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谈谈日本的推理小说奖项

小六子 2009-09-24 16:18:40
        日本是世界第一推理大国,每年出版的推理小说新书(以单行本为主,也有直接出文库本的情况)非以百计,年产量在十部作品以上的作家也不在少数。然而这只是日本推理市场成熟和繁荣的诸多表征之一,与大量的推理小说相对应,名目繁多、令人发晕的大大小小、风格不一的推理奖项也是日系推理足以与欧美推理相颉颃的一大要素。
  我们经常嗟叹于欧美推理的没落和“黄金时代”的古典本格传统不在,但与我们仅一衣带水之隔的邻国日本,却始终保存着本格解谜的种子,大师和高手层出不穷。战前在江户川乱步统领下的“新青年时代”,小栗虫太郎、梦野久作、甲贺三郎、大阪圭吉、海野十三……诸雄并起,本格与变格论战频仍;战后的“宝石时代”,以横沟正史、高木彬光、土屋隆夫、鲇川哲也为代表的作家们,为本格推理注入了持久的活力;再来则是“幻影城时代”,在岛崎博(傅博)的努力下,发掘出了一批赖以维系本格血脉的新人作家,泡坂妻夫、栗本薰、连城三纪彦、竹本健治等人以寥落的星星之火先后与社会推理派、冷硬冒险派的大流相抗衡;最后便是现如今在日本炙手可热的“新本格世代”,他们在岛田庄司的导引下迅速成长,将本格推理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致,各种分支流派林立不息,规模和影响都不比日本战国时代的诸藩势弱,其中最具“先锋”气质的便是方当进行中的“梅菲斯特时代”。
  请注意,笔者的以上文字非以赘言重述日本推理发展史为目的,而是要突出该史程中各个阶段所出现的杂志之重要性(《新青年》、《宝石》、《幻影城》和《梅菲斯特》都是日本深具影响力的推理专门志)。尤需广大读者注意的是,这些杂志培养的在日后被视作一定时期之代表的新人作家们,正是通过以各杂志名字命名的相应奖项而脱颖而出的。因此,关注日本的推理杂志及其奖项十分有意义,毕竟这一优良传统至今仍未被遗忘,《小说推理》、《ALL读物》、《Mysteries!》等杂志都有各自的推理新人奖,这一点与美国的《埃勒里·奎因神秘杂志》主办之同名奖项实无明显区别。除却杂志办奖之外,日本推理作家协会、日本本格推理俱乐部等组织机构和讲谈社、光文社等出版商“主催”(即主办的意思)的新人奖项也不遑多让,且评选标准、过程更加规范和严苛,往往是数百部作品中挑选一、二佳作,甚至时有获奖作空缺的情况出现。
  总的来说,日本的推理奖项不管是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比现在的欧美推理奖高出几筹(仅从欧美庶几丧失本格传统这一点来分析,笔者的此一论断当不为过吧)。依照参选范围来划分,我们说日本的推理奖项大致可以分作专业奖和非专业奖两大类,其中专业奖包括上述的组织办奖、杂志办奖和出版社办奖,而非专业奖则概指那些将推理小说纳入参选作品范围的大众文学类奖项,如直木奖、山本周五郎奖、柴田炼三郎奖等。下面将由笔者具体来谈谈这些推理奖(已停办的奖项适度介绍)。

 

  一、专业奖
  1. 江户川乱步奖 / 江戸川乱歩賞
  江户川乱步奖,通称或简称“乱步奖”,设立于1954年,是主办方日本侦探作家俱乐部(后更名为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用江户川乱步捐献的基金以奖励推理小说创作而创设的文学奖,是日本推理小说界历史最悠久也是最具知名度的新人奖。起初受奖标准是为了表彰对推理小说出版具有贡献的个人或团体,前两届分别颁给编著《侦探小说辞典》的推理小说评论研究家中岛河太郎,与计划性出版欧美翻译推理小说系列“早川袖珍推理”的早川书房。
