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的抑郁症(二)

朱熠 2014-11-27 01:33:38
过去的两个星期,我一爷们哭的次数加起来大概与我过去10年哭的次数持平。
过去的两个星期,身体崩塌,情绪崩溃,一步一步地走向没有光的所在。

11月2日,因为要赶做一个PPT,第二天要赴外地出差,于是通宵了,紧接着第二天一整天赶场忙碌,奔波到下午七点回到家,躺上床就开始昏睡,昏天暗地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
最近一次通宵也是因为工作。在那之前医生在我一直吃的欣百达基础上,加了种叫米氮平的药,组成最强效的“California Rocket Fuel”,瞬间消除了我所有的躯体症状,我脑中的大石也消失了,这几年来我第一次如此的轻松,那种通体舒泰的愉悦感宛若重生。但那次通宵后,药效又迅速消失,重新回归到头昏犯困疲乏的日常。但彼时的我并没意识到这是老天给我的一个警示。
11月4日下午,我开始感觉脑中好似有一个锤子在咚—咚—咚地一下下砸,同时胸口也开始隐隐作痛,我天真地以为只是通宵后遗症,好好休息自会缓过来。
11月5日,锤子的敲打力度越来越强,频度也越来越高,“哐”每砸一下,脑袋疼得就如同要炸裂一般。与此同时,循着后脑疼痛的位置,从脖子到后背一带都痛得如同一块坚硬的铁板,稍稍扭动下脖子,就会感觉筋骨咔咔作响。晚上躺上床,只能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尽力找到不舒服中相对最舒服的姿势,只盼能尽快睡着,安睡一夜之后一切又能恢复如常。好不容易昏昏睡去,却又被脑袋里越发凶神恶煞的锤子砸醒,而且发现自己下半身已被汗湿透,艰难地爬起床去洗手间冲洗干净,又重新爬回床上睡去,我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是凌晨两点。迷迷糊糊睡了大概一个小时,再度被下半身盗汗惊醒,全身就如同虚脱了一般无力。就如此这般的醒醒睡睡,在脑中大锤的当当当中熬到了清晨的到来。
我意识到好像是我的抑郁症失控了,我吃的药对我无能为力了,我得去看看医生。但因为我的医生周二才出诊,而且这个时间也无法再挂到其他医生的号,所以我还是得熬四天,没有其他办法,我开始用止痛药芬必得压制我身体里喷涌而出的疼痛感。
那日半夜,芬必得的药效逐渐消失,我又一次从睡梦中被头痛痛醒,疼得用双手使劲砸自己的脑袋,我爬起床想再吃一颗芬必得,让我好歹撑到早上去医院,虽然第二天只有普通门诊,但我翻遍了家里的角角落落也找不到我的药。我无力地瘫在床上。
我拿起手机开始查找附近的24小时药店,查到有一家药店距离我家大概10分钟的步行距离。我艰难地穿上衣服出门了,深秋的上海街头刮着嗖嗖的凉风,往日里明灭的高楼都暗了灯,路旁商店也都闭着门,只有两排路灯发着昏黄的灯光,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偶有车呼啸着驶过。我强忍着一阵阵的疼痛,缓慢地穿过半夜的红绿灯路口,路旁停着一辆出租车,司机把靠背放平在打着盹。
好不容易蹒跚走到药店门口,却发现店门紧闭,我在门上敲了又敲,却没有任何回音。我无力地又拿出手机,开始搜寻其他的药店,发现有另一家药店在距离此处步行约20分钟的地方,按我现在的步行速度,估计半个小时能到达。我这次学乖了,先拨通了药店的电话,铃声在那端空洞地响了好久,在我几乎要放弃时,一个显然被我铃声从睡梦中吵醒的阿姨用疲倦的语气接起了电话。那种感觉就如同《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玛蒂尔德佯装镇定地走过千疮百孔的家,敲响了莱昂的门,半晌没有任何动静,杀手越靠越近,这时莱昂的门终于打开了,一片光芒倾泄而出洒在了玛蒂尔德惊恐、绝望的脸上。
我又开始了在黑夜凉风中的跋涉,脑中的锤子哐哐哐得越发厉害,每迈一步脑中就是一场翻江倒海。实在忍不住,我扶着路边栏杆干呕了一会,而后靠着路边的围墙坐了下来,粗粗喘了会气,又起身继续赶路。
终于买到了药,我快步走进路边一家还开着的24小时便利店,拿起一瓶水,付了钱,就匆匆站在便利店门口拆开药,就着水吞了一颗进肚。之后又经过漫长的跋涉才回到家,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周五请了假,起早去医院挂了门诊的号,医生的诊断结果是我睡眠不好导致躯体症状加重,于是建议我把米氮平的药量加倍,保证睡眠。我回到家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半夜仍旧因盗汗而惊醒,而随着止痛药的药效消失,再次头痛,爬起床跑去厕所扒着马桶把傍晚当饭吃的饼干吐了个精光。
周六,好友生日,早上又吃了止痛药出门,就靠着芬必得撑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依旧就如同前一日般盗汗、头痛、呕吐。
医生给我的药方对我毫无效用。
周日,我想着已连续吃了四天的止痛药,这东西对身体伤害太大,今日即便痛死也不能再吃。我就这么在沙发上躺着,困了就昏昏睡去,醒了就听几耳电视,饿了就起身翻翻家里的橱柜吃些剩下的干粮。夜幕渐渐降临,疼痛感再度如狂风暴雨一样袭来,我蜷缩在沙发里,不知道该拿自己如何是好。差不多每周日晚我都会给家里打电话,今日也不敢再打,因为一听我的口气就知道身体有恙,我也担心会一时控制不住情绪,反而让家里人担心。
