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笔记】解析法国电影《两小无猜》的转场技巧

姚大辉 2009-09-23 02:28:23
  新浪潮电影的主将之一,“作者电影”的提倡者和突出代表,弗朗索瓦?特吕弗曾经说过:“电影是顽童的艺术。”用这句话来形容法国电影《两小无猜》(2003年)可谓恰如其分。

  这部电影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天使爱美丽》(2001年),因为同是法国电影,都散发着浓郁的法兰西似的浪漫情怀,都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色彩,都利用了数码剪辑制造特技效果等等,连两部影片的幕后特效和美工制作班底都是同一班人马。因此有人称《两小无猜》约等于《天使爱美丽2》。

  但是两部片子还是有很大区别。《天使爱美丽》是导演让?皮埃尔?热内在好莱坞拍摄《异形Ⅳ》票房惨败之后重回法国的“用力之作”,而《两小无猜》是导演伊万?萨姆埃尔的第一部作品,是“一部混合童心和真爱的电影”。选择《两小无猜》来分析,是因为一位导演的处女作从来就不单纯是一部作品,而是才华和无知的混合体,是强悍和虚弱的并生物,它带有更加强烈的创作激情和微妙韵味,在镜头语言上往往也更加大胆。

  本文主要分析《两小无猜》的转场技巧,通常对电影来说,有三种情况需要转场:表现场景转换、时间变化、情节自然段落结束。常用的转场方式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利用特技技巧来转换,常用于较
  新浪潮电影的主将之一,“作者电影”的提倡者和突出代表,弗朗索瓦?特吕弗曾经说过:“电影是顽童的艺术。”用这句话来形容法国电影《两小无猜》(2003年)可谓恰如其分。

  这部电影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天使爱美丽》(2001年),因为同是法国电影,都散发着浓郁的法兰西似的浪漫情怀,都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色彩,都利用了数码剪辑制造特技效果等等,连两部影片的幕后特效和美工制作班底都是同一班人马。因此有人称《两小无猜》约等于《天使爱美丽2》。

  但是两部片子还是有很大区别。《天使爱美丽》是导演让?皮埃尔?热内在好莱坞拍摄《异形Ⅳ》票房惨败之后重回法国的“用力之作”,而《两小无猜》是导演伊万?萨姆埃尔的第一部作品,是“一部混合童心和真爱的电影”。选择《两小无猜》来分析,是因为一位导演的处女作从来就不单纯是一部作品,而是才华和无知的混合体,是强悍和虚弱的并生物,它带有更加强烈的创作激情和微妙韵味,在镜头语言上往往也更加大胆。

  本文主要分析《两小无猜》的转场技巧,通常对电影来说,有三种情况需要转场:表现场景转换、时间变化、情节自然段落结束。常用的转场方式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利用特技技巧来转换,常用于较大段落的转换上,比较容易形成明显的段落层次。常用的方式有淡出淡入(V淡变)、叠化(X淡变)、翻页、划像、圈出圈入、定格等。另一类是无技巧转场,即选择合适的素材镜头放置在影片的转折处直接切换。这种直接的切换是建立在选择相宜镜头的基础上,即在段落连接处,通过一两个合适的镜头自然地承上启下,体现编辑者的巧妙构思与创作技巧。无技巧转场需要寻找合理的转换因素和适当的造型因素,使之具有视觉的连贯性,也最能看出导演的功力。

  《两小无猜》的导演伊万?萨姆埃尔以前是舞台剧导演、漫画家、插图家,他比常人更加关注画面和色调,《两小无猜》里的转场做的非常巧妙,很少用空镜头、黑场这样的硬性转场,整个影片的转场处理流畅自然,不留痕迹,值得当作范本来分析。一、同类内容转场同类内容转场是指上下段落的相邻镜头选择的是同一类的人物、物体和环境,使之具有视觉的连贯性。

  1、相同环境转场

  在影片的开始段落,主人公小苏菲和小朱利安分别在床的左右两边睡觉,一个平遥镜头,缓慢的从女孩摇过男孩,再从男孩摇过女孩,女孩已经长大成为少女,起床,出画,稍微加速摇回男孩,男孩也成长为少年。影片没有老套的加上城市的空镜头,打上字幕“十年后”,而是用了一个简单的平遥镜头,就完成了主人公从儿童到少年的过渡,很好的处理了时间转换问题。这个镜头和《公民凯恩》里凯恩夫妇在餐桌两旁的经典平遥镜头十分相似,只是前者用来表现夫妇关系的恶化,而这里主要表现时光的流逝。在这个镜头还包含着一个声音转场的运用。伴随着平遥镜头,有男主人公朱利安的旁白,“一个早晨,严重的事情开始了”,最初是童年朱利安的童音来说这句话,然后变成少年的声音,把这句话重新说了一遍,声音的变化也体现了人物的成长,两种技巧相互作用,更好的处理了影片的时间跨度。