  为了提倡推理小说写作与阅读风气,第三届以降,开始公开招募长篇优秀作品(不另设其他项目)。现在本奖作为新人登龙推理文坛的最主要途径而为世人所熟知。其评选方式是由六位推理小说评论研究者担任预选委员,从每年超过三百篇的投稿作品中选出五部最终入围作,再由包含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理事长在内的五位推理作家单位决选评审。
  乱步奖的正奖为江户川乱步像,副奖为1000万日元奖金。同时,获奖作由讲谈社出版。从1992年的第38届开始,富士电视台作为赞助商之一加入奖赏后援,因此获奖作将很快电视剧化,或者被摄制成电影。作为正奖的人像,第48届之前是“歇洛克·福尔摩斯像”,不过从第49届开始改为更有本土特色和纪念意义的“江户川乱步像”了。
  获奖作由讲谈社文库收录,不过近年来因绝版而难以入手的情况越来越多,终于自1989年9月开始陆续推出“讲谈社文库·江户川乱步奖全集”,保证了获奖作品及评选内容全收录。该全集迄今(2006年9月)已出至18卷(大多以两部获奖作合为一卷)。虽说出版之初,曾号称收录全部获奖作,但也有个别作品因不能得到作者的支持而无法得以收录的情形。2004年4月,乱步奖作家合作编撰的中篇单行本《乱步奖作家红色的谜》出版。
  由于该奖地位特殊、素质整齐,历年来入围作品的平均水准稳定,足以媲美职业作家(不少得奖者都是不只一次投稿,而是经过两年以上的磨练才摘下荣冠),因此比较受我国推理出版界重视,近一半获奖作都出版了中译本,成为读者了解日系推理的一扇窗口。当然,本奖也和其他新人奖一样,面临“投稿对策”问题,即新人们往往针对评选倾向写作的情况逐渐浮现,致使一些不依评选倾向而创作的秀作最终落选,比如土屋隆夫《天狗的面具》、中井英夫《献给虚无的供物》、天藤真《嫌疑犯》、中町信《自动车教习所杀人事件》、岛田庄司《占星术杀人魔法》、小森健太朗《挪威城的密室》、折原一《倒错的轮舞曲》等,造成了遗珠之憾。
  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猫知道》(仁木悦子)、《湿濡的心》(多岐川恭)、《枯草之根》(陈舜臣)、《幻影之城》(户川昌子)、《天使的伤痕》(西村京太郎)、《柏林1888》(海渡英祐)、《阿基米德借刀杀人》(小峰元)、《蝴蝶们如今……》(日下圭介)、《属于我们的时代》(栗本薰)、《猿丸幻视行》(井泽元彦)、《放学后》(东野圭吾)、《剑道杀人事件》(鸟羽亮)、《恐怖分子的阳伞》(藤原伊织)、《虚线的恶意》(野泽尚)、《13级台阶》(高野和明)、《天使之刃》(药丸岳)等。
  2.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 日本推理作家協会賞
  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的前身为日本侦探作家俱乐部,于1947年六月创立,隔年开始颁发日本侦探作家俱乐部奖。由于社团法人化,在1963年由原先的同好团体变更为由职业作家组成的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名也改为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而更名前后的纪录则合并计算。
  第一届在1948年举办,当时设有长篇奖、短篇奖及新人奖三项,不过新人奖也就仅此一届,直到目前为止都未再设立新人奖项。从1952年的第五届起不再分项,直到1976年的第二十九届才再度分项,目前分为长篇或连作短篇集、短篇、评论及其他等三项,并规定不限类别,同一人不得重复得奖。目前的选评方式是由多名推理小说评论研究者担任预选委员,分别选出四到五部最终入围作品,再由数名推理作家担任决选评审。
  由于本奖的地位特殊,几乎可以作为日本推理专业奖项之水平最高者,因此有不少作品曾出版中译本,目前已取代乱步奖成为中国的推理读者最为关注的大奖。历届得奖作包括各种题材、类型,如文学气息浓厚的《一朵桔梗花》(连城三纪彦,1981年第三十四届)、冷硬派风味的警察小说《新宿鲛》(大泽在昌,1991年第四十四届),或是描写女性心理的《越界》(桐野夏生,1998年第五十一届),呈现出日本推理小说的多样性风貌,并不只专注于侦探办案上。