蜷缩在昏惨惨的房间里,慢慢的,所有痛苦的前尘往事都从心底里翻涌出来,关于家庭的,关于情感的,关于身体的,关于事业的,凡是所有经历过的苦痛都从角角落落里跳出来,在我的脑海中翻腾,我回顾了自己没什么价值的过往,看着我无比痛苦的现在,又想了想未知的未来,好像看不到任何光亮,我的人生就此被困住了,身体坍塌,没有幸福,就如同张爱玲所写的,一级一级,走进没有光的所在。
我养的猫趴在我的被子上浑然不觉地沉睡着,我又想起我从小养到大的金毛贾六现在远在老家。如果他在身边,此时应该会把头搭在我的身上,用那双幽幽的小眼睛看着我,给我一丁点慰藉,我还要拼命起来给他喂食,带他出去遛达,至少这样我的人生还能有一个支点在撑着我。我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信息:这个世上爱我甚过爱自己的,无非只有我妈和贾六,但现在却只有你这只只知道睡睡睡的猫在身旁。想起被逼无奈送走的贾六,我原本就已跌入谷底的情绪呼喇喇似大厦倾,全线崩盘,在沙发上抱着自己疼痛难当的脑袋痛哭不止。
我当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要不死了算了,反正活着也一无是处。
这几天每日在朋友圈发自己的近况,说着自己的痛苦。我不是一个愿意多吐露自己痛苦的人,还记得一年多前抑郁症最为严重时,我曾在朋友圈写自己的症状,之后被一个朋友拉黑,我问她拉黑的原因,她说我的朋友圈没有一点正能量,本来上班就挺崩溃的,谁不想找点乐子。我也不想自己是一个浑身负能量的人,只是病已至此,体内哪还有一点可以散发正能量的小太阳。
我只是想能不能在我生理和心理全线崩溃、又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溺毙的时候,会有人如救命稻草一样,打电话给我,说“喂,你怎么样了,我陪你去医院吧。”或者敲开我家房门,说:“嘿,你还活着吗,我给你带了点吃的。”我其实是在用我的方式呼救。但我发出的朋友圈下面,无非就是“加油”、“挺住”、“保重”、“你可以的“这些对于当时的我毫无意义的言辞。
当然真心关心我的人有很多,现如今平静下来再回想当时的种种,都只是我脆弱不堪的玻璃心在作祟,只是当时的我完全没有哪怕一丁点力气来对抗自己的脆弱。
还好。我拼命让自己想着,不行啊,我还没写遗书呢。不行啊,我还有卡债没还清呢。不行啊,我还定了月底去泰国的机票和酒店呢。我拼命告诉自己,我多多少少还有生的牵绊和欲望呢,不能就这样走了。
是死是活,无论如何再去看一下医生再说。就在这时,我看到网上显示我的医生停诊了,当时我对着手机屏幕竟哭着笑出了声,我想本就命悬一线,现在又给我压上最后一根稻草。
我实在无力与我的身体和情绪对抗,只能再度求助止痛药,至少把我身体上的疼痛止住,让我可以撑到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去了医院,虽然没能挂上号,但我想着不管哪个医生出诊,我总可以现场去找出诊的医生帮我加号,便早早到了诊室的门口候着,等着医生开门。
候了半天,出来一个护士,对候在诊室等着医生加号的病人说:施医生今天的病人都已经满了,所以不能再给你们加号,再加就要到下午了。
我说:“我可以等。“
“但医生不能等啊。“
“给我看病的苏医生停诊了,我没有办法,只能来找医生给我加号了。“
“施医生实在加不了,你可以找下午的邵医生帮你加。“
我只能先离开医院去公司处理了一些工作,等到中午又请假返回医院,候在诊室门口等着邵医生出诊。
邵医生比规定的时间差不多晚了半个小时才出诊,在门口等着加号的病人一拥而入,医生却说:医院的加号系统坏了,现在无法加号。
大家都不死心,死死候在诊室门口,每有病人看完病出来,便进去看能否加号。终于几次之后,加号系统恢复了运作。医生喊着:我只给开药的加号,要看病的我不给加的。我不知道我作为科室的老病人,算是开药,还是看病。但管不了那么多,在一片混乱中把自己的医保卡递了过去。挂上号,我终于稍稍平静了下来,找了个角落坐下,让又开始隐隐作痛的头靠着墙,闭着眼睛等轮到自己。
从中午一点,一直到五点半。窗外已经黑了,魔都明灭的灯火已然开始闪烁,医院里渐渐人走楼空,只剩下楼道里寥寥几个还在候诊的病人,清洁工已经开始打扫卫生。这时,终于叫到我的号了。
我走进诊室,在医生面前坐下。
医生看着我,冷冷地对我说:“你是来开药的吗?“
“医生,我是苏医生的病人,我这几天感觉特别不舒服……“
“不用说了,你要是开药的话,我现在就给你开,看病的话,对不起我不看。”
“医生,我真的很不舒服,拜托你先听一下我的症状。”
“我一看你这个号就是后加的号,你不知道我只给开药的加号吗?”
“我一大清早就来医院了,上午的医生说可以挂下午的号。”
“那你挂上我的号了吗?是我给你加的号!”
“我的医生停诊了,你让我挂谁的号?”
“你能挂到谁的号,就找谁看。你没有挂上我的号。我五点就应该下班了,现在已经六点了,我都快饿死了,我没有义务看你的病你知道吗!”
 “医生我真的很不舒服,如果我能扛的话,我今天也不会在这里等一整天等着你给我诊断。”
 “如果你开药,我现在就给你开,如果你还有其他事,拿上病历本走吧,挂的号可以去退掉。”
“不用了,谢谢。”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自己有了哭腔,我拿起病历本,转身离开诊室。我强忍着又开始哐哐打鼓的脑袋、又开始垮塌的身体和再度崩溃的情绪,低着头快步走下医院一层层的楼梯。
我想马上走出医院,走到车水马龙的马路当中一躺,一了百了。
走出医院,走进黑沉沉的暮色里,眼泪再也忍不住。我站在一个无人的黑暗角落里,把汹涌到无法抑制的负面情绪一点点排空,几分钟后,我擦干眼泪,重新汇入魔都川流不息的人流里,循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我告诉自己,我可以被自己逼死,也绝不能被一个无良医生逼死。

