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穿越》的作料

豆有 2014-11-17 00:07:01
批评《星际穿越》的人大都是觉得它刻画人性方面比较俗套,我看完也没感到意外,诺兰的对白从来都是类型片的对白,有结构,埋伏笔,走套路,组织影片的元素大都是符号性的。但我不觉得这是什么“毛病”,这点刘慈欣特别的自觉,他曾说应该把科幻小说划到文学以外,并承认自己的人物只是推进整个故事核心idea的棋子。文学是要写人的,而科幻小说则要逻辑的展开,而非人性的展开,人物的情感必须能展开重大的事件性影响,而非在内部发酵成精微图案,后者是文学的任务。

科幻片(而非科幻动作片)很难拍,回忆起来有意思的寥寥可数,《2001太空漫游》《索拉里斯》《银翼杀手》《超时空接触》《黑客帝国》等等。如果拿塑造人物这个标准来看,会得出奇怪的结论。

《黑客帝国》在塑造人物方面完全是符号化的,只要装酷就好,虽然有时酷的有点傻,像木偶一样。
《超时空接触》埋的情感线和《星际穿越》差不多——父亲和女儿(科学家参与编剧的共同点,都有个学物理的漂亮女儿...)。
《银翼杀手》对白好些,但整个故事的科幻性其实不是很强,只是有个科幻的氛围,拍的还是传统的两个族类相互斗争和理解的主题,这个故事拍成吸血鬼或解放黑奴什么的也可以。

最独特的是库布里克和塔可夫斯基的两部片子,他们又是怎么做的?
库布里克完全放弃了人物,只描述事件,把人对事件发展的影响程度调到最低——彻底工具化,很少有电影能这样,所以看起来很酷,有些人分不出酷和深刻,这就很不好了。说到底,这也是诺兰和库布里克不一样的地方,库布里克拍“科幻现象”就像在拍自然现象,没有人性什么事,人作为目击者就好了。诺兰没有克制住自己,想要加一味作料,结果加的是方便面料包。
另一条比较诡异的思路是《索拉里斯》,莱姆写的《索拉里斯》其实没有什么情节展开,只是设定了一个局面,让主人公独自在里面挣扎。莱姆关心的核心问题其实是科学的意义问题——科学研究事物发生的过程,而索拉里斯星则充满意蕴,这意蕴对于人这一等级的存在是完全封闭的。于是整个故事也割裂成两部分,冷峻的现象描述(并且完全没有解答,无法理解)和主人公内心的挣扎,前者完全没有什么推进,一直作为一个背景在场,以至于莱姆后来回忆,说塔可夫斯基一开始跟他商量是否能直接把科幻这部分去掉,火箭都不用上天......科幻对于塔可夫斯基来说只是个幌子,选择这一题材是因为苏联当局觉得这种题材比较安全,免得老塔又闹出什么事端,而偏执狂老塔其实只关心人性的那部分。以前还看过老塔一篇访谈,里面特别不待见《2001太空漫游》,觉得库布里克玩命展示太空技术的细节挺没劲的,反正到头来也比不过真的。其实这种事情说有劲就有劲,说没劲就没劲,全看你是什么心态。不过两个偏执狂的视角,也都挺有意思。

《2001》一直是被捧在天上的,从技巧上讲,我也欣赏库布里克对画面和声音的品味,以及它对科幻这种类型的革新,这是一种思路转变。但认为《2001》深刻,我就会觉得奇怪,影片的故事还是典型的类型小说,小孩子都能理解。莱姆的《索拉里斯》倒是反思成分更多一些,但老塔的《索拉里斯》却不是一部很好的电影,比不上小说,拍的有点尴尬。

科幻电影首先需要一个有意思的idea,然后最重要的是形式感,怎么调动画面和音乐,表现出宇宙的壮丽和费解,不必太拘泥于人性,能让观众感觉自己很渺小就好了,库布里克知道这一点,所以就显得酷一点。
豆有
作者豆有
2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豆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