  虽然历届得奖作均具有一定水准,以选出年度最佳推理小说、肯定作家成就为努力方向,但由于不得重复授奖,得奖作的年度代表性可能不足。对作家本身的纪录也是,若某位作家曾得过奖,即使之后写出超越得奖作的作品也无法再受到这个奖项的肯定。近年来,已引起越来越多文学评论家建议改进这项规则,成为日本推理界的重要话题之一。
  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本阵杀人事件》(横沟正史)、《不连续杀人事件》(坂口安吾)、《能面杀人事件》(高木彬光)、《憎恶的化石》(鮎川哲也)、《影子的告发》(土屋隆夫)、《蒸发》(夏树静子)、《日本沉没》(小松左京)、《失控的玩具》(泡坂妻夫)、《大诱拐》(天藤真)、《终点站杀人事件》(西村京太郎)、《爱丽丝国的杀人》(辻真先)、《卡迪斯红星》(逢坂刚)、《钟表馆的幽灵》(绫辻行人)、《龙眠》(宫部美幸)、《魍魉之匣》(京极夏彦)、《秘密》(东野圭吾)、《永远是孩子》(天童荒太)、《推理歌剧》(山田正纪)、《樱的圈套》(歌野晶午)、《死神的精确度》(伊坂幸太郎)、《玻璃之锤》(贵志佑介)、《赤朽叶家的传说》(樱庭一树)等。
  3.日本推理文学大奖 / 日本ミステリー文学大賞
  这是由光文社后援设置的奖项,于1998年创立,正奖是一尊象征故事能手的天方夜谭山鲁佐德雕像,副奖是三百万日元。本奖是日本推理界唯一的功劳奖,奖励的对象是对于日本推理文学具有卓越贡献的小说家与评论家,至今已举办十一届,历届得奖者分别为:佐野洋、中岛河太郎、笹泽左保、山田风太郎、土屋隆夫、都筑道夫、森村诚一、西村京太郎、赤川次郎、夏树静子、内田康夫等人。对于中国推理读者而言,这样的名单决不陌生,因为都是老牌重量级作家,当然也容易推理出这个奖项的性质。
  4.日本推理文学大奖新人奖 / 日本ミステリー文学大賞新人賞
  为光文社后援设置的新人奖项,于1998年创立,正奖是山鲁佐德雕像,副奖是五百万日元,至今已举办十一届。最新获奖作为绪川怜(1957— )的冒险小说《雾之孤调》。
  5.梅菲斯特奖 / メフィスト賞
  本奖项是由讲谈社从1995年起举办的小说新人奖。采取长期征稿方式,不设评审委员、没有奖金、没有征稿期限、作品字数无上限(下限是三百五十张稿纸),由编辑从不断涌入的稿件中阅读、遴选、出版,因此有时一年只有一名得奖者,有时多达五、六名。传统的新人奖大多以选出各方面表现平均、中规中矩,让大多数读者都觉得不错的作品为主。本奖则跳脱过往模式,直接由编辑决定,以选出好看的娱乐小说为准则。
  虽然本奖第一届得奖作是一九九六年出版的森博嗣《全部成为F》,但起源其实是一九九四年出版的京极夏彦《姑获鸟之夏》。有志成为作家的新人除了参加新人奖之外,也有不少人直接投稿至出版社,当时京极夏彦便是如此。《姑获鸟之夏》在众多良莠不齐的投稿中被发掘出来,轰动一时,此系列后续作品也本本畅销,近十年来,京极夏彦陆续摘下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泉镜花文学奖、山本周五郎奖与直木奖,这全赖当时讲谈社慧眼独具,而《姑获鸟之夏》也因此被称为“梅菲斯特奖第○届得奖作”。
  由于《姑获鸟之夏》的成功,一九九五年讲谈社在杂志《小说现代增刊梅菲斯特》上刊登征稿消息,隔年陆续出版了《全部成为F》与清凉院流水《密室物语》这两部风貌差异极大的作品。《全部成为F》刚出版时,大众因此认为本奖的定位是新本格推理小说奖,但与前者风格完全不同的《密室物语》出版后,立即引起广泛讨论,连职业推理作家也纷纷提出各自的看法,这部争议性极大的作品影响了许多后起新秀。之后几届得奖作不似前两届那般抢眼,但每部作品的题材各异,写作手法各有特色,搞笑、金融、奇幻、历史与传统日本和歌等不同风貌,呈现出本奖“个性化”的特色。
