,那就是——谈论所谓的托尔斯泰主义是一种极大的错误,寻求我的指导,让我对某些问题做出解答同样如此。

从来不存在我的教导(或教训)这样一种东西。而只有一种为我,为我们而预备的永恒的,普世的,有关真理的教导,她们都清楚地记载在了福音书中。这些教导引导人去认识他与神之间的亲缘(filial,也做“孝顺的”)关系,从而认识他自己的自由或奴仆状态(你可以有自己的理解)——不随从世界的自由,成为神及祂旨意的仆人。当人明白了这些教导,他便立即可以自由地与神交流,他没有任何问题需要去问任何人。

这就如同人在一条流向激流的河里行船。当他尚未进入那激流之中,而只是在平静的河段。此时,他需要自己划行,在这里,他人的划行或许可以为他指路,做他的向导。我自己也正从这里划向那激流,在此处,我或许能够给出一些指导。然而,一旦我们进入那激流之中,那里没有任何向导,没有任何人。我们都被激流的强大之力席卷着,朝同一个方向运动,那本在我们后面的,或许被冲到了我们前面。

人若问他的向导,我是否要继续划行?这表明他尚未进入那激流中。若那人所求问的向导不能把他引向激流深处,引向那根本无法提问之处(因为在那里,提问没有任何意义),那个向导本身也是个糟糕的家伙。当激流以祂那势不可挡之力裹载着我,将我冲向那给我以喜乐的方向,我怎能问是否还要继续前行呢?

人若将自己委身于一个向导,相信并随从他,他便仍行在黑暗之中,他的向导也是如此。

(向托尔斯泰致敬)

《论四福音》1904年版
《论四福音》1904年版

目录
目录

扉页
扉页

内文
内文





Cether
作者Cether
5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Cether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