周二,继续请假在家躺着,晚上疼痛再度来袭时,只能又求助芬必得,至此我已经连续吃了七天的止痛药。
周三,我终于挂上了号,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号。我细细告诉医生我的症状,医生叮嘱我不要再吃止痛药,另外给我加了一种睡前吃的药,用于舒缓紧张焦虑情绪,帮助睡眠。开完药,我心里依旧没底,我在想如果这次医生的诊疗方法依旧无效,那我又该如何。
离开医院,我进了公司,一整天都在忙碌。下午,之前吞下的止痛药又开始失效,疼痛感又开始弥漫我的整个上半身。医生叮嘱了不能再吃止痛药,而他新开的药又只能等到睡前再吃,这次,我真的只能生扛着了。
忙忙碌碌加班到晚上,终于把工作大致完成。我无力地瘫在椅子上,已然气若游丝,感觉自己连起身坐车回家的力气都没有。收拾好东西走出公司大门,艰难行走在昏黄的路灯下,就在猝不及防间,情绪再度决堤。我登上空荡荡的地铁,坐在角落里,把痛到要炸裂的脑袋贴在冰凉的铁皮车厢上,塞上耳机闭上眼睛佯装在睡觉,眼泪却止不住地从眼缝中汩汩流出来,说抑郁难平都是轻的,那种汹涌澎湃的抑郁情绪充盈在我的身体之中,感觉时刻要把我的身体炸裂开。途中几次睁开眼,看到对面座位上的乘客,用诧异的眼神偷偷看着我,我没有力气去掩饰自己的失态,不管不顾继续闭上自己的眼睛。
好不容易回到家,吃了药爬上床,睡前打开手机看了看朋友圈。吃饭,旅游,工作,晒娃,调侃,风景,电影,音乐,恩爱……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这生活不管是幸福的,乏味的,忙碌的,苦恼的,都还在一如往常地继续着。偶尔会有人问候几句,随后又回归到自己的生活里去了。我又想起离开了我的贾六,想起我必须隐瞒现在病况远在家乡的妈,在那之外,可以一起吃喝玩乐、酒肉穿肠的人太多了,但没有谁会真的关心另一个谁的崩溃,这个世界也不会因为谁的崩溃而有些微的改变。
玻璃心地想到这些,刚刚平复下来的情绪又再度咆哮了起来。我冷静了一下,发了条朋友圈宣布告别微信,在我情绪未平之前,我还是远离这个会让我心烦意乱的圈子。

吃了医生给我新开的药,所有的疼痛症状又被压制了下来,但情绪上的洞却仍然补不起来,瘪瘪的,四处漏着风。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这些灰暗到没有一点光的东西写出来有什么意义。
==============
说说我的抑郁症(一)http://www.douban.com/note/409740477/
朱熠
作者朱熠
30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230 条

添加回应

朱熠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