  自一九九九年起,第十二届得奖作的雾舍巧《二重身宫》又走回新本格推理小说路线。之后两届得奖作分别是殊能将之《剪刀男》与古处诚二《UNKNOWN》,这两部作品令本奖的声势再创高峰。而第十七届的古泉迦十《火蛾》及第十九届的舞城王太郎《烟、土或食物》更是引起读者与评论家的瞩目。该奖得主以年轻人居多,往往只有20岁左右,第五届的浦贺和宏获奖时只有19岁,这使得梅菲斯特奖作品或多或少地带有“轻小说”的趣味。目前最新得奖作是今年5月刚出版的二郎游真《Money Road》。
  除了上文提到的作品外,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还有《六块炸猪排》(苏部健一)、《J的神话》(干胡桃)、《漆黑的黎明》(冰川透)、《电影般的风格──镜公彦理想的杀人方式》(佐藤友哉)、《斩首循环》(西尾维新)、《钟城杀人事件》(北山猛邦)、《错格的幻影》(生垣真太郎)、《冰封校舍》(辻村深月)、《少女在黑暗的腹地跳舞》(冈崎隼人)等。
  6.本格推理小说大奖 / 本格ミステリ大賞
  由17名热爱本格推理小说的作家发起,并于2001年11月正式成立本格推理作家俱乐部,同年开始举办本格推理小说大奖,由会员票选出同年出版的本格推小说第一名。
  目前的规则是在每年的12月中旬,将这一年的书单与提名单寄给会员,在翌年的1月中、下旬,由预选委员会从众多提名作品中选出五本入围。会员必须读过所有入围作品才能享有投票权,本奖在5月中旬开票,正奖为京极夏彦设计的奖杯。除了以长篇或连作短篇集为范围的小说奖,同时举办评论·研究奖,至于该年度优秀的短篇小说则集结成册,由讲谈社出版。
  在成立本格推理作家俱乐部的宣言中便明白指出——为了促进本格推理小说这种类型文学的发展,在目前纷乱的各式奖项中,设立一个以本格推理为评选第一要件的奖项有其重要意义。俱乐部成员集结于此,也是期望这个奖项能够运作顺利,并获得各方的协助与认同。
  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推理歌剧》(山田正纪)、《GOTH 断掌事件》(乙一)、《樱的圈套》(歌野晶午)、《去问人头吧》(法月纶太郎)、《嫌疑犯X的献身》(东野圭吾)、《影子》(道尾秀介)、《女王国之城》(有栖川有栖)等。
  7.鲇川哲也奖 / 鮎川哲也賞
  该奖的前身是1988年的“鲇川哲也与十三个谜”,正式设奖是在1990年,以作家鲇川哲也(1919~2002)命名,由东京创元社主办,目前已举办17届,正奖为柯南·道尔雕像。鲇川哲也毕生信奉本格推理小说的创作精神,在日本推理文坛地位很高。既然本奖以鲇川哲也为名,评审方针自然是倾向于选出具有传统解谜趣味的作品,也因此成为九十年代促进日本本格推理小说蓬勃发展的推手之一。除了每年的首奖得主外,获得第一届佳作的二阶堂黎人(《吸血之家》)、入围第一届的西泽保彦(《联杀》)、入围第二届的篠田真由美(《琥珀城的杀人》)、入围第四届的贯井德郎(《恸哭》)与连续入围第七、八届的柄刀一(《绚烂的红色》《三千年的密室》)等作家,都是经由鲇川哲也奖而受到文坛瞩目的。不过,近几年来逐渐呈现出每届得奖作品的水准参差不齐的现象,这也一定程度上反应了日本推理小说界如今正逐渐打破类型范畴,往多方面发展的现状。
  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杀人喜剧的13人》(芦边拓)、《七岁小孩》(加纳朋子)、《冰冻之岛》(近藤史惠)、《化身》(爱川晶)、《狂乱二十四孝》(北森鸿)、《未明的噩梦》(谺健二)、《千年的沉默 异本源氏物语》(森谷明子)等。
  8.横沟正史推理大奖 / 横溝正史ミステリ大賞
  以日本推理文坛泰斗横沟正史为名,由角川书店举办,公开征稿的推理小说新人奖。
  上世纪70年代后半叶,多部横沟正史作品由市川崑执导搬上大银幕,大获好评。借此横沟热潮,角川书店于1981年设立横沟正史奖。2001年改名为横沟正史推理小说大奖,并于隔年增加一项附奖——东京电视台奖,由东京电视台以影像化为标准,独立选出。
