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岛之味:归于原乡

天鉴 2014-11-09 23:20:38
沈晴

2006年,刘世欣辞去袖珍博物馆副馆长一职,想要回到大甲接管家里的面条生意,换来家人异口同声的反对,他却凭着一股“傻劲”一直折腾到现在。从最初的售价过高导致无人光顾,到如今成为健康美食新宠备受名流推荐,刘世欣反复强调,简单、无添加的真材实料才能做出最好吃的面条,而这也是他们一家三代80年来所坚持的。

不加任何添加剂,只有面粉、盐巴、清水和出的面条该是什么味道?就像刘世欣当年反问父亲刘聪明“为什么你做的面特别好吃”,这位13岁就开始制面的师傅无法给出口味的描述,却把精湛的手艺与精筛细选的品质糅进了大呷面本家的坚守之中。

刘世欣也明白,过去那种依靠双手打拼,苦干实干就能打出一片天的景象已不复见。“在各种产业都近趋于完整发展的情况下,已成功的人努力站稳了自己的脚跟,而尚未成功的人除了咬紧牙关继续打拼,还必须等待一个机会的出现。”

文化资产,地方深耕,刘世欣等待的第三股东风便是文化创意的经营理念。他对大呷面本家的定位是“一个用心经营的文化创意产业品牌”,而不仅仅是一家制面售面的单一企业。“文化是文化,产业是产业,当借着创意将文化带入产业时,产业有了文化价值,而文化有了产业的构成可以支撑其理念的推广,其中的创意就是不可或缺的桥梁。”日前刘世欣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

10月,源自台湾的简单生活节将首度来到上海,正如简单生活节的制作人贾敏恕所说,“简单生活不简单,简单只是一个原点。”除了明星云集的音乐演出,百余家文创品牌将组成创意市集,其中近百家台湾参展商将展示台湾特色文化创意产业,呈现一个“原味”台湾。

“新”古早味

刘世欣至今仍记得台湾百年饼铺玉珍斋第5代传人的一番话,“我们的祖辈开创了属于他们的事业,现在我们只不过比别家拥有更好的基础。”这家创立于1877年的老字号至今仍兢兢业业地坚守在鹿港的原址,并开设了多家分店。所以他始终觉得实实在在把面做好,才是对传统的最大致礼。

刘世欣常常看《舌尖上的中国》,他惊叹于美食的生命力也感慨饮食文化的细水流长。怎样吃出面的文化便是他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这位袖珍博物馆的前副馆长发现台湾有将近600个单位的文化展馆,而在自己供职的博物馆尽管只有200平方米的面积,顶多能容纳200人,营收效益却很不错,年年交出漂亮的成绩单。“袖珍博物馆没法跟大型的博物馆比,但我们收集到了世界顶尖艺术家的作品。归根结底关键还是要有独特性,才能造就有序经营的规模。”

越是简单的食材,越是让人难以下手。刘世欣也终于发现父亲的手艺一点也不简单。他选择攻克的第一道难关,便是对品质的精益求精。他选择与生产日本皇室御用有机绿茶的满寿多园携手,历时2月研发出了养生绿茶面;又拿出打造袖珍博物馆时的精致文化、革新创意,包装上保留纸卷面的传统手法,视觉淡雅而复古。有一年到北京参展时,甚至被好奇的大学生询问“这个是不是化妆品?”

绿茶养生面一经推出,迅速获得市场及业内人士的肯定,刘世欣让面条这种家常的主食散发出新的质朴味。虽然当时的售价是普通面条的2倍,但酒香不怕巷子深,反而获得素食爱好者和高端客户的青睐。在刘世欣介绍的客户中,宏碁集团创始人施振荣、海基会原董事长江丙坤、台湾证券交易所等都榜上有名。

“创二代”

上世纪90年代末期,由于台币升值、人力成本的提高和大陆制造业的崛起,台湾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优势逐渐消失,地方传统产业的竞争力每况愈下。林彦甫的父亲所处的眼镜制造业也遭到了重创。在这位“创二代”的印象中,父亲是位严谨、按部就班的人,但两年前他决定和另一位同样嗜好vespa机车的设计师汤忠谦创办手工眼镜品牌ClASSICO的时候,从事眼镜制作超过35年的父亲不仅传授经验,还指导他们调适出适合东方人脸型的镜框。