  2、相同物体转场

  苏菲和朱利安的相识是从一个漂亮的糖果盒开始的。他们把它叫做宝盒,这个宝盒在整个影片中都是重要的线索物。两个人无论是谁拿到了宝盒都可以要求对方做一件事,如果他敢,这个盒子就还给提问的那个人,这就是“敢不敢”的游戏。苏菲和朱利安长大后都不敢承认彼此的爱,而且还面临升学的压力,父亲要朱利安用功学习,考入大学,并让朱利安在苏菲和父亲之间做出选择。苏菲和朱利安爆发了第一次争吵。在这个场景中,吵架之后,朱利安离开,苏菲坐在楼梯上哭泣,接她哭泣的面部特写,然后是俯视视角拍摄他们之间的信物——宝盒从苏菲的手中滑落,从楼梯上翻滚下去,宝盒一层一层滚落下去的镜头里穿插了两次苏菲哭泣的面部特写,宝盒跌到最后一级台阶时,一双手入画,把它捡起来,是苏菲,她打扮的非常漂亮,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她终于决定去找朱利安。这个段落的连接非常流畅,没有一个多余浪费的镜头,就处理了时空转换问题。

  3、线索人物转场

  苏菲和朱利安打赌十年不见。十年的赌期到了,朱利安开始变得精神恍惚,在工地和客户谈工作时,用了六个月设计的图纸,也被他错误地说成是十年,设计图纸被风吹跑,朱利安追过去,图纸挂在了苏菲的丈夫足球明星谢尔盖巨大的广告画上,镜头由广告画切换到快速剪辑的报纸杂志对谢尔盖的报道,由平面媒体中谢尔盖的形象,转到电视上正在播放的谢尔盖拍摄的宣传片,反打,切到谢尔盖的近景,他在家里看他拍摄的宣传片,然后苏菲出场,展现她现在的生活。这一段落结尾,是谢尔盖在赛场比赛的场景,镜头拉开,是电视里的现场直播,反打,切到朱利安的脸部特写,转到朱利安的生活。这个段落以谢尔盖的形象开始和结束,分别以反打切换到苏菲和朱利安的生活,前后首尾呼应,形成完整的段落感。

  二、相似体转场

  相似体转场就是上下镜头中具有相似的主体形象,这种相似性可能表现在物体形状的相似、主体运动形式的相似、主体大小位置的重合以及概念上的同一属性等等,利用两个物体在某一点上的相似因素贯通上下段落。相似转场是比较常用的转场技巧。

  1、形状的相似性

  人们对形状十分敏感,形状可以引发非常活跃的思维活动,使人展开丰富的联想和想象。利用形状的相似性进行组接,具有贴切、自然、生动的效果。影片的开头,刚刚转学的小苏菲因为她的波兰血统受到同学们的嘲笑。由书包里写着典型波兰名字苏菲?科瓦尔斯基名签的特写镜头开始,镜头快速退出书包,拉开,是苏菲低着头走路的镜头,迅速转到三个同学的面部特写,镜头再拉开,一群孩子手拉手围成一个圆圈圈住苏菲,一起嘲笑她,镜头上升,变成俯视,从孩子们围成的圆圈切换到朱利安宝盒的圆形盖子,镜头再次拉开,朱利安手里拿着盒子和妈妈谈话,由相似体,孩子组成的圆圈,圆形的宝盒盖子,形成了流畅的形状相似体转场。

  2、主体运动形式的相似

  影片中,小朱利安有两次进入了幻想中的世界,这两次恰好代表了两种相似体转场的形式。 第一次,他因为调皮一次次被父亲扔进了房间,在扔进房间的时候,用底视角拍摄,朱利安张开双臂,仿佛获得了飞翔的能力,主体运动的相似,也就是飞翔,使朱利安“飞”进了一个棒棒糖和云朵的世界,然后是坠落的镜头,接朱利安双脚跳下的特写,朱利安从幻想世界“跳”入现实世界,他向前奔跑去找小苏菲。这个段落就是运用主体运动形式的相似性,开始是飞翔,然后是向下的运动,把朱利安的幻想和现实联系起来。

  3、颜色相似转场

  第二次转场也很有意思。小朱利安被独自关在房间里,他戴上了一个左边是红色镜片,右边是绿色镜片的眼镜玩,接着是朱利安的主观视点,他发现透过眼镜看左手变成了红色,右手变成了绿色,然后接舞台的大幕,这个大幕左边的幕布是红色的,右边的幕布是绿色的,幕布拉开,朱利安进入了幻想中的伊甸园。用相似的颜色(红色、绿色)转场,巧妙地从现实世界转到了朱利安的幻想世界,既新奇又符合儿童的心理。在结束伊甸园之旅时,校长说的成人世界的危险物化为图标,一个一个砸过来,伊甸园世界合拢,接宝盒上苹果的特写镜头,镜头慢慢拉出来,转到现实世界,朱利安躺在床上,妈妈拿着书给他讲故事。相似的颜色转场,给人十分新奇的感觉。