  虽然以横沟正史为名,特殊的是本奖并非以传统本格风格作为单一选评方针,而是更为广泛地接受不同类型、不同个性的推理小说投稿。此外,只要入围最终决选,作品便得以出版,此点与一般新人奖不同。因为这些特点,本奖的投稿数量向来不少,也时有不同风貌的优秀作品出现,著名推理小说家绫辻行人、恐怖小说作家坂东真砂子等人,近年来接任本奖评审,选出不少以冒险悬—疑、科幻等元素包装,而内在还是具有本格趣味的得奖作。
  不过,本奖不只是在中国知名度不高,在日本读者眼中也不像看待其他推理小说新人奖那么重视,投稿数量虽多但是水准不稳定,这些弱点能否经由前几年陆续更换评审为中坚推理作家而获得改善,尚待观察。
  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直线的死角》(山田宗树)、《DZ》(小笠原慧)、《中空》(鸟饲否宇)、《水时钟》(初野晴)、《有一天,将会前往彩虹彼端》(伊冈瞬)等。
  9.松本清张奖 / 松本清張賞
  1994年由财团法人日本文学振兴会为纪念社会派推理大师松本清张而创办的中短篇推理文学奖,最初以“广义的推理小说和历史时代小说”为征文对象,但自2003年改为“不问类型,只要是质量良好的娱乐小说既可”的标准。目前已举办15届,正奖是一块钟表,副奖为500万日元奖金,获奖作由文艺春秋社出版单行本。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阴暗的季节》(横山秀夫)、《轮回》(明野照叶)、《火天之城》(山本兼一)、《银河赋》(叶室麟)等。
  10.大薮春彦奖 / 大藪春彦賞
  简称“大薮奖”。是1999年为纪念推理作家大薮春彦,由大薮春彦奖选拔委员会主办、德间书店赞助的推理文学奖。该奖的获奖作皆为冷硬冒险小说,目前已举办10届,奖金500万日元。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漂流街》(驰星周)、《亡国之盾》(福井晴敏)、《邪魔》(奥田英朗)、《荒野之魂》(垣根凉介)、《谨告犯人》(雫井修介)、《牺牲》(近藤史惠)等。
  11.ALL读物推理小说新人奖 / オール讀物推理小説新人賞
  本奖项是从1962年起,以杂志《ALL读物》为名,由文艺春秋社举办的短篇推理小说新人奖。
  目前的征稿标准是400字稿纸50张至100张,每年的6月30日截稿,由四名作家担任决选评审,并于同年的十一月号杂志公布并刊载得奖作。近年来,曾任评审的作家有逢坂刚、大泽在昌、高桥克彦、藤田宜永、藤原伊织、宫部美幸、石田衣良等兼具实力与知名度的中生代作家。
  一般来说,在日本大众文学领域里,长篇小说比短篇小说来得抢眼。各种名目的奖项越来越多,另一方面,每年因短篇小说奖成为作家的新人增加了,水准却参差不齐,因此在日本大众文学界甚至有“通知得奖与被告知罹患癌症一样”一说,用来形容得奖作家此后面临的竞争非常激烈。
  虽然日本大众文学界目前短篇小说的整体表现不佳,这种现象反应在各种短篇小说奖顷,不过本奖历史悠久,评选严谨,在各种短篇推理小说奖项中兼顾口碑与读者喜好,与其他奖项相比,具有较强的公信力。在历届得奖者中也确实出现几位知名畅销书作家,如西村京太郎、赤川次郎、逢坂刚、宫部美幸与石田衣良等等。
  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幽灵列车》(赤川次郎)、《邻人的犯罪》(宫部美幸)、《雨女》(明野照叶)、《池袋西口公园》(石田衣良)、《猫头鹰男》(朱川凑人)等。
  12.“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大奖 / 『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大賞