虽然事业处于刚起步状态,但二人直言精神上很享受。他们摘录了维克多·雨果的名言“脚步不能达到的地方,眼光可以到达;眼光不能到达的地方,精神可以飞到。”汤忠谦解释道,他们还没办法达到预想中的境界,但不妨碍眼光和精神朝着目标前进。

这对兴趣相投的年轻人,一个受到父亲对手工眼镜情怀的潜移默化,另一个则希望营造复古与经典的品牌个性。CLASSICO的眼镜大量使用圆框、玳瑁色,木质的包装盒和拍摄中性风的宣传图,显然都顺应了当下的时尚潮流。

虽然台湾眼镜制造的产业链已不如黄金年代完整,但林彦甫坚持将设计部分放在台湾,将实际手工制造以订单的形式交给父亲在大陆的工厂。使用的醋酸板材材质虽然经过机械辅助加工,但必须手工进行精密的打磨。“手作之物比起大量机械的作品而言,多了一份手感的温度。”

私下里,他们憧憬着哪天CLASSICO能成为地地道道的“台湾制造”,不仅是对黄金年代的倾心向往,也是对台湾原味的珍藏。品牌文化也是二人极为看重的,在汤忠谦最喜欢的一张1974年vespa分解图中,记录了他们整理老车的过程。“希望能回到1974年那样的姿态,想象当初的设计者,一定也和我们一样疯狂迷恋着这样的线条。”

归于原乡

“面食是很平凡的东西,好像上不了台面,制面也是一个‘夕阳产业’,我就想改变这种想法。现在大呷面本家的礼盒装售价近2000新台币,我能够打造出具有经济效益的产品,说明未来正在改变。”刘世欣呼吁道,“台湾在产业转型的过程中,应该支持有想法的年轻人去改造传统行业,给这样的人多一些机会去落实他们的想法。”

1976年,台湾地区历经皮鞋兴盛的黄金年代。当时台湾传袭着日本精良的技术,台湾制造就是品质的保证。事隔多年,台湾的制鞋工艺开始式微。许多制鞋师傅因为订单的外流,而不得不失去了谋生的能力。

“于是,我们开始思考,是否可以找回皮鞋工艺的美好年代。并为技术精良的制鞋师傅找到生命的转变。”曾信儒学的是文化资产专业,也就是怎么去保存文化、文物、技术。所以他会有意识地去记录师傅制鞋的过程,并认为这也是体系传递的一部分。这位林果良品的创办人从小生长在一个从事制鞋的家庭里,耳儒目染的都是上世纪台湾制鞋的黄金年代。

曾信儒自豪地表示:“在台湾,固特异的制鞋法只有林果良品在沿用。此外,我们还运用到意大利早期的stich-down皮革大底的缝制方法。”固特异木渣中底形成脚型后舒适度极佳,另一个好处就是外底和鞋面不直接连接,换底不伤及鞋面。

“台湾的食品产业现在转型做得不错,懂得说故事了,懂得以一种更文化的形式去记录自己。”曾信儒指出,对顾客而言,消费的就是一个个故事。


他讲了一个关于制鞋师的故事。“意大利的师傅更像艺术家,慢工出细活,同时衣装整洁。但在台湾,即便资质很深的老师傅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工人,他们过于谦卑。去年我们台南专柜开幕的时候,就邀请了工坊的一位资深师傅现场演示制作皮鞋。那天有很多顾客追着问他问题,连台南市长也关心他,称赞他手艺精巧。师傅非常感动,回来之后自信了许多,对自己的看法也发生了转变。”

匠人的坚忍和谦卑深深触动着曾信儒对文化传承的看法。因此,在简单生活节期间,林果良品希望呈现出台湾早期制鞋人家的过去光景:书架上与墙上陈列着制鞋工具与楦头。架上吊挂着各色皮料与鞋款,制鞋影片于工作桌旁徐徐播放,都在诉说那是让台湾人充满回忆的美好年代。

贾敏恕说,我们希望简单生活节能创造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条件,也创造这样的溶解,让我们去尊重那些创业的同伴。他们更需要的,是一个自我表达的空间和可以接受的市场。
天鉴
作者天鉴
16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天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