  三、遮挡物转场

  用遮挡物来转场,比较经典的是电影《诺丁山》里威廉萨克(休格朗特饰演)穿越了一条街道,经历了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表现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这个经典场景用长镜头拍摄,涉及到的人物、场景十分复杂。《两小无猜》里的遮挡物转场,场面、气势没有《诺丁山》庞大,但十分巧妙。苏菲去找朱利安,但是朱利安在图书馆学习,要一年之后,考上大学之后再见。苏菲负气走了,朱利安追赶苏菲乘坐的公共汽车,没有追上,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街上的车辆充当了转场的遮挡物,每次车辆驶过,朱利安都变换服饰,或者变化发型,来表示时间的流逝。而且导演巧妙的应用了前景和后景的关系。前景中朱利安和一位姑娘谈话,隐约能看到他们的身后也坐了一对年轻人,然后朱利安和姑娘离开,一辆车快速驶过之后,镜头推近,观众才看出原来是苏菲和一个年轻人在谈话,然后又是车辆驶过,分别接朱利安和苏菲的镜头,两个人物处理的井井有条。最后一次是朱利安自己开着汽车驶过,充当了遮挡物,然后转入苏菲在咖啡馆工作的“现在时态”。接着朱利安从画面的左边入画,四年过去了,他又重新走进了苏菲的世界。

  四、身体体验转场

  身体体验的转场不像同类内容和相似体转场那样一目了然。因为身体体验主要是人物的内在感觉,很难把这种内心感受物化为外在形象。《两小无猜》里,有一个精彩的镜头,成功的由身体体验转场,从现实世界转到朱利安的潜意识。朱利安和苏菲在十年赌期结束后,重新相遇,朱利安和苏菲虽然都已经各自结婚,但还是情不自禁的拥抱在一起。苏菲的丈夫谢尔盖冲上去,把朱利安一拳打倒,接着是朱利安跌落下去的慢镜头,但画面上出现的不是他跌在地面水洼的场面,而是朱利安跌进了深水,这里表现的是朱利安的身体体验,他在重击之下,意识昏迷,仿佛跌入深渊,而且在现实世界里,朱利安和苏菲相逢的时候正在下着大雨,这样跌入深渊的镜头有了合理过渡,也不会感觉太突然。在观影时,观众的心也好像猛然跌落,伴随朱利安进入到他的潜意识,童年的旋转木马出现,朱利安漂浮在水中,接着朱利安继续跌落,穿越了十年后的重逢、火车旁的打赌、朱利安的婚礼、少年的赌气、童年的教室、一直跌落到两人最初相识的街道。朱利安穿越之处,画面一一粉碎,充满了视觉冲击力。这个镜头和《猜火车》里伊万钻进“苏格兰最肮脏的厕所”的镜头有几分相似之处。《猜火车》是借着掉入马桶的鸦片栓剂,带领观众进入到伊万的意识世界与感觉世界。而这里是通过身体感觉的一致性,把现实中重伤的体验和朱利安的潜意识有机的联系起来,一点也不显得突兀。

  五、声音转场

  声音转场有很多种,常见的有“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也就是声音先入,然后再自然转场。还有就是“叫板”,《两小无猜》里就有这样的用法。小朱利安回到家,大声喊着“妈妈”。然后就转到房间里妈妈的镜头,这是比较常规的做法。

  《两小无猜》里用串起整部影片的一首歌完成了最后段落的转场,这种歌声转场,显得十分别致。影片中所有的音乐都来自一首法国老歌《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影片中的四个章节,每一章至少会出现一次这首歌,并且用它不同的翻唱版本来表示每场戏的年代。从国宝级老奶奶Edith Piaf1949年的版本一直放到现在的Techno混音版。(《玫瑰人生》这首歌和中国的《茉莉花》地位相当,是一首广为传唱的经典歌曲。)

  在影片的最后,水泥柱里紧紧拥抱的两个人终于结束了他们疯狂的游戏,用坚实的水泥印证了他们的爱情,在混凝土的底部固定了他们没有终点的爱之梦。两个人拥抱的身体在黑暗中散发着光明,渐渐远去,镜头慢慢拉出来,是一盘透明的格子棋。音乐响起,还是那首《玫瑰人生》,苏菲和朱利安已经是老年人了。美妙的歌声让观众沉浸在两个人奇特的爱情中。他们仿佛重新回到了童年,重温了童年的胡闹。两位老人深情的吻在一起,接着是快速剪辑他们不同年龄段的接吻镜头,一直回到童年最初的那个吻。这个结尾的段落再次表明了导演的童心,他不想制造恋人殉情的悲剧,而是用浪漫的充满魔幻色彩的结尾消解了影片的悲剧色彩。这个吻结束之后,朱利安终于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歌声继续,画外音是小朱利安的童音,他说“苏菲,我最好的朋友”。影片最早就是以小朱利安的画外音开始,结尾也以小朱利安的画外音结束,影片首尾相互照应,仿佛是一个小男孩讲述的童话故事。

  《两小无猜》的导演充满了顽童之心,在影片中应用了多种转场技巧,把这个魔幻色彩的故事讲的格外清新自然。就像《两小无猜》里的主题曲《玫瑰人生》里唱的,“当他轻拥我入怀,我眼前有玫瑰般浪漫人生。”这个电影就是用流畅的镜头语言给我们编织的玫瑰色的爱情之梦。

  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
展开查看全文
姚大辉
作者姚大辉
33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姚大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