  这是个十分年轻的推理新人奖。2002年由宝岛社、NEC、Memory-Tech联合创办,分金奖(大奖)和银奖(读者奖)两个奖项,大奖奖金1200万日元。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四天内的奇迹》(浅仓卓弥)、《巴提斯塔的荣光》(海堂尊)等。
  13.三得利推理大奖 / サントリーミステリー大賞
  1983年由朝日广播公司、文艺春秋出版社和三得利有限公司联合创办的推理小说新人奖,是日本众多推理奖项中比较罕见的接受海外应征作品的大奖,加上最终决选过程公开透明、除大奖外另设读者奖、获奖作将马上广播剧化等特点,使得该大奖的整体质量比较高。2003年因播放对应广播剧的节目《星期六 Wild剧场》终止而暂停颁奖。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葡萄酒盛满杀意》(黑崎绿)、《罗苹计划》(横山秀夫)、《碍眼的坏蛋们》(伊坂幸太郎)等。
  14.新潮推理俱乐部奖 / 新潮ミステリー倶楽部賞
  由新潮社主办的长篇推理小说新人奖,1996年至2000年共5届。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荣光一途》(雫井修介)、《奥都邦的祈祷》(伊坂幸太郎)等。
  15.日本冒险小说协会大奖 / 日本冒険小説協会大賞
  日本冒险小说协会(Japan Adventure Fiction Association,JAFA)由著名喜剧演员、藏书家内藤陈于1981年创立。翌年开始启动年度评选工作,入选作为前一年在国内出版的冒险小说(含海外翻译作品),根据会员的投票颁发给协会大奖。本奖与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不同,可以重复授奖。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不眠之夜》(北方谦三)、《山猫之夏》(船户与一)、《马克斯之山》(高村薰)、《不夜城》(驰星周)、《理由》(宫部美幸)、《亡国之盾》(福井晴敏)、《新宿鲛IX 狼花》(大泽在昌)、《来自择捉岛的紧急电报》(佐佐木让)等。
  16.小说推理新人奖 / 小説推理新人賞
  本奖由双叶社主办,获奖作必须为发表在该社的杂志《小说推理》上的作品,于1979年设奖,奖金为100万日元,首届获奖作是《感伤的街角》(大泽在昌)。
  17.Mysteries!新人奖 / ミステリーズ!新人賞
  本奖由东京创元社主办,其前身是“创元推理短篇奖”,原奖设立于1994年,随着旗下推理杂志《Mysteries!》创刊而于2003年改为现名,以征募“格调新颖、意气风发”的短篇推理秀作为目标,正奖为一块怀表,副奖为30万日元,并刊载于翌年的杂志上。
  18.创元推理评论奖 / 創元推理評論賞
  1994年由东京创元社设立的专以推理评论为应募对象的新人文学奖,这样的推理评论专门奖在全世界都是相当罕见的。可惜该奖项的生命并不长,2003年的第十届之后即告中止。当今日本推理界最知名的几位年轻推理评论家佳多山大地、千街晶之、鹰城宏……就是凭借该奖项正式出道的。
  19.日本推理悬疑小说大奖 / 日本推理サスペンス大賞
  日本国家电视网络集团主办、新潮社协办的推理新人奖,获奖作将于《小说新潮》杂志上全文刊载,1988年至1994年间共颁奖七届。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魔术的耳语》(宫部美幸)、《孤独的歌声》(天童荒太)等。
  20.角川小说奖 / 角川小説賞
  1974年至1985年由角川书店主办的大奖,获奖作以推理为主,间有科幻、奇幻和恐怖题材的作品,皆为该社当年出版的小说,共举办12届。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人性的证明》(森村诚一)、《七人共犯》(中津文彦)等。
  21.北区内田康夫推理文学奖 / 北区内田康夫ミステリー文学賞
  2002年4月创办的由东京都北区出生的推理大师内田康夫赞助的新人奖,获奖作将发表在实业之日本社的《月刊J-novel》上。目前已举办6届。
  22.岛田庄司选蔷薇之城福山推理文学新人奖 / 島田荘司選 ばらのまち福山ミステリー文学新人賞
  该奖于2007年设立,由“日本推理之神”岛田庄司(出生地广岛县福山市)担任本奖的唯一选拔委员,征稿要求是“属于可以成类型文学里的推手,并且偏重本格、逻辑性强的作品”,每年选出一部长篇获奖作,并由讲谈社等三家出版社轮流出版。首届获奖作将于今年(2008)夏天诞生。

 

  二、非专业奖
  1.直木三十五奖 / 直木三十五賞
  简称“直木奖”。直木三十五是日本大正、昭和初期的重要作家暨评论家,于1934年早逝,得年43岁。另一位名作家菊池宽与其交情颇深,便在同一年向文艺春秋社提案成立纪念直木三十五的大众文学奖,出版社在四月号的《文艺春秋》公布了芥川奖与直木奖设立的消息,翌年正式发布奖项成立宣言。
  目前直木奖的规则是一年两届,不限篇幅长短、不拘类型,只要是期限内出版的书籍(上半期为12月1日至翌年5月31日,下半期为6月1日至11月30日),或在杂志上刊登的作品(上半期为11月1日至翌年4月30日,下半期为5月1日至10月31日),都在遴选范围之内。每年1月初与7月初公布入围名单,当月中旬公布结果。
  虽然故事长短不拘,不过最近十年的得奖作都是已出版的书籍,在杂志上刊登的中、短篇作品已鲜少入围甚至得奖。因此,直木奖是否该分类为长、短篇两种,以及多年不变的评审委员阵容是否造成影响,甚至文艺春秋社出版的书籍几乎届届入围的情况,都是日本艺文界期待直木奖能改进的地方。
  由于直木奖是个不限类型的大众文学奖,历年来曾有不少推理小说作家入围或得奖。例如战前的木木高大郎、久生十兰与小栗虫太郎,战后的多岐川恭、土屋隆夫、陈舜臣、结城昌治、赤川次郎、连城三纪彦、北方谦三、岛田庄司、北村薰、乃南朝、驰星周、折原一、横山秀夫、天童荒太、福井晴敏、石田衣良、本多孝好、伊坂幸太郎……等人,都曾入围甚至得奖。但作为大众文学领域的最高奖项,直木奖不光评选过程十分严苛,且不可重复拿奖等规则也使得竞争接近惨烈,因此首次入选便得奖的推理作家比较鲜见,即使如宫部美幸、东野圭吾这样的重量级名家都是第6次进入决选方始最终问鼎,北村薰、伊坂幸太郎、驰星周、黑川博行等人则已经是数度入选却始终刹羽而归,因此像樱庭一树那样“二进宫”就捧得宝冠回的例子几乎可以用奇迹来形容,至于像横山秀夫那样因为自己的作品《半落》受到不公正对待而宣布以后将拒绝参选直木奖的作家也实属异数了。
  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拿破仑狂》(阿刀田高)、《卡迪斯红星》(逢坂刚)、《我杀了那个少女》(原尞)、《荫桔梗》(泡坂妻夫)、《马克斯之山》(高村薰)、《新宿鲛无间人形》(大泽在昌)、《恐怖分子的阳伞》(藤原伊织)、《理由》(宫部美幸)、《柔嫩的脸颊》(桐野夏生)、《后巷说百物语》(京极夏彦)、《花食》(朱川凑人)、《嫌疑犯X 的献身》(东野圭吾)、《吉原手引草》(松井今朝子)等。
  2.日本全国书店大奖 / 本屋大賞
  日本全国书店大奖由全日本书店工作人员的有识之士发起,是日本唯一由书店工作人员票选的书籍奖,被认为是“日本平民文学奖中最具影响力与市场价值”的一个图书奖项。本奖由书店(包括网上书店)工作人员在自己过去一年中读过的、觉得“有意思”、“值得推荐给顾客”、“希望在自己的书店销售”的书中投票选出。另外该奖还设有“发掘奖”,目的在于盘活旧书市场,选择范围是所有已经出版的旧书中的作品,同样由书店员工阅读并投票选出。该大奖创办于2004年,已举办5届,入选作品涉及冒险、科幻、推理等多个领域,均以其独特的视角赢得大量读者的支援。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夜晚的远足》(恩田陆)、《金色梦乡》(伊坂幸太郎)等。
  3.日本幻想小说大奖 / 日本ファンタジーノベル大賞
  该大奖由读卖新闻和清水建设联合主办、新潮社赞助,开始于1989年。公开征募未发表过的幻想小说,奖金500万日元,获奖作由新潮社出版。只要进入最终决选,哪怕没有获得大奖也会予以出版,恩田陆(《第六个小夜子》)和小野不由美(《东京异闻》)就是最好的例子。从广义上看,推理小说也可以算是幻想小说的一个分支,因此时有推理作家捧得该奖而回。
  4.恐怖悬疑小说大奖 / ホラーサスペンス大賞
  2000年至2005年间由幻冬舍、新潮社和朝日电视三家联合主办的公开招募兼具恐怖色彩和悬疑色彩的长篇小说的新人文学奖,设置了大奖和特别奖(读者奖)两项内容,奇数届大奖作品由新潮社出版,偶然届大奖作品由幻冬舍出版,读者奖由当届不是大奖作品出版方的出版社出版。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如果九月永远不结束》(沼田真帆香留)、《背之眼》(道尾秀介)等。
  5.山本周五郎奖 / 山本周五郎賞
  简称“山本奖”或“山周奖”。由新潮文艺振兴会主办、新潮社赞助。正如大众文学的直木奖之对应纯文学的芥川奖一样,赫赫有名的山本周五郎奖则是为了对应三岛由纪夫奖而于1988年创设的,授予年度最具山本文学精神的“物语色彩”浓重的通俗小说(上一年4月到当年3月出版的单行本,长篇、短篇集、连作短篇等各种类型都有),奖金100万日元。山本周五郎,是唯一拒绝了直木奖的作家。从这个方面来考量,我们会发现山本奖作品往往是直木奖不便处理的题材(如偏幻想性的山田太一《遭遇异人的夏天》,或者女同性恋题材的中山可穗《白玫瑰之渊》,或者揭示人性心理的天童荒太《爱的病理》),正因为迥异于直木奖的评选标准,该奖被赋予了“有先见之明倾向的奖”的地位。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火车》(宫部美幸)、《一九三四年冬乱步》(久世光彦)、《夺取》(真保裕一)、《中庭杀人事件》(恩田陆)等。
  6.吉川英治文学奖 / 吉川英治文学賞
  吉川英治文学奖是依照日本“国民作家”吉川英治(1892-1962)的遗志在1967年创立的,主办方为吉川英治国民文化振兴会,奖金300万日元,现已成为日本大众文学领域的重要奖项之一。司马辽太郎、渡边淳一、林真理子等日本名作家都曾因获得该奖而备受瞩目。该奖作品都是历史题材,值得一提的获奖推理作有《鬼平犯科帐》(池波正太郎)、《死之泉》(皆川博子)、《无名毒》(宫部美幸)等。
  7.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 / 吉川英治文学新人賞
  本新人奖由吉川英治国民文化振兴会主办、讲谈社赞助,于1967年创立,奖金100万日元。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不夜城》(驰星周)、《弦之圣域》(栗本薰)、《99%的诱拐》(冈岛二人)、《不眠之夜》(北方谦三)、《新宿鲛》(大泽在昌)、《本所深川诡怪传说》(宫部美幸)、《家鸭与野鸭的自动投币式置物柜》(伊坂幸太郎)、《隐蔽捜査》(今野敏)等。
  8.柴田炼三郎奖 / 柴田錬三郎賞
  柴田炼三郎是日本著名的历史小说、剑侠小说作家。为了纪念他对日本文学的贡献,柴田奖于1988年创设,由集英社主办,奖金300万日元。获得该奖的重要作品有《隐菊》(连城三纪彦)、《潘朵拉岛》(大泽在昌)、《残虐记》(桐野夏生)等。
小六子
作者小六子
20